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九天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先天之悟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先天之悟

    太白宗主還是很有耐心的,見方貴看不懂這卷軸上的篆文,便一個字一個字的念給他聽,但方貴心里也明白,宗主再有耐心,也不能再一句一句的給他解釋這些話里蘊含的道理,不然的話,方貴從這卷軸上面得到的,都是宗主自己的領悟與理解,只是重復了一遍,然后講給了方貴聽而已,又怎么能再指望方貴從這殘卷天書之上,悟出自己的東西?

    因著這情況,方貴也懵了。

    聽都聽不懂這是啥意思,那還領悟個見鬼的道理?

    有心想跟宗主說你別念了,念了我也聽不懂,但一看到了宗主那壓著火的模樣,方貴心里就沒底,不難想象自己這一句話說了出來,惱羞成怒的宗主會氣成什么樣子……

    于是他只好裝作搖頭晃腦的樣子繼續往下聽。

    越聽心里越沒底,越沒底就越不敢打斷宗主說自己完全聽不懂……

    但太白宗主也不是傻子,給方貴念了半天,口干舌燥,卻只見得方貴眼皮酸澀,一副想打瞌睡的模樣,心里漸漸惱火,在念完了一句“借天之道以養神,借人之道而煉心,借法之道而通仙”的話后,便忽然住了口,冷眼看著方貴,道:“你說說對這句話的理解!”

    “啥?”

    方貴猛得清醒了過來,呆呆看著方貴。

    太白宗主眼神漸漸冷厲,身體仿佛越來越高,陰影籠罩住了方貴。

    “完了……”

    方貴心里暗暗哀嚎,自覺處境不妙。

    “快說!”

    方貴愈是這副表情,太白宗主心里愈有了猜想。

    心間惱火漸漸旺盛了起來,自己已經在這里干巴巴的念了小半個時辰了,連口水都沒喝,倘若這小子一句話都沒進去的話,那自己是在這里干什么?戲耍自己不成?

    “這個……這個……”

    方貴感覺到了宗主的火氣,心里嗖嗖冒涼氣。

    完了,這回真個大難臨頭了……

    但也就在這時,眼見得宗主已經氣的手都哆嗦著抬了起來,沒準就要一巴掌拍到自己腦袋上,忽然間方貴心里響起了一個委委屈屈的聲音:“我說……有那么難嗎?不就是借天地萬物養精神,借萬丈紅塵煉心境,借神通法則悟仙道……這是最淺顯的道理啊……”

    “什么情況?”

    那聲音極細極低,但方貴卻聽得清清楚楚,他本來吃了一驚,但一看宗主臉色已經陰沉到了極點,這是壓不住火的跡象,便急忙高聲叫了起來:“天地萬物養精神,萬丈紅塵……”

    “嗯?”

    見他脫口而出,十分精準,太白宗主倒是一怔:“沒想到你真聽明白了……”

    剛才看那小子睡眼朦朧,還以為他睡著了。

    臉色倒是和緩了下來,道:“能明白這個道理,說明你悟性不差,那我倒可以繼續給你讀下去了,通讀一遍之后,你擇其要者,好好記誦,領悟多少道理,便是你的事了!”

    方貴急忙點頭:“好的,好的……還有多少?”

    太白宗主看了看,道:“天書殘卷義理精深,字數卻不多,還剩一小半……”

    方貴急忙坐直了身體,重新作出一副認真聆聽的模樣。

    心里想著,再熬一會就過去了。

    他微微閉起了雙眼,表示自己正在認真記誦,但心念卻是微動,已悄然沉入了識海,來到了識海之中,那一方古怪而空曠的大殿之中,只見那個被自己打的鼻青臉腫的怪物正百無聊賴的蹲在墻角,一見方貴出現在了這里,立馬便站了起來,點頭哈腰陪著笑臉。

    “剛才是你在說話?”

    方貴沉著臉,死死盯著那怪物。

    這眼神看得那怪物一個勁兒的發毛,陪著小心道:“是,是,我剛才感覺到你心神很緊張,就大著膽子偷聽了一下……我可真沒有偷學的意思哈,只是想看看你為什么事如此緊張而已……沒想到楚國小仙門,居然還有這等好東西,不過都是些皮毛道理而已,我覺得也不太難,一聽就明白了,擔心你因此受罰嘛,這才忍不住多嘴,提醒了你一句……”

    “我都聽不懂,你能聽懂?”

    方貴斜乜著他,十指交叉在一起,捏的喀啪啪響。

    那怪物使勁縮在了墻角,顫聲道:“這些東西真的很容易理解啊,我們先天之靈本來便親近大道,破虛求真,世間諸般神通玄理,不說一點即透,但也總比別人快些,用人類的話講,就是悟性極佳,剛才你聽得那些東西,如此簡單,我真不明白你怎么會聽不懂呢……”

    “你意思是說我笨嘍……”

    方貴的聲音已帶著股子寒氣,忽然冷冷的向著那怪物看了過去。

    “我不是……我沒有……我真是好心啊……”

    空蕩蕩的道殿里,再一次響起了那怪物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而在此時的外界,正逐字逐句念誦著殘卷天書上面內容的太白宗主,忽然感覺到了方貴體內傳來了一陣神魂激蕩之意,心里也是忍不住一驚,凝神打量著方貴,暗想道:“不愧是九歌挑選的弟子,只聽了這么一部分天書,便引得他與魔意沖撞了起來,這說明他已經從中領悟了某些道理啊……”

    心里更為認真,一個字一個字的念了下去。

    ……

    ……

    “這日子沒法過了……”

    道殿里的怪物又被方貴一陣痛打,哭的趴在地上拉都拉不起來,拳頭一下一下,無力的捶打著地面,哭喊道:“你這人究竟還講不講道理啊,說好的要放我走,又不放我,人家好心幫你個忙,你又蠻不講理要打人……你天天打我有用嗎?你又打不死我,不對……”

    他愣了一下,忽然哭聲更大了起來:“你還是打死我吧,省得我遭這份罪……”

    “誰讓你想吞噬我來著……”

    方貴大馬金刀的往地上一坐,滿面不屑:“再說,我哪知道你還想搞什么鬼?”

    “搞你大爺的鬼啊……”

    那怪胎一聽這話,居然發起了狂來,向著方貴叫道:“你知道我要怎么才能吞噬你嗎?我需要直接一口吞了你的神魂,然后掌握你無盡識海才行啊,這本來該是件很簡單的事情,可誰知道你這里有這么個見鬼的地方啊,別說掌握你識海了,你看我現在出得去嗎?”

    他一邊說著,一邊忽然向上沖了過去,力量極其的嚇人,“咚”的一聲撞在了這道殿的穹頂之上,那穹頂對方貴來說有若無物,每次進來出去,都不受半點阻礙,像是虛無之物,但對這怪物來說,卻無比堅固,像是卯足了勁一腦袋撞到了墻上,動靜聽著都疼。

    “你看,你看,我出得去嗎?”

    撞了這一下,怪胎還不算,一下又一下的向著道殿四面八方撞了過去,只聽得一陣“咚咚嗆嗆”亂響,穹頂沒有半點動搖,他卻撞得比被方貴打過還慘,一陣鬼哭狼嚎。

    “我出都出不去,還怎么吞噬你?”

    “……我就是一個受害者啊!”

    “……”

    “……”

    看著他那瘋狂模樣,就連方貴都有些于心不忍了,好好一個魔胎,居然已經瘋到不停的撞墻了,讓他也多少覺得有些不忍,只好走了過去,勸道:“好了好了,別撞了……”

    “不,我就撞,反正我不撞你也得打我,不如自己打自己……”

    “別撞了,我不打你了……”

    “我不信,你發誓,你立字據……”

    “聽話嘛,乖……”

    “……”

    “……”

    好言好語勸了半天,終于才使得這怪胎安靜了下來,淚水無聲的長流。

    “你真吞噬不了我?”

    方貴認真的看向了這個怪胎,試探著問道。

    “我不想吞噬你了,我想回家……”

    那怪胎一開口就帶著哭腔:“我想回棺材里再睡個幾萬年……”

    方貴最是擅長察言觀色,尤其是如今與這怪胎乃是神魂相照,更是直觀,倒是直覺得感到這怪胎沒有說謊,不說別的,但凡心里還藏著點毒計的人,估計都不會使勁打自己的腦袋去撞墻撞房頂,方貴覺得,可能這幾天自己太兇了,真的把這怪胎打的有點崩潰了……

    “既然你這么有誠意,那我也不是不能真饒了你!”

    方貴一臉認真,向著那怪胎說道。

    那怪胎哭聲立馬止住,抬頭直勾勾的看著方貴:“真的?”

    “真的,但你也不能白來!”

    方貴盤坐在地上,冷眼看著那怪胎。

    怪胎一下子又變得有些驚恐:“可我現在啥都沒有啊,要不給你寫張欠條?”

    說著居然有點興奮,搓著手道:“你要是愿意放我走,那我回頭一定去吞噬一個大世家大道統的道子神女啥的,說真的,你這樣的小仙門弟子我平時也真看不上……如果你答應我,咱們就立個字據,以后棋宮之令我都不聽,只聽你一人的,奪舍了神女陪你……”

    “打住!”

    方貴抬手阻止了它繼續說下去,嚴肅道:“那是以后的事了,現在你想走,就得先幫我把宗主傳的那什么勞什子鬼書內容解釋給我聽,省得以后他抽查的時候我說不上來……”

    那怪胎一下子懵了:“就這么簡單?”

    方貴點頭:“就這么簡單!”

    那怪胎眼睛都亮了:“解釋完了你放我走?”

    方貴道:“嗯!”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1009762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