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九天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杜鹃夺巢

第一百一十三章 杜鹃夺巢

    两天之后,太白宗东山洞府,一道石门缓缓打开,走出了一位身材高大的老者。

    他白发苍苍,骨节粗大,根根胡须,便如倒刺一般,正是闭关参悟元婴境界的太白宗大长老火候君,寿元八百岁。太白宗建宗不过三百年,没有其他仙门的底蕴与老怪,这位火候君,乃是二百年受太白宗主之邀来到太白宗做了一位长老,乃是太白宗内年龄最长之人。

    他提前出关,没有告诉任何人,直接去了半空之中的太白道殿。

    道殿之中,幕九歌仍未现身,柳真长老去处理仙门外务,只有太白宗主与白石长老还在殿内,见到火候君进了道殿,两人便都站了起来,请他来到了昏迷不醒的方贵榻前。

    “宗主当真不知道他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火候君缓缓扫过了方贵的身体,一缕灵息,探入了方贵体内,很快的,那一缕灵息便已收回,而他的脸色,则变得越来越沉重,像是阴的快要渗出水来的万年玄冰岩。

    “虽有猜测,却不确定!”

    太白宗主脸上也没有什么意外之色,只是慢慢回答。

    白石长老也有些沉不住气了,拱手道:“火候大长老,这小儿如今……”

    火候君忽然打断了他的话,道:“这就是棋宫的第三子!”

    白石长老一下子脸色十分难看,在这种难看里,还夹着隐隐的恐惧。

    但更多的,却是不解,良久才迟疑开口:“棋子第三子,怎会落到一个小儿身上?”

    太白宗主叹了口气,没有回答。

    火候君却是缓缓抬起了头,面上忽然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意,道:“棋宫之名,传遍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白石长老楞曾听说过棋宫收徒的事情吗?”

    白石长老神情有些愕然,对于这搅乱天下的棋宫,修行界里几乎无人不知,也都知道他们的行事特点,但同样的,无人不知,却也无人深知,棋宫行事诡秘,见首不见尾,修行界里极少有人知道他们从何而来,藏身何处,甚至又是为了什么才非要祸乱天下……

    连这都不知道,对于棋宫收徒的事,就更不知道了。

    “杜鹃夺巢的典故,白石长老总知道吧?”

    火候君脸上露出了一抹复杂的笑容,缓缓道:“杜鹃为邪鸟,生性歹毒,产卵之后,却不孵化,而是弃卵于别鸟之巢,待到雏鸟出世,便将巢中之卵一一推出巢外,独占饵食,只怜鸟儿无知,辛辛苦苦,养大的却是野心狼子,弑子仇人,世间焉有更悲之事乎?”

    白石长老直听得怔住,杜鹃夺巢之事他自然知道,却不解火候君提起来何意。

    “棋宫收徒,也是如此!”

    火候君神色阴沉,寒声道:“棋宫祸乱天下,弟子众多,却没有多少是自己教出来的,他们收徒,便是选择其他仙门道统里面的佼佼弟子,暗中种下魔胎,仙门不知,仍苦心教导,待到这些弟子成长了起来,或修行有成,或身居高位,届时棋宫但有所用,便会以秘法召唤,使得他们大梦初醒,知晓自己的真正身份,于是灭门屠师,投入棋宫麾下……”

    “种下魔胎?”

    白石长老听得此言,神色大变,难以置信的看了榻上的方贵一眼。

    火候君讲的棋宫秘事,他尚第一次听说,但种下魔胎之言,却似乎当真与方贵极像!

    “这也正是我疑惑的地方……”

    也在此时,太白宗主缓缓口,道:“倘若棋宫这一次的布置,真的只是为了暗中在仙门之中藏一个魔胎,那么以棋宫的手段,我们绝无可能察觉,兴许直到无数年后,棋宫出手,召唤弟子之时,我们才知道早有这么一个人潜伏在了仙门之中,但如今的问题却是,这小徒方贵,才刚刚自魔山归来,便已邪气发作,昏迷不醒,一看便知道是中了棋宫的邪术……”

    他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棋宫祸乱天下无数年,岂会留下这等破绽?”

    ……

    ……

    这一回轮到火候君沉默了,他过了半晌,才道:“此事我也不知,但可以确定的是,那留下魔胎之人,绝没有想到,这小儿身上的魔意会泄露的如此之早,兴许,只是因为他体质特殊……甚至是因为他气血太过枯竭,承受不住魔胎噬魂之时的压力,这才一下子昏厥了过去,破了破绽……否则的话,我们也绝对不会在这时候,就发现他身上的问题!”

    太白宗主听到了这里,便没有继续接口。

    类似的猜测,他也有过,而方贵本源气血亏空之事,他也是早就有所耳闻的。

    魔胎噬魂,原本可能只会在所有人都无法察觉的情况下进行,或是方贵的一个梦里,或是在方贵修炼某道术法之时,只是,大概棋宫传人也没想到,方贵看起来天资惊人,前途无限,但实际上却小小年纪,本源气血如此亏空,简直比一个年迈老人都还不如!

    也正因着他根基太浅薄,所以在魔胎噬魂之时,因着神魂相争,压力暴涨,一下子承受不住,这才忽然昏厥了过去,从而被太白宗主等人注意到了他身上的问题……

    这是最接近事实的推测!

    倒是白石长老,此时面上惶惶未色未尽,沉吟半晌之后,才皱着眉头,低声道:“既有这等破绽,火候长老如何确定这是棋宫邪徒的手段?……会不会,有别的可能?”

    火候长老沉默了很久,脸上才浮现了一抹古怪的笑容:“我怎么确定的?哈哈,早年间我也有道侣子孙,也有一方世家,正是因为我的儿孙之中,有人被棋宫种下了魔胎,所以才于家族最为鼎盛之时,惨遭灭门,亲人近丧,你说,我难道还认不出这魔胎?”

    他说到了这里,已面色森寒,忽地转头看向了太白宗主:“你辛辛苦苦唤我出关,不也是因为知道只有我,才能够确定这是不是棋宫的手段?”

    太白宗主沉默不语。

    而白石长老一时愕然,不知该说些什么。

    “不论如何,晓得了来历便好……”

    过了半晌,白石长老才看了一眼方贵,道:“不知该用什么方法解决……”

    “简单!”

    火候君看了方贵一眼,忽然抬手拍了过来。

    他这一掌,蕴含无尽法力,若是拍到了方贵身上,哪里还有半分幸理?

    白石长老吓了一跳,却是根本不及阻拦。

    关键时候,一只白晳手掌探了过来,驾住了火候君的一掌,正是太白宗主。

    “到了这时候,你还想拦我?”

    火候君望着太白宗主的眼睛,怒气渐涨,厉声道:“棋宫行事,何其阴险歹毒,若不是出了岔子,提前被我们发觉,那么我们便会将此子当作仙门真传培养,待到他修为有成,则会在棋宫指使之下,祸乱满门,此乃道统断绝之险,不赶紧杀了,还留着做甚?”

    太白宗主缓缓摇头,道:“毕竟提前发现了,说不定还有转机……”

    “就凭你,就凭我们,也想解了棋宫的手段?”

    火候君厉喝:“还是杀了,一了百了!”

    说到解决棋宫手段这句话,太白宗主也沉默不语,显然他也没有什么信心,但若说依着火候君而言,直接便将这小徒杀了,又觉得有些不妥,因此思量了一番,道:“他是九歌的传人,又在这一次的魔山之行中立下了功劳,所以还是先问过九歌的意见再说!”

    火候君毫不退让,寒声道:“幕九歌在何处?”

    太白宗主一时沉默,他早已着人知会过幕九歌,但他一直没有露面。

    火候君一看太白宗主的脸色,便知道了答案,冷笑道:“那个人只知道伤春悲秋,一百年都没有再提过剑,知会了他又能如何?宗主也不要再作小儿之态了,你修炼的是大罗慈悲掌,但我却知道你不是一个慈悲之人,尤其是这小儿魔胎已现,断留不得,就算我们不杀他,若是消息传了出去,四大仙门,还有上面那些人,也一样会毫不留情的斩他……”

    说到了最后,他已言辞俱厉,喝道:“棋宫魔胎,谁也不敢留!”

    “这……”

    不说太白宗主,白石长老也已慌了神,不知该说些什么。

    “敢不敢不重要,该不该才重要!”

    也就在这三人相持不下之时,忽然一个懒懒的声音,从殿门口传了过来。

    三人同时转头,便看到殿门口出现了一个懒洋洋的身形,他身上穿着脏兮兮的衣袍,头发胡子都不知多久没有打理过,手里还拎着一个酒葫芦,似乎已经喝的快醉了,整个人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颓气,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被一个敦厚老实的年青人推着走进了大殿。

    “幕九歌?”

    火候君看到了这个男子,微微一怔,旋及冷笑:“你终于肯离开后山了!”

    太白宗主也松了口气,倒没想到,幕九歌真会过来……

    ……虽然看起来像是被阿苦强行推过来的,但毕竟也是来了!

    “来,还是该来的,就这么一个学会了剑的,轻易死了,又算什么怎么回事?”

    幕九歌入了殿,来到方贵榻前,打量了一眼,缓缓摇了摇头。

    说不清他的神色是何等样,似有些惋惜,但更多的还是一脸的萧索之意。

    火候君死死的盯着幕九歌,沉声道:“太白九剑,只要你想传,教多少人都可以,但棋宫魔胎,却绝留不得,你不来,便一掌拍死了事,你来了,同样也留不住他……”

    幕九歌本来只是懒洋洋的,但被火候君这一番话喝到了脸上,倒像是打起了点精神。

    “你可以杀他!”

    他认真看了火候君一眼,才忽然淡淡开口:“然后你杀了他,我再杀你!”

    火候君微微一愕,旋及大怒:“你……”

    “你毕竟还不是元婴,不是我的对手……”

    幕九歌笑着道:“况且你就算破了元婴境界,也只有三分可能在我剑下逃命!”

    “你……你们……”

    火候君听得这话,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吓的,手掌都颤抖了起来。

    而幕九歌在这时候已经不看他了,他低头看向了榻上的方贵,过了一会,才淡淡道:“他入魔山之前,我教了他一个道理,人活世上,有得必有所报,他得了仙门培养,便要为仙门效力,这个小子刁钻古怪,但这个道理却是听进了心里,说吃了饭,就要干活……”

    “所以出山之前,他便答应我要夺一个魁首回来,事情证明,他干的还是很不错的……”

    说到了这里,他抬头看向了太白宗主,笑道:“他做了该做的,剩下的便看我们了……”

    “……他已经干了活,仙门又怎能不给他饭吃?”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100508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