唐三中文網 > 九天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英雄歸來

第一百一十一章 英雄歸來

    “既然如此,我們也走吧!”

    眼見得四大仙門之主皆憋了一肚子氣,帶了自家真傳離去,太白宗主也無奈的嘆了一聲,心情倒是十分的復雜,自從那七個二流仙門慘遭滅門,他們五大宗主便一直在商議這些無主的魔域應該如何劃分,再到后來,疑似棋宮弟子出沒,他們五人更是一直心神繃緊。

    但如今,又是遍查封山大陣諸處關竅,又是遁著邪氣而來遍查整片山谷,又是假意大戰,引那棋宮弟子出沒,用盡了諸般方法與心血,最后的最后,卻是這么一個結果……

    ……自己那位百年不再提劍的師弟,還真是收了個好徒弟啊!

    如今,雖然沒有如他所愿,將那棋宮弟子找出來,但好歹也看到了對方的第三子落在哪里,而且沒有惹出什么大麻煩,這一片魔域歸屬也有了一個結果,更重要的是,太白宗弟子以一敵四,卻大獲勝,對于太白宗來說,這還真是一個好到不能再好的結果了。

    他身為宗主,對這個結果自然非常滿意。

    畢竟眼前這四位弟子,沒有一位是青溪谷弟子,卻做的如此漂亮!

    “遵命!”

    聽到了太白宗主的話,趙太合等人盡皆答應,彼此對視一眼,倒是都有些喜氣洋洋的,這一趟亂石谷之行,算是沒有白來,既戰四門真傳,又奪許多魔核,算是名利雙收!

    太白宗主隨手拋出了一道陣旗,落在了亂石谷間,這便算是宣示著這一片魔域歸太白宗所有了,之后自然會有更多的長老與執事進來,在這一片魔域周圍布下更明確的陣旗與禁制,宣示太白宗的領地,而做完了這些,他則是有些遺憾的看了一眼那邪氣缺口附近。

    葫蘆藤已經枯萎,那一只葫蘆也碎成了片,這天生異寶,算是毀了。

    依著太白宗主的推敲,這一只葫蘆,估計也不是真正的天生異寶,那天生異寶,應該已經被棋宮弟子取走了,留在了這里的,只是一個封印了無數山鬼的假葫蘆而已!

    “忙活了大半年之久,結果只是取走了一個魔山異寶,又嚇了仙門弟子一跳……”

    臨走之際,他心里還有些疑惑:“棋宮弟子本是出了名的野心勃勃,每到一處,非得攪風攪雨禍亂人間,搞點大事情出來不可,何時行事變得這么小家子氣了?”

    “那究竟是葫蘆還是顆蛋?”

    而在踏上宗主召來的騰云之前,方貴心里也在暗暗思索,剛才他是第一個聽到了棋子落下的聲音,又看到了那葫蘆之上裂出了一道口子,旋及便是無盡山鬼涌了出來,一片慌亂之際,他隱隱約約記得,好像有一縷黑氣趁著當時的大亂跑到了自己身上……

    只是當時太亂,周圍皆是黑霧滾滾,他也不確定是不是真有這么一幕。

    無論如何,先回去再說吧……

    一朵騰云,載了方貴、趙太合、蕭龍雀與阿苦一起離開,整片山谷,再度死寂一片。

    而在這片山谷不遠處,一方怪林之中,不知何時,卻也現身出了一個白袍白靴白襪,整個人仿佛穿著紙糊衣裳也似的男子,他遠遠的望向了正騰云而走的太白宗主,臉上露出了一抹極為輕松的微笑,淡淡自語:“有了這太白宗在,楚國還真不是一個好落子的地方呢……”

    話語雖然有些遺憾,但語氣卻甚為輕松。

    他輕輕轉過了身去,抬步走進了怪林,身形模糊,傾刻已在百里之外。

    有低低的笑聲,沿途灑落:“但誰說我棋宮弟子出手,就一定是要解開魔山封印呢?”

    “這一次我又不是來搞事的,只算是送子觀音而已……”

    “棋宮第九代弟子們,已經快要出世了……”

    “……”

    “……”

    “這一次和顏師姐她們本來就賺了不少功德,我應該能分個幾萬,又自己打劫……自己打獵,賺來了這么多魔核與靈藥,怕也不下十萬功德,然后我玉面小郎君劍敗宋家怪胎,打的四大仙門真傳屁股開花,仙門怎么也得賞我十萬功德吧?再加上又從他們手里搶來了這么多的魔核與靈藥,算算也差不多十萬功德,哈哈,三十萬功德到手,我這次鐵定第一!”

    騰云而飛,與御劍而行,滋味自是不同,軟綿綿的,舒服至極。

    而方貴坐在云上,把這一次自己大抵賺來的功德數了一遍,心里卻更是高興。

    小臉已經笑的跟朵花開也似,合不攏嘴。

    旁邊的趙太合與蕭龍雀則都有些面色不善的看著他,對他是又佩服又痛恨,佩服他是因為方貴最后時大發神威,不但敗了宋家怪胎,還揍了缺月門的項鬼王,打了玲瓏宗的云女霄,痛恨的則是最后瓜分四大仙門真傳的資源,方貴占了大頭,他們是比不上的……

    再加上,之前的收獲,也不如方貴多,這次的魁首,鐵定是搶不過他了。

    “原來是你搶了我的青蘿果……還有我乾坤袋里的魔核與靈藥!”

    趙太合憋了很久,終于忍不住面色不善的開口。

    方貴回頭白他一眼:“別瞎賴,我是從蕭師姐那里搶的!”

    蕭龍雀頓時冷哼了一聲,面色愈發黑了。

    趙太合咬了咬牙,道:“我本領不濟,我認了,但你把青蘿果分我一半!”

    “想得美!”

    方貴立馬翻臉,道:“我又不是從你手里搶的,跟別人要去!”

    蕭龍雀聽到了這里,終于也忍不住,咬牙道:“那你把青蘿果,分我……三顆!”

    “想得美!”

    方貴照樣翻臉:“你從別人手里搶的,又不是你的!”

    蕭龍雀大怒:“我搶過來的就算是我的!”

    方貴也怒:“那我又搶過來了便是我的,憑啥給你?”

    蕭龍雀噎了口氣,與趙太合對視了一眼,忽然統一了意見,兩人一拍大腿,向著方貴發難:“仙門沒有規矩了嗎?”

    方貴立刻跑到了阿苦師兄身邊,叫道:“這可是宗主答應了的!”

    蕭龍雀與趙太合同時無語,看向了太白宗主。

    偏偏到了這時候,太白宗主只是眼觀鼻,鼻觀心,裝作聽不見他們的爭吵。

    身為宗主心也累啊,趕上了這事怎么辦?

    最終還是三個人一番交涉,老實忠厚的阿苦師兄在旁邊幫腔,心軟善良的方貴退讓一步,把從趙太合手里搶來的魔核與靈藥,還了他一半,然后又忍痛割愛取出了三顆青蘿果,分給了趙太合與蕭龍雀、阿苦師兄各一顆,同時約好,這件事就這么揭過去了,不許再提……

    “我可告訴你們昂,方貴老爺我行事頂天立地,從不虧心,這些資源與青蘿果,我是從蕭龍雀師姐……不,呂飛巖那里搶來的,不關你趙太合老弟的事吧?所以我可以不給你的,但是念在咱們一同殺進魔山,并肩作戰,力敵四大仙門真傳的面子上才還你一半,你可得念我的好,還有蕭師姐,你被玲瓏宗真傳打敗,可是我幫你報的仇吧?這青蘿果本來也沒你的份,我給你這一顆純粹是把你當成了好兄弟,好哥們,咱們講感情,可不是講道理……”

    絮絮叨叨大半天,趙太合與蕭龍雀接過了青蘿果時都有些感動:

    “謝謝……”

    ……

    ……

    “方貴師弟和趙太合師兄他們回來啦……”

    只消個把時辰,方貴等人便已跟著太白宗主來到了仙門法舟之前。

    如今之前進入了魔山探索的弟子們早就已經匯聚在法舟旁邊,之前因為魔山異變而失陷的弟子們,也大都已經被青溪谷弟子帶了回來,安置在法舟旁邊,等待仙門命令。

    眾弟子正惶惶不知下一步怎么做時,忽然見到太白宗主法云降臨,從上面跳下了方貴、趙太合、蕭龍雀、阿苦等人,頓時不知有多少人興奮了起來,有人趕上前來拜見宗主,也有人急忙去將這四個人已經回來的消息通知給正掛念著他們安危的仙門弟子等人。

    “額……呵呵,這一次方貴師弟當真是大顯神威,他為救同門而失陷魔山,身處險境之中,卻又不顧自身,救下了同樣被魔山魔妖打傷的趙太合師弟,兩人心憂同門,前往邪氣泄漏之地搭救同門,卻無意中撞見了宗主和四大仙門的人,雙方為爭魔山異寶,提出由仙門弟子較量,方貴師弟一劍敗了宋家老四那怪胎,又打的四大仙門真傳落花流水……”

    阿苦師兄被人圍住了,結結巴巴說了一遍,然后低聲向方貴道:“這樣說行不?”

    方貴不動聲色:“再說些我打敗四大仙門真傳的細節……”

    阿苦師兄為難的撓了撓頭,覺得自己不該收方貴那顆青蘿果的。

    但他固然覺得有些為難,可這些事說了出來,卻還是驚得周圍弟子合不攏嘴!

    “寒山宋家的怪胎?”

    “缺月門真傳項鬼王?”

    “我的天,四大仙門真傳都可比肩青溪谷弟子,居然被方貴一劍敗了?”

    “……”

    “……”

    尤其是混在了人群里前來拜見宗主的青溪谷真傳李還真等人,聽說了阿苦的講述,一個個臉色大變,復雜已極,當初他們選擇了不進亂石谷,又哪里知道會遇到這么多事?

    倘若早就知道宗主便在谷內,打死也是要進去的啊……

    ……也不知自己臨陣脫逃,宗主會不會記在心里!

    “該死的方貴……”

    正一片驚訝與震驚之中,數道人影從遠處的法舟掠了過來,正是一臉焦急的顏之清與許月兒等人,她們聽說了方貴安然歸來,一個個急的來見,尤其是最前面的顏師姐,見到了方貴之后,更是又心疼又氣,忍不住上前來打了他一拳,罵道:“你不怕危險嗎?”

    “哈哈,為了仙門,為了宗主,我玉面小郎……”

    方貴心里隱隱覺得有些不太舒服,這種感覺其實在離開亂石谷時便有了。

    但見到了顏之清等人,還是心間興奮,大笑了起來,只是笑著笑著,嘴角卻流出了鮮血。

    然后他一句話沒來得及說完,整個人忽然木頭似的,緩緩倒了下去。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1003897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