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九天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以法敌武

第一百四十七章 以法敌武

    “这小鬼法术厉害,不能再让他了……”

    秘境之中,迎着方贵那劈头盖脸抽将了下来的雷鞭,项鬼王与屈真幻两人都是绷紧了神经,全力展开身法,在这鞭影之中逃窜躲避,惟恐被沾着一点,他们能感受到这里面蕴含的可怖力量,若是被正面抽中一下,怕是比挨上一刀还要狠,护身灵息绝抗不住的。

    不过,虽然方贵法术惊人,但他们两个也都是苦修过武法的,身法过人,方贵的雷鞭又长,挥舞起来破绽极多,倒是被他们躲开了几鞭,然后一左一右,远远的避了开去。

    但一直这么躲下去,自然不是办法,屈真幻闪得几闪之后,立时做下了决定。

    “近他身去,拿下他!”

    屈真幻以前没有亲眼看到方贵在乱石谷那一战,也不知道当时的方贵施展法术是什么样子,但如今却可以清楚的感应到,方贵绝非别人说的那般不堪,法术威力极是惊人,但他毕竟也是缺月宗领首之人,修为达到了练气巅峰,半步筑基的存在,倒也立时有了判断。

    方贵的法术固然惊人,但屈真幻并不认为他就可以占了自己便宜。

    哪怕刚才被方贵两道法术打的极为狼狈,那也只是因为他们有些出其不意而已!

    打定了主意之后,他立时向项鬼王下了命,同时身形一转,手里多了一柄半透明宛若水晶一般的刀,手腕一抖,那刀身之上,顿时响起了响彻全场的颤鸣,于此同时,空中刀意流转,足有七只刀鬼显化,然后他纵身而上,隔着十余丈的距离,狠狠向着方贵斩落。

    “唰啦!”

    刀气如大河,长挂天际,倒悬而来。

    “嗯?”

    方贵迎着这一刀,心里也顿时有些不满:“以前是假的吓不住你们,现在是真的也不行?”

    见那刀气滚滚而来,他也不敢大意,左手急捏法印。

    手中雷鞭暴涨,犹如一片大雨,向着屈真幻迎面打将了过去。

    喀嚓嚓。

    一时刀光与雷鞭正面相接,纷纷卷卷,雷鞭纵然可怖,但屈真幻的刀气也不可小觑,生生将道道雷鞭斩碎,刀气崩发,形成了道道可怖的狂风,正面接下了方贵的法术。

    他毕竟是缺月宗领首,刀道惊人,全力施为之下,已是硬扛住了这道法术的威力。

    而趁此机会,项鬼王则是闷吼一声,陡然之间,持刀跃近,刀气滚滚,向着方贵的后背横卷了过去,如今方贵被屈真幻正面接下了法术攻势,正是分心乏术,后背空门大开之际,凭着项鬼王的实力,这等机会可谓抓的驾轻就熟,转瞬间便攻到了方贵背心处。

    只一霎间,方贵便从刚才的大占上风,变成了命在旦夕。

    修炼法术,本来便有着各种各样的弱点。

    其中一个弱点,便是一旦被对手近身,便空门大开,极为凶险。

    而屈真幻与项鬼王两人的配合与应对,也算得上恰好到处,屈真幻凭着一身强横修为,正面硬接方贵一道法术,项鬼王则伺机近身横斩,已是死死克制住了此时的方贵。

    ……

    ……

    “毕竟是缺月宗两大杰出弟子,果然没有这么容易对付……”

    秘境之外,正在凝神观战的五大仙门宗主,心里也微微松了口气。

    他们一开始,也有些惊讶于方贵的法术进境之快,但只可惜,秘境之中的生死恶战,却不是一两道法术便可以扭转命运的,法术突然施展了出来,霎那之间爆发出来的威力,着实惊人,但变幻之间,问题也一样很多,很容易便露出破绽,被人近身,一刀砍死。

    眼见得项鬼王已欺近了方贵身边,他们也不由得凝神看去。

    太白九剑传人究竟是不是真如传言之中说的那般废掉了,这时候便可以验证了。

    到了这时,方贵除非施展剑道护身,否则已极难躲过这一刀。

    ……

    ……

    “旺财!”

    背后刀锋临近,方贵却没有施展剑道的意思,而是忽然间一声暴喝。

    “哗啦”一声,项鬼王身侧,忽然间劲风扑面,凶气逼人,却是那一头随着方贵一起出现的怪蛇忽然扑了上来,悍不畏死,头顶独角直直的撞向了项鬼王,这一撞来的极是惊人,便是项鬼王,也不得不回身一刀,斩在了它独角之上,同时身形一退,让开了些距离。

    “好畜牲,你也来捣乱?”

    但项鬼王只是退得一步,便又飞窜上前,刀气急急铺展。

    这等高阶灵兽,都有着不俗的实力,堪比寻常仙门练气高阶的弟子,但也只是寻常弟子而已,灵兽毕竟是灵兽,哪怕力量强大,又有天赋神通,但战斗之时,却也没有灵性,因此面对着项鬼王这等杰出的仙门弟子,不说不堪一击,但也是起不了多少作用的。

    项鬼王完全可以几刀之间斩了这怪蛇,然后再继续斩向方贵。

    毕竟对他来说,这怪蛇身上破绽实在太多了,随便一刀,便可以给它开膛破肚。

    “给我盯死了他,别让他打扰方老爷我试法!”

    但项鬼王也没想到的是,方贵召唤了怪蛇过来,立时又是一声暴吼,忽然间手在乾坤袋上一拍,却从里面飞出了一个黑糊糊的箱子,那箱子还在半空之中,便已被方贵分神打开,箱子里面,便忽然飞出了一套黑色的灰甲,分别罩在了婴啼头上、胸腹之上。

    只一瞬间,这怪蛇居然披上了一身古怪铁甲,而且分明品质极高。

    “当……”

    项鬼王一刀斩在了这铁甲上,溅起一溜火光,却没留下半点伤痕,顿时也是一呆。

    “这是什么鬼?”

    “哈哈……”

    与他的惊愕相反,方贵则是心下大喜。

    他刚给婴啼披了上去的,正是萧龙雀之前借给自己的家传宝甲,这一身宝甲,当然是好东西,不然萧龙雀也不会这么认真,不过当时萧龙雀虽是好心,却是没想过这么一个问题,自己如今肉身如此虚弱,黑石剑都提不动,又怎么穿得上这样一身沉重的铁甲?

    还好,自己不穿,可以给婴啼穿嘛!

    反正这铁甲可以变化,人穿蛇穿,都一样的合身。

    惟一不知道的是,以后萧龙雀知道自己将她家传的宝甲穿在了婴啼的身上,会不会跑过来跟自己拼命……拼命也不怕,她要敢拼,自己就去赵太合面前说她的坏话……

    “嘤嘤……”

    婴啼穿上了铁甲,顿时胆气大增,懵头懵脑便向项鬼王冲了过去,不说有了吞掉项鬼王的实力,起码穿上了这一身铁甲,便可以缠得项鬼王时间更长一些了,短时间内,方贵不必担心它被项鬼王宰了,也不用担心项鬼王在它的强横攻势下,腾出手来偷袭自己。

    “你是在拿我试法?”

    而身后危机暂解,正面的屈真幻却也脸沉了下来,他听到了方贵刚才那句话,心里却也有些怒意,自己堂堂缺月宗领首,何时沦落到了被人用来试法的地步?

    冷喝之中,他刀气旋转,犹如大风车,一步一步向前绞了过来。

    而在这时,方贵的雷鞭已经崩碎湮灭,身前更无可阻他之力。

    这也是法术的问题之一,法术的力量,在于一瞬间的爆发,但却不像武法这等源源不断,收发由心,屈真幻一开始抵挡住了方贵的雷鞭,那么在后续的过程中,雷鞭的力量便会越来越弱,直到崩溃,但屈真幻的刀气,却是越来越强,正面向着方贵斩了过来。

    “只修武法,可成高手,但只修法术的高手……”

    屈真幻刀上魔焰大涨,双手持刀,倾刻间逼近到了方贵面前,沉喝:“没听说过!”

    “没见识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方贵迎着那将地面都撕出了道道裂口的一刀,倒是脸色一狠,沉声低喝。

    与此同时,他已另捏一道印法。

    在他身周,方圆数十丈内,忽然变得干躁了起来,像是大地被烈日晒了三年,却没下过一滴雨,干躁到让人烦躁,但与此同时,他身边却忽然显化出了无数细小的冰箭,一道接着一道,密密麻麻,怕不下数百枝,随着他向前一指,齐唰唰蜂群一般向屈真幻刺了过去。

    “这么多冰箭?”

    屈真幻见着了这一幕,心里也是大吃了一惊,忽然间手里的刀便挥舞成团,层层刀气裹在了他身周,滚滚魔焰护体,全无一丝破绽。倒像是一个天然的防御,那无数冰箭都飞向了他,却皆被他刀劲击碎,化作晶莹冰屑飞向了四方,又重新融化,归于了天地之间。

    与此同时,他则忽然身如陀螺,飞速冲出了冰箭所指范围,一刀向方贵斩落。

    “三道法术都已无功,你还能有第四道?”

    沉喝声中,他杀机毕露,滚滚刀气如银河倾落。

    方贵连施三道威力惊人的法术,已是让人极为难以置信,但这三道法术都没能奈何得了自己,却也使得自己奠定胜局了,一来,自己已冲到了方贵身前,这对擅长法术之修来说,本来就是无比凶险的局面,二来,他还真不信方贵小小年纪,还能修出什么法术来……

    修炼法术之人,皆需要无数的感悟与苦修,还需要强横的灵息作为支撑。

    也正因此,能够将一道或是两道法术修炼到极致,便已经可以当作压箱底绝活了。

    方贵如今年龄才多大?

    能修炼出三道惊人的法术,便已是让人震惊至极了,再多,就天方夜谭了……

    ……

    ……

    刀气临身,杀气凛冽!

    眼看起来,方贵身上肥大的袍服,都被屈真幻的刀风吹得猎猎作响,肉身更是弱不禁风,仿佛随时可能被他的刀气撕碎一般,冲到了方贵身前来的他,像是一道黑影笼罩了下来。

    而在这时,被他阴影笼罩住的方贵,忽然抬起了头来。

    居然向着他嘿嘿一笑,脸上满是得意之色,连声道:“披风术,御剑术……飞大石术!”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103055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