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九天 > 第一百五十章 法術怪胎

第一百五十章 法術怪胎

    “快,他們在那里……”

    “姓方的,莫要逃,回身一戰……”

    不過數息之間,缺月宗四名弟子,便已是三死一重傷,再無半點戰力,而在這時,后方項鬼王卻也已經率人趕了上來,身邊已凝集了七位弟子,八道劍光迅速的橫貫了虛空!

    “快走!”

    方貴再度跳到了嬰啼的頭上,嬰啼也知道厲害,肉翅震顫,飛到了半空之中。

    張無常也知道不是想方貴法術的時候,急忙跳到了飛劍之上,一邊吞著丹藥,一邊急急向前沖來,不過嬰啼畢竟身上披了寶甲,再加上它的駕風之法,乃是掠空而行,速度慢些,張無常也剛剛經歷了一場惡戰,靈息不足,在這時候,還是被項鬼王等人快速逼近。

    “姓方的小兒,逃不掉……”

    項鬼王憤怒的厲吼聲,已經像是響在耳畔一樣。

    “不行就跟他們拼了吧?”

    張無常狠狠咬牙,向方貴叫道。

    他也知道,憑著他與方貴現在的狀態,同時對上七八位缺月宗弟子,怕還是倒楣的可能居多,但眼見得項鬼王等人速度越來越快,他們已經很難逃脫他們的追蹤了……

    “呵呵,想追我?”

    方貴坐在嬰啼腦袋上,卻是回頭看了一眼項鬼王,冷笑了起來:“沒門!”

    說著話時,得意瞥了張無常一眼,叫道:“大披風術!”

    有心要炫耀,雙手一捏法印,身邊便有狂風驟起,猶如一道巨大的披風籠罩在了嬰啼與張無常的身上,這狂風一起,便像是一道飛毯,嬰啼與張無常兩個,都在借著這飛毯在趕路,速度卻是無形之中,提升了大半,立時彌補了他們速度的不足,直向前方掠去。

    “這……果然是大披風啊……”

    張無常自然也認得出披風術這道法術來,但如今一見方貴施展了出來,狂風居然真的像是一道披風將他與嬰啼都籠罩在了里面,將他們的速度提升了這么多,心下還是忍不住劇烈跳動了起來,別人的披風術,只不過是個名字,哪會像方貴這樣真如一道披風也似?

    別人的披風術,不過是關鍵時候用來格擋部分攻襲,哪怕方貴,直接用來趕路?

    心里一時閃過了無數念頭,感覺有些憋悶了起來。

    他忍不住想起在這一次秘境開始之前,仙門都知道方貴劍道已廢,天天躲在洞府里參研法術,當時所有人都不看好,覺得一個修煉劍道的人轉頭去修法術,幾乎就是一個笑話,但如今,自己親眼看到了方貴施展出來的法術,這特么……誰敢說這是笑話?

    虧得當初王寒君等人還曾經去與方貴賭斗法術,逼他退出秘境之戰,后來聽說是方貴借著仙門態度耍賴,坑了他們四人一把,這四人嘴上沒說什么,心里也頗有怨憤,紅葉谷里,更是因著此事鬧出了不少流言風語,但張無常如今只覺得,那場賭斗,是認真的嗎?

    ……

    ……

    “我們現在怎么辦,逃出去與李還真師兄匯合還是……”

    腦海里飛快的閃過了許多念頭,張無常再看方貴時,便已覺得這小鬼有些深不可測的味道了,急切間回頭一看,只見借了大披風術的加持,他們已經將項鬼王等人甩開了數百丈距離,便也急急向方貴問了起來,畢竟大披風術是法術,威力強,但也并不如何持久。

    他們得到了加持的速度,會漸漸減少,如今自然還是要早作打算。

    “其他的再說,先把那幾個人找回來再說……”

    方貴想也不想,隨口回答,目光只是在這一片山谷里梭巡。

    “去找那幾個人?”

    張無常有些愕然,轉頭看了看,只見這一片山谷愈往深處去,愈是陡峭深邃,七拐八繞,怪木叢生,根本看不清楚里面的動靜,心里卻忍不住有些發沉,誰也不知道和他們一起出來的那三位太白宗同門如今在何處,但很明顯,他們都被逼進了這山谷深處去了。

    如今憑著他與方貴的速度,卻是想跳出山谷,向遠空遁去,那還有很大希望擺脫項鬼王等人的追蹤,但若是繼續深入山谷,卻有可能越陷越深,最終被缺月宗弟子前后堵住。

    “確定嗎?”

    心里閃過了這個念頭的張無常,下意識問道。

    “那當然了,都是跟我出來的,難道扔在一邊不管?”

    方貴回答的理所當然,隨手掏了顆生生造血丹扔進了嬰啼的嘴巴里,嬰啼感覺到了那滾滾氣血之力,頓時興奮了起來,兩只小翅膀用力的扇動了起來,速度又快了不少。

    張無常聽了這話,倒有些說不出話來了。

    心里還有些不理解,剛才要求一進山谷便分頭逃走的是,如今又要跑進山谷來救人找到他們的也是,這前后不過盞茶功夫,折騰這么一趟有什么意義呢?

    但如今他也不敢懷疑方貴的決定了,只能先聽他的,找到那些人再說。

    二人一蛇飛遁,很快深入了山谷,倒是很快便尋到了之前分頭逃走的三個同門蹤跡。

    雖然方貴說了是讓他們逃走,但屈真幻一趕過來,便讓缺月宗弟子聯手包抄整座山谷,卻是沒有任何一個來得及逃出山谷的,都被逼進了這一片山谷的深處,各自逃竄。

    很快的,方貴等人便已看到前方三位缺月宗弟子正綁著一人迎頭飛了過來。

    這卻是那位擅長陣道的甘姓弟子,看樣子他比較倒楣,已經被缺月宗弟子擒下了,不過倒是沒有被殺,這也是五大仙門秘境之戰中一個不成文的默契,五大仙門弟子在秘境之中爭奪筑基資源,彼此下手之時自然不會客氣,但卻也不會真個要把哪方直接殺個干凈。

    必須要下重手廢掉或是殺掉的,只是彼此間的核心弟子與真傳,這些人便是其他仙門的主力,殺掉了他們,便等于毀了這仙門爭奪筑基資源的力量,等于將這仙門廢掉了。

    但對普通弟子,卻是能擒則擒,能傷則傷,但一般不會直接痛下殺手。

    說到底也是為了留點面子,畢竟真是哪一門被殺絕戶了,臉上也忒難看,就連上一次秘境開啟時太白宗那位名震楚國的郭師姐,都只是將四大仙門弟子殺了一半而已……

    “前面的那個……是太白九劍傳人?”

    卻說那三位缺月宗弟子綁著甘姓弟子掠來,迎頭看到了方貴等人,也是吃了一驚,旋及面露喜色,他們奉了屈真幻的命入谷,不就是為了找到方貴的蹤跡嗎?剛才與這太白宗弟子周旋了半天,雖然將他擒下了,但卻不是方貴,他們正想到處找找呢,卻直接遇上了。

    “一起上,殺……”

    那三位缺月宗弟子中的一人,立時張口大喝。

    但他話還沒說完,方貴已經在嬰啼腦袋上跳了起來,喝道:“統統放倒!”

    說著話時,更不客氣,抬手便是一道冰箭術。

    “嘩啦啦……”

    漫天漫地,瞬間凝聚了數百道亮晶晶的冰箭,再下一刻,齊唰唰向著那三位缺月宗弟子飛去,一時間天地之間嗖嗖之聲不絕,寒氣彌漫,倒有了一種萬箭齊發的感覺!

    這一幕來得突兀,又極有沖擊力,方貴身邊的張無常卻是一臉平靜。

    “大火鳥術、大雷鞭術、大披風術我都見過了,還差這一道萬箭齊發嗎?”

    抱著種見怪不怪的態度,反應倒是極快,冰箭落下之時,他也已拔劍沖了上去。

    那三位缺月宗弟子忽然間被這么多冰箭籠罩,也頓時手忙腳亂,急急祭起各種法器護住自身,但方貴施展的冰箭術,又豈是這么容易對付的,冰箭撞在了他們祭起的盾牌之上,立時崩碎,但濺開的冰碴,卻直接將他們的盾牌也凍住了,瞬間周圍凝結了厚厚的霜。

    猝不及防下,他們無論是反應還是出手速度,都已受到了嚴重的影響。

    而張無常則是伺機沖到了他們身前,抬手便將那位被捆仙繩綁的粽子一般的同門給撈了回來,而后回身便是一劍,劍鋒之上,金光閃爍,將那三位缺月宗弟子籠罩在了里面。

    “八門鬼刀!”

    那三位缺月宗弟子大吃了一驚,其中一人本領很是不凡,哪怕周圍都已布滿了青霜,也瞬間一聲低喝,轉手將魔刀拔了出來,于身前展開,道道魔焰居然凝結成了八道影影綽綽的門戶,而他周身,則是刀意大盛,化去了方圓數丈內的青霜,格開了張無常的劍。

    “能進秘境的,果然沒有一個弱的……”

    方貴一眼瞥見了此人,心里也忍不住跳了一跳。

    這位缺月門弟子,僅憑這一手功夫,便顯露出了不輸于項鬼王的實力。

    可見他在缺月宗內,也定然是地位不輸于項鬼王的一個核心弟子。

    若真是要與他們交手,他與張無常、嬰啼聯手,不見得就會輸,但這般一交手,速度便耽擱了下來,遠處的項鬼王等人已急急趕了上來,眼見得便要沖到他們身前,因此方貴也來不及多想,隨手捏起法印,頓時一塊小山也似的石頭向著那三位缺月宗弟子砸了下去。

    那三位弟子忽見得一塊小山落下,齊齊大驚,分向左右逃去,饒是如此,還是有一人被小山砸在了下面,口噴鮮血,身受重傷,余者兩人也來不及阻止方貴與張無常等人了。

    “快走……”

    方貴大叫了一聲,抱著嬰啼的角趁亂逃走,慌亂中還沒忘了看向張無常一眼。

    張無常嘆道:“不用說了,這是大飛石術吧?”

    “錯!”

    方貴想了想,臨時改口道:“這叫搬山術!”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1032480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