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九天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没有也得有

第一百二十八章 没有也得有

    从后山离开时,方贵当真是神清气爽,走路之时,胸膛都挺起了几分。

    倒是颜之清等人脸色都不太好,她们之前心里也在想,幕九歌会不会留下方贵,就像之前,方贵也只是名义上的红叶谷弟子而已,一大部分时间都在后山修炼剑道,如今仙门允许他进入青溪谷,其实也只是一个身份上的转变,真正的修行之地,还是在后山。

    但当她们看到阿苦帮方贵拎了行李出来时,这颗心顿时沉了下来。

    幕九歌都不留方贵在后山学剑了,岂不是说明,方贵这一身伤真治不好了?

    一想到这一点,颜之清等人便心里难过,倒是方贵一无所觉,从后山出来之后,反而心情更好了些,走路都不用人扶了,一开始只是低着脑袋,也不知在想什么,但一路之上慢慢走来,表情渐渐变化,快到了青溪谷门口时,他忽然满面笑容,嘿嘿偷笑了几声。

    “这会不是因为压力太大,不正常了吧?”

    听了方贵的笑声,颜之清师姐有些毛骨悚然,忍不住担心的看了他一眼,道:“方贵师弟,你不必担心,青溪谷造化多多,异宝无数,一定可以治得好你的……”

    “这话倒是不错,这一次来青溪谷,我是注定了要发啊……”

    方贵深表同意的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挺起了胸膛大步向前走去。

    瞧那模样,不像是进青溪谷,倒像是走向某个宝藏!

    ……

    ……

    同为太白宗弟子,也有着明显的高下之分。

    若只是在乌山谷修行过,那大概只能唬一下不明究里的凡夫俗子,毕竟在这些凡俗人眼里,只要在仙门呆过,那便是修行中人,却不知道,这些修行中人,比他们强不了多少。

    而在红叶谷修行过,便可以得到凡俗间达官贵人以及小家族的承认了,毕竟得到了传承,修炼了法术,无论如何,也算是踏上了修行之路,施展个法术还是很唬人的。

    不过,若是想要得到修行界的承认,让人真个觉得你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仙门弟子,或者说无论是遇到了谁,都可以堂堂正正的报出太白宗这个名号来,则惟有青溪谷!

    青溪谷,便有这个份量!

    所以,当方贵在颜之清与阿苦师兄的陪同下来到了青溪谷前时,心情也有些复杂。

    他还记得,当初自己本来就该直接进青溪谷修行的,只是被柳真长老看出了自己的暗伤,因此才一句话发落到了乌山谷去,更没想到,自己终究还是来到了青溪谷,只不过,却是在这一身的暗伤已经彻底发作,看起来情况比当年更严重的情况下来到了这里……

    一条羊肠小道,弯弯曲曲,通向了一方奇峰耸立,紫雾萦绕的山谷,那里便是太白门下人人盼望着进入其中修行的青溪谷了,只是谷前静悄悄的,却连个人也没有……

    “那些人……居然做的这么过分?”

    颜之清来到了这里,神色已经有些愤愤不平。

    许月儿等人虽然还不是青溪谷弟子,却也猜出了颜之清如此愤怒的原因。

    仙门弟子,进入青溪谷是大事。

    也正因为是大事,所以仪式与礼节万万少不得。

    便如颜之清之前进入青溪谷,就有无数红叶谷弟子前来相送,青溪谷里又有专人出来迎接,先听执事宣读四大戒律,又被簇拥着去拜见青溪谷真传李还真,听其训导修行之言。

    前前后后,一板正经,虽然繁缛一些,却真能让人感受到那种身份的转变。

    可如今方贵来青溪谷,先是红叶谷那些弟子,因为看出了李还真心情不悦,所以只是在红叶谷里送了一送,没敢送到青溪谷来,怕被李还真看到,而更关键的是,青溪谷弟子应该也早就得到了通知,知道方贵会来,但居然也没有一个人出来迎接,倒像是忘了。

    这般冷冷清清的模样,又岂是一个即将进入青溪谷的弟子所该有的?

    阿苦师兄背了行李跟在后面,这时候也向青溪谷里一瞧,他也曾在青溪谷呆过,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小声道:“方贵师弟,看样子你把那个李还真得罪的太狠了……”

    青溪谷内,虽然也有执事长老,但一应事务,多是由真传弟子做主。

    而如今青溪谷这一代的四大真传,两人早就筑基成功,在外游历,另有一人在闭关,如今惟一主事的真传弟子,便是李还真了。

    青溪谷弟子是不是要出来迎接,又或是出来几人迎接,都是要经过他点头的,如今一个人都没有出现,这自然是因为他的缘故,他甚至什么都不必做,只需要那些青溪谷弟子面前,表现出些许对方贵的不喜,那些弟子们自然什么都明白了。

    “嘿嘿,这是好事啊……”

    方贵见了,却是眼睛放光,向阿苦师兄道:“我让你给我准备的小簿子呢?”

    阿苦师兄从怀里掏出了一本薄薄小册子,诧异道:“早准备好了……你要这干嘛?”

    方贵不答,先接过了小册子,在上面划拉了一下,然后才一脸凝重的抬起了头来,望向了青溪谷,道:“你们说,我现在这个样子进青溪谷,又得罪了李大真传,那些青溪谷里的人会不会一见到我,就张口废物,闭口废人,给我白眼,欺负我,又排挤我?”

    这一番话说的颜之清等人都脸色十分难看。

    颜之清还以为方贵心下失落,有些怕了,忙劝道:“方贵师弟不要担心,青溪谷弟子都是出类拔萃的,一个比一个傲气是有的,但修行气度在那,你担心的这些应该没有……”

    “没有?”

    方贵撇了撇嘴:“没有我不白来啦?”

    说着给自己打气:“一定有!”

    颜之清等人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劝了,只是心里更加担心。

    也就在这时候,青溪谷紫雾弥漫的小道上,终于有一道身影走了出来,却见是一位身材枯瘦的灰袍执事,他心里拿了一道卷轴,来到了谷外,搭眼一扫,淡淡的喝问:“青溪谷外不得喧哗,我奉仙门之命,前来接引一位名唤方贵的弟子入谷,不知此人何在?”

    “就是我!”

    方贵越众而出,挺了挺胸膛。

    那灰袍执事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道:“跟我来吧!”

    那一声叹蕴味很是微妙,也不知是叹方贵命不好,还是叹青溪谷居然会收他进来。

    反正方贵见了那执事一脸漠然的样子,立时又打开小册子记了两笔。

    “走了,入谷!”

    小册子揣进怀里,方贵得意的一挥手,大步向前走来。

    如今他的行李,大半在阿苦师兄身上,小半在孟留魂与张惊的身上,颜之清师姐在左边护着,许月儿师妹在右边守着,自己蹬着小牛皮靴,头载圆顶小帽,双手背在身后,顾盼自威,倒当真是架势不俗,不知道的,还以为哪家少爷带了家丁仆人逛待来了。

    入了青溪谷,方贵倒也立时感觉到了不同,虽然同为仙门弟子修行之地,但却与乌山谷与红叶谷截然不同,灵气之浓郁,简直堪比上佳的聚灵阵,当然了,方贵也是后来才知道,青溪谷周围本来便有着一个巨大的聚灵阵,时时将灵气引入这片山谷里来。

    而除了灵气充裕之外,此谷也有着乌山谷与红叶谷所没有各般景致,飞瀑流泉,奇花遍地,许许多多的珍禽异兽,便这般懒懒散散的奔跑在山谷之内,或是卧在了某座洞府之前,方贵搭眼瞅了几眼,倒是觉得有些心惊,这些珍禽异兽,居然大都是高阶灵兽……

    这时候倒忍不住想起了当初自己带回山门的婴啼来,依着仙门惯例,在外降伏的妖兽都要先交给仙门驭兽豢养上三年,直到确定妖兽已被驯化,成了灵兽,然后才会为其择主,方贵回山之后,便也将婴啼送去了驯兽院,后来就一直没有再到那条狗子蛇……

    青溪谷里弟子不多,偌大一片山谷,只偶尔才能看到几个人影,在松间亭下,或是弈棋,或是论法,倒是颇有不俗之气,而方贵每当遇到了青溪谷弟子时,便作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走路都慢了几分,时不时的轻咳几声,显得伤势极重,同时耳朵支棱了起来。

    ……不过这倒让他很失望。

    那些青溪谷弟子,看到了自己之后,居然都只是淡淡一瞥,或是轻笑两声,便就此转过了头去,虽然没有什么欢迎他的意思,却也没有什么人上来奚落自己,这使得表演得很辛苦的方贵觉得有些不满,我都已经把你们真传大弟子得罪了,你们居然不来欺负我?

    没人欺负自己,这小本就白拿了。

    方贵决定先去欺负一下别人。

    正巧这时候,前方不远处有个容貌清秀,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年青修士迎面走了过来,看到了方贵之后,微微一怔,似乎认出了他,脸上露出了些笑容,上前两步来到了方贵身前,也不行礼,笑道:“哎,你不是那个在魔山乱石谷前……”

    “你为什么看着我笑?”

    方贵忽然转头看向了他,一脸的怒气。

    那娃娃脸呆了一下:“啥?”

    方贵一脸的愤怒:“你是不是在笑我成了废人?”

    娃娃脸一脸懵:“没有啊……”

    方贵更怒:“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的废人不该进青溪谷?”

    娃娃脸急忙摆手:“这个真没有……”

    方贵认真的看了看他,拿出了小册子,道:“不,你有!”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101415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