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九天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大火鸟术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大火鸟术

    “是你?”

    项鬼王与屈真幻两个,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急忙收住了飞剑,定睛看去时,只见前方红岩后面转了出来的人,身量不高,头发枯黄,圆圆的小脸上挂着得意的笑,盘坐在了那块岩石之上,双手抱胸看着他们,身边还蜷着一头怪蛇,鬼鬼崇崇的打量着四周。

    这不正是他们这苦苦奔袭,一定要找到的太白九剑传人么?

    项鬼王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下意识左右转头,向周围看了看。

    不见有什么埋伏啊……

    然后他就更糊涂了,自己这些人急急赶了过来,就是为了杀这小子,刚才一见太白宗弟子四散而逃,便将所有人都派了出去包抄,也是为了防止他混在中间逃掉……

    谁能想到,这个家伙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太白九剑传人的胆子,倒是果然不小!”

    缺月宗领首屈真幻见到了方贵,也是微微一怔,然后他不动声色,凝神感应了一下周围,确定了没有什么埋伏与法阵,便缓缓抬眼向方贵看了过来,淡淡道:“其他的太白宗弟子一见我们过来,便都没头苍蝇也似的逃命,你剑道已废,还敢直接出现在我们面前?”

    “哈哈,他们不跑,怎么引走你们身边的人啊?”

    方贵得意洋洋,斜倚在了那头怪蛇的身上,看着屈真幻与项鬼王,像是看两个小孩也似,笑嘻嘻的道:“不把你们身边的人引走,我又怎么好直接过来找你们两个人啊?”

    说着脸色一变,狠狠道:“身上东西交出来,不然直接打死!”

    “居然这么嚣张?”

    项鬼王脸色忍不住一变:“难道他剑道被废的消息是假的?”

    不仅是他这么想,就连如今秘境之外,正通过一面铜镜的投影看着这一幕的四大仙门宗主,也皆在心里生出了一种极为诧异的感觉,必杀太白九剑传人的命令,是他们传下去的,如今看到了屈真幻与项鬼王两个直接找到了太白九剑传人,他们心里也顿时放心了不少。

    只是,那太白九剑传人怎么这么嚣张?

    难道还有什么猫腻?

    下意识的,他们皆转头向太白宗主瞥了一眼,面色狐疑。

    而迎着这些目光,太白宗主只是淡定的端起茶盏啜了一口,似很满意,点了点头。

    “他剑道被废的消息,之前一直不知是真是假,但如今近距离看到了,便知道这消息定然是真的,凭他的肉身,就算还能提得起剑来,又能挥出多少力量?”

    面对着方贵的惊人之举,倒是屈真幻表现的比项鬼王还淡定一些,目光深深的打量了方贵一眼,便能够看出他肉身力量枯竭,这是做不得假的,同时心里盘算了一通,确定自己没有留下任何破绽,便放下心来,慢慢抬步走来,道:“没必要说太多废话,杀了吧!”

    “我被废掉了,你们就这么高兴?”

    而方贵听了屈真幻的话,眼睛却慢慢眯了起来,忽然狠狠一笑,道:“吃了太白宗的饭,就给太白宗干活,算你们两个王八蛋倒楣,今儿个方老爷我不打劫啦,我直接杀人!”

    话音落时,身形猛得跳了起来,双手捏印,叫道:“看我大火鸟术!”

    轰隆!

    随着他法印捏起,周围忽然间火光冲天,热浪滚滚,一只足有丈余大小的火鸟凭空显化在了半空之中,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片火云直接笼罩了虚空,随着他抬手一指,那只火鸟两只眼睛里都喷出了火苗来,双翼在空中一搅,烈焰滚滚,直冲到了屈、项二人身前。

    “这么大的火鸟?”

    屈真幻见了,也顿时吓的眉毛一跳,下意识就退了一步。

    虽然他早就听说过方贵的法术看起来十分厉害,但亲眼见到了,还是有些震惊。

    “哈哈,让我来!”

    倒是他身边的项鬼王见着那只火鸟,顿时大笑起来,他十分忌惮方贵的剑道,所以倘若方贵上来就使剑,那无论是真是假,他都不会抢屈真幻的风头,但一见方贵施展的是法术,却顿时放下了心来,毕竟与剑道一样,方贵的法术在四大仙门也是很出名的。

    不过一个是吓人,一个是唬人罢了。

    “唰!”

    项鬼王腰间魔刀陡然出鞘,狠狠划过虚空,一时漫天魔焰,声势惊人。

    仅凭这一刀之威,便可以断定他如今的修为比之乱石谷时,又精进了不少,可见在这三个月里,缺月宗为了让他进入秘境立功,也已暗中给了他不少造化提升实力!

    而他出了这一刀,也算是信心满满,要在屈真幻面前出个大风头。

    他知道方贵的法术吓人,实际上却是中看不中用,所以这一刀呼啸而来,便要直接将方贵的火鸟斩成两半,刀意滚滚,含而不发,还想顺势将方贵也直接斩成两半。

    但没想到,那刀意与方贵的火鸟一触,便忽然让他心间微生诧异,那巨大的火鸟非但没有像他想象中那般直接溃散,像是真的一只大鸟也似,火翼猛得一展,便将刀光拍向了一边,同时滚滚内韵的火意仿佛被他这一刀引动,倾刻之间力量暴涨了何止三倍?

    一霎之间,便见到那一团烈焰,直向着项鬼王吞噬了过来。

    “不好……”

    屈真幻在一旁掠战,反而却是极快,他之前在宗门之间,也听项鬼王说起过方贵法术不精之事,但如今正面与方贵对上了,又亲眼看到了那随手施展出一只如此吓人的火鸟,心里却有些不放心,眼见得项鬼王那刀意与火鸟接触,他也猛得心里一凛,霎那间出手。

    “唰!”

    一道惊人的刀光从他手中绽放,宛若从天而降,直将虚空斩成了两半。

    于此同时,方贵施展出来的那一只火鸟,也已化作滚滚烈焰,即将彻底把项鬼王包裹在里面,幸而这一刀来得甚为及时,却是倾刻之间将那巨大的火鸟给斩成了两半,与此同时,他也急急探手一抓,凌空扯着项鬼王的身子,片刻不停的急向着后方飞掠而去。

    轰隆隆!

    背后只听得一阵爆烈之声,浑身上下,似乎皆是滚滚烈焰。

    他们足足逃出了数十丈远,这才猛得转过了身来,只见他们两个都已是浑身上下挂满了火星与火苗,须发都被烧的卷曲了起来,而更可怖的在他们身后,方圆十丈之内,所有的怪草与木植,都已被烧成了焦碳,就连里面的石头,也已被烧得龟裂,层层剥落了下来。

    “这……怎么可能?”

    项鬼王看到了这一幕,直吓的魂都丢了半截,满面难以置信。

    他刚才亲身感受到了那一道火鸟术里面的威力,魂都吓丢了半截,他很确定,倘若不是屈真幻师兄于刻不容发之下一刀分隔了那道法术的大半威力,又将自己扯开的话,自己如今便已经被那一道火鸟术给吞噬了,而被吞噬的下场,定然比那场子里的石头强不了多少。

    关键是,自己在乱石谷时曾亲眼看到方贵的法术被人轻轻一触即碎,这才过去了多久?

    他这法术是怎么修炼出来的?

    这……说不通啊!

    ……

    ……

    不只是他们,就算是在外界,正喝着茶饮着酒观看这一战的五大仙宗主,都不由得吃了一惊,尤其是缺月宗主,已经做好了在方贵被斩掉之后,敬太白宗主一杯,说些都是意外,不是成心的道歉话了,酒到嘴边,却忽然看到了这一幕,差点便一口酒呛了出来。

    “他的法术,怎么提升这么快?”

    他强行将口里的酒咽了下去,猛得看向了太白宗主。

    太白宗主看着那铜镜投映出来的一幕,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却一句话也没说。

    ……

    ……

    “居然躲开了?”

    方贵自己施展了这一道火鸟术之后,也微微一怔,没想到让对方活了下来,顿时觉得对这一道火鸟术有些失望,心里暗暗记了棋宫怪胎一笔,准备回头再去收拾他,但面上却是狂笑了起来,叫道:“你们两个缺月宗的王八蛋,再来试试方老爷我其他的法术……”

    话音未落之时,右手之中,雷电闪烁,一道长达四五丈的雷鞭瞬间出现,

    “啪”的一声,雷鞭横过了虚空,迎头向着屈真幻与项鬼王两个人迎头抽了下去。

    “快闪!”

    屈真幻大吃了一惊,用力推了项鬼王一把,两个人分向着不同的方向滚了出去,中间地面上立时便多了一道深入地面数寸的焦糊深沟,正是被那一道雷鞭抽打了出来的。

    “还想跑?”

    方贵一步赶了上去,手里握着雷鞭,劈头盖脸就是一顿乱抽。

    一时间漫天漫地,皆是雷影,直将屈真幻与项鬼王两个打的左冲右突,狼狈不堪。

    而看着这一幕,外界的四大仙门宗主,脸上的笑意都已彻底消失,脸色凝重至极的看向了方贵手里的雷鞭,过了良久,火云老祖才冷声笑道:“太白宗真是会教徒弟啊,这才几天时间,一个连法术也不会使的小鬼头便调练成了这么两道厉害的法术,老太白……”

    他眼神淡淡,看向了太白宗主:“这就是你安排的杀手锏?”

    太白宗主看向了铜镜画面里面,手持雷鞭威风凛凛的方贵,脸上露出了几分笑意。

    但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低低笑了一声:“呵呵!”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103022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