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九天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青溪弟子

第一百二十九章 青溪弟子

    “這都哪跟哪啊,我只是想打個招呼而已……”

    那個娃娃臉被方貴一番話說的哭笑不得,自己就是迎面撞見,認出了這小子是魔山時騙過李還真師兄,進入了亂石谷的那人,想要打聲招呼罷了,怎么就讓他誤會成自己在嘲諷他了,話說自己一直覺得自己笑容挺親切的啊,怎么讓這位小師弟誤會的這么深?

    好在方貴斬釘截鐵的定下了自己嘲諷他的事實之后,倒也沒有再說點別的,只是鄭而重之的在一個小冊子記了幾筆,然后便滿面笑容的收了起來,正要向前走去時,卻見得前方忽然掠來了兩道人影,其中一個人還未到,便已笑道:“方貴師弟,可讓我們好等……”

    場間眾人轉身,便見來的兩個人里,一個是身穿單衣,四方臉,看著不甚起眼,卻一臉傲氣的年青男子,另一個卻是位身材高大的女子,塊頭看起來比那年青人都大些,身上穿了一襲粉色的裙子,臉上胡亂擦著胭脂,兩個人手里都拎了幾個油紙包,臉上帶著笑。

    “小趙師弟,小蕭師妹,你們來啦?”

    方貴見到了這兩個人,卻頓時一臉歡喜,熱情的打了個招呼。

    來者正是趙太合與蕭龍雀,他們都是和方貴一起在此次魔山之行里脫穎而出的天驕人物,同樣也是因著這一次在魔山里面建下的功德,得到了提前進入青溪谷的機會。

    聽到了方貴那一聲親切的稱呼,趙太合與蕭龍雀兩個臉色都不怎么好看,不過看了方貴一眼之后,便覺察出了他肉身虛弱,怕是仙門里的傳言不虛,心里起了些同情之意,倒是不好意思再和他爭下去了。

    趙太合只是哼了一聲,道:“我們兩人得知了你要入青溪谷的消息,便決定來迎一迎你,沒想到在谷內等了許久,遲遲不見你蹤影,這才尋了出來,你在這里啰嗦什么?”

    “還能做什么啊……”

    方貴聞言長嘆了一聲,道:“你看我已經成這樣子啦,雖然仙門開恩,讓我進了青溪谷修行,但有幾個瞧得上我這廢人的呢,來了青溪谷,真傳的影子是沒見著,更是連個接得人都沒有,進來不管是碰到了誰,都在背地里笑我,不僅如此,還有這個……”

    說著向那個還一臉懵著,沒來得及離開的娃娃臉一指:“居然當面嘲笑我!”

    趙太合與蕭龍雀兩個聞言,頓時一臉鐵青,冷冷看了那娃娃臉一眼,蕭龍雀沒有開口說些什么,趙太合卻不軟不硬的道:“張師兄,方貴師弟如今確實受了些傷,但那也是為了替仙門效力才受得傷,你是青溪谷的前輩,卻在他面前說這些,合適么?”

    那娃娃臉都快哭了出來:“我就是想打個招呼,你至于誤會這么深嗎?”

    心里想著趕緊回洞府照照鏡子,看看自己平時笑起來真這么容易惹人誤會嗎?

    “算啦算啦,我做人很大度的,不會將這些事放在心上!”

    方貴大方的擺了擺手,表示無所謂,臨走前還向那張姓娃娃臉客氣的笑了笑。

    經得了這一件事,他倒是開了竅,這一路過去,開始不停的在小冊上胡寫亂寫,反正走過去時看了自己的,就是不懷好意,沒看自己的,便是目中無人,尤其是經過某個洞府時,他門前的斑斕猛虎居然打了個哈欠,好啊,這實在太過份,自己不出面,卻讓靈獸來笑我……

    總之走到了自己的洞府時,小冊子上已經快記滿了。

    “這里就是你的洞府了!”

    那位老執事引得方貴來到了青溪谷邊緣,一座稍顯破舊的洞府之前,冷淡的交待著,方貴一看這洞府如此之偏,又如何破舊,更是毫不客氣的在小冊子上記了一筆。

    “入得青溪谷,便與之前不同,這里有仙門玉簡,青溪谷弟子該遵守的清規戒律與諸般規矩,都在此簡之中,你須得記得熟了,但凡犯了其中教條,都要受門規懲處,另外,青溪谷歷來的規矩,新人弟子入了谷,都要盡快去李大真傳那里,聽其教訓……”

    “曉得啦,我有空就去!”

    方貴大方的擺了擺手,連聽都不想多聽。

    至于去李還真那里聽訓的事,更是沒有放在心上,自己這次入谷,倒是確實沒有受到什么打壓,但看這洞府,再看青溪谷的態度,便知道李還真的態度還是影響到了青溪谷的,自己這時候跑他跟前去,那不明白了找不自在嗎?

    那老執事見他答應的敷衍,也沒多說什么,放下了卷軸便自離去了。

    心里多少有些不屑,此前進入了青溪谷的弟子,哪個不是如履薄冰,每次都是拉著他問東問西,生怕觸及了某些禁忌,去真傳弟子面前聽訓,更是入谷之后第一件大事,像眼前這個蠻不在乎的倒是少見,不過想想他的情況特殊,估計本來也在這里呆不了幾天。

    “哈哈,放下東西,咱們痛飲一場!”

    方貴往榻上一坐,阿苦師兄已經將洞府里的石案搬了過來,幾人圍著坐下,將趙太合與蕭龍雀提過來的油紙包打開,里面卻是些肥雞熏肉,趙太合又從乾坤袋里取出了兩壇子美酒,阿苦師兄捧出了十幾顆核桃,許月兒把剛摘來的酸棗也擺上了,正是一桌好菜肴。

    “不論如何,入了青溪谷,總是一件大事,該為你賀一賀!”

    蕭龍雀倒滿了酒,豪氣干云,向著方貴致意。

    “哈哈,多謝多謝……”

    方貴也開心了起來,舉起酒盞,道:“既然是件大事,你們是不是該給份賀禮?”

    一下子滿桌之人都沉默了下來。

    趙太合道:“我與蕭師妹,顏師姐也都入了青溪谷,你不給我們賀禮么?那青蘿果……”

    方貴呆了一呆,笑道:“哈哈,青蘿果全孝敬我后山的師尊啦,我是真沒有了,再說,什么賀禮不賀禮的,都是虛的,來來來,咱們一起喝酒!”

    于是,阿苦師兄、顏之清師姐、許月兒、孟留魂、張驚等人盡皆舉杯,便在方貴這小小洞府里飲了起來,他們都是仙門弟子,很少會這樣聚眾飲酒,不過心里擔心方貴,有意哄他高興,這一場酒倒也喝的很是熱鬧,眾人你一言我一句,聊些仙門趣事,不時轟然大笑。

    “方貴師弟,按理說我不該說這話……”

    趙太合幾碗酒下肚,臉已是紅膛膛的,忍不住端著酒碗道:“你在魔山里受傷的事我聽說了,但沒想到會這么重,我爹……宗主他們怎么說,有希望醫得好么?”

    一聽得他開口,顏之清與蕭龍雀也都下意識豎起了耳朵來。

    方貴把個雞腿叼進嘴里,道:“要能醫早醫好啦!”

    “他大爺的四大仙門……”

    蕭龍雀怒上心頭,拍了一下桌子,忽然想起趙太合在身邊,便又訕訕收回了手,低聲細語的道:“唉,這可怎么是好呢,咱們仙門弟子,本來就要一路勇猛精進才是,你本是劍道天才,本領過人,可如今若變得手無縛雞之力,又怎么去賺功德,斬妖魔?”

    言下之意沒有說出來,難道真如傳言里那般,準備養老?

    “哪有你們說的這么慘?”

    方貴在外人面前一直沒忘了表演,在他們幾人面前倒是不屑,呸一口把雞骨頭吐到了一邊,得意道:“就算我肉身虛弱,但一身法力還在啊,我可以修煉法術,只要我能將法術修煉的非常厲害,方貴老爺我還是手下無敵,再見面時,一樣教訓四大仙門的真傳!”

    “修煉法術?”

    趙太合與蕭龍雀聽了,都不由得露出了復雜的表情。

    如今的方貴,還真是因為多喝了兩碗酒,差不多把實話說了出來,但他們聽在了耳中,反而更同情方貴了,只當是方貴使不得劍之后,故意說些狠話來給自己鼓氣的。

    畢竟,他們見過方貴施展法術,那個水平……

    “好了好了,不要繼續說這個了!”

    方貴想起了宗主的叮囑,也不敢說得太多,擺了擺手,便忿開了話題,手里端著一碗酒,笑瞇瞇的向著蕭龍雀看了過去,贊道:“蕭師姐,不得不說,你這粉色裙子挺好看啊……”

    蕭龍雀嬌羞里帶著豪邁,得意道:“還用你說?”

    趙太合在旁邊默默的低下了頭,將一把酸棗塞進了嘴里。

    ……

    ……

    而在方貴等人痛快飲酒談笑之時,此時的青溪谷中心,一座裝飾精致的洞府之中,太白真傳李還真正手捧玉簡,悠閑的看著,在他身邊,立著一位俏生生的女子,她眼見得時辰已晚,忍不住向洞府外面看了一眼,道:“看樣子那小兒今天不會來聽訓了!”

    李還真不動聲色,淡淡道:“反正他聽了心里也不服,來不來又有什么區別?”

    那俏生生的女子皺眉道:“青溪谷何時成了這般沒規矩的地方?”

    李還真抬頭看了她一眼,笑道:“魔山祭即將開啟,仙門也已經開始培養那趙太合成為第五位真傳,青溪谷以后怎么樣,還與我們有何關系呢?當務至急,是考慮如何在秘境之中奪得血晶筑基而已,那份名單,你可擬好了?”

    那女子忙遞了一道玉簡過來,道:“已選出二十人,無論修為還是資質,都是上上之選!”

    “資質與修為,都是非常重要的!”

    李還真隨便掃了兩眼,淡淡道:“不過這一次進入秘境,一定會受到四大仙門圍攻,仙門已賜了我一顆火元丹,助我功法圓滿,所以此次秘境大戰,既是我等筑基的機緣,也是我成名之時,我不希望在關鍵時候有人拖我的后腿,所以選出來的人……”

    他將玉簡輕輕放在了身邊,抬頭看著那女子:“一定要聽話!”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1014524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