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九天 > 第六章 一场误会

第六章 一场误会

    “唰!”

    那一条大袖击溃了外围的大阵,余力收势不住,径直向着下方盖落了下来。

    这一袖荡起来的余波,便将周围的岩石击得粉碎,更何况是两个小小的人儿?

    迎着这一袖,就算是小鲤儿,也感觉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惊恐之意!

    她身上是有修为的,但是那一袖之力,明显比她所能够抵御的力量差得太远,所以这一次她倒是真的懵住了,不过也就在她发呆的时候,忽然方贵瘦瘦的身体一把将她抱住,在她呆呆的眼神里,只见到方贵一声大叫,小脸扭曲,拼命的将自己的胳膊伸向了半空之中!

    看起来,就仿佛要单臂撑着那条乌龙!

    “唰!”

    方贵的左臂之上,正扣着那一条银蜈蚣链子,在这一刻,那一条银蜈蚣之上,忽然亮起了一连串血红色的符文,方贵的身体在这时候变得通红一片,似乎隐约可以听见他体内传来劲风呼啸一般的声音,那是无尽血气都在飞速流转,然后被银蜈蚣快速汲取的声音。

    随着银蜈蚣瞬间汲取了足够的血气,一道银影忽然从方贵左臂之上飞出,化作七八丈长的蜈蚣冲向了半空。

    “哗啦……”

    银色蜈蚣影子与那蓝袍道人的袖子撞了一个结实,巨大的力量四下里袭卷,将周围更多的阵旗都给荡飞了出去,地面之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一层层的草地被刮了开来。

    连半空之中的黑甲侍卫都震得向后退了数步,没动过的,只有蓝袍道人和方贵、小鲤儿。

    “飞天蜈蚣?这是……”

    那蓝袍道人明显也没意料到这么一着,他其实在打破了周围大阵之后,便立时看到了大阵边缘的方贵与小鲤儿,吃惊之下,已经在急急收手,只是担心收势不够快,会波及到下面的小姐而已,但却没想到那个不起眼的小男孩儿居然会扑过来用这等邪宝抵挡了自己一下。

    惊愕之下,他只能借势身形急退,同时大喝出口。

    眼见那银蜈蚣还跃跃欲试,要向自己扑来,他急忙双手连划,做好了再次出手的准备。

    而在这时候的方贵更是头晕脑胀,哪里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根本已控制不得那蜈蚣,只觉一身气血快速流失,尽被蜈蚣吸走,似乎连最后一滴血也留不下。

    “住手!”

    但还好就在这时候,庄子最中间的厢房之中,忽然响起了一声愤怒的厉叱,两道身形破开房顶,在一片檐瓦杂草纷飞之中,冲到了半空。

    黑衣老妪目光急扫,已是脸色大快,快速向着空中招手,将那一条银蜈蚣接回了自己手中,然后目光扫过了场间,怒气冲冲的向着那蓝袍道人看了过去,喝道:“何方妖魔?”

    那蓝袍道人见到了黑衣老妪和青衣婢女,这才心间稍安,忙在空中作揖,道:“云州永照山风安子奉命前来接秦家小姐回山,唐突破阵,倒险些引起误会,恕罪恕罪……”

    “永照山的人?”

    那黑衣老妪听到了对方的话,稍稍心安,知道来的不是仇家,反而是自己一直在等的人,但一转眼看到了地上生死不知的方贵,心间立时火气更重,喝道:“既是来接小姐的,难道不知道好生传音叫门的道理,哪里来的狗胆,居然一上来便要硬破我的大阵?”

    那蓝袍道人闻言,顿时脸色有些尴尬,嘿嘿一笑,没有回答。

    倒是在蓝袍道人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笑道:“胡婆婆不要急着骂人,是本公子担心鲤儿妹妹的安危,这才让风安道长直接破阵的,你嫌我礼数不够么?”

    空中的黑衣老妪和青衣婢女巡着那声音传来之处看去,两个人顿时脸色大变。

    只见得蓝袍道人身后的半空之中,还有着数名黑甲的侍卫,而这些侍卫中间,则是簇拥着一顶黑色的轿子,轿子两边有两个娇美的年轻侍女,轿顶之上镶珠嵌玉,说不出的华丽,如今轿帘正被慢慢掀开,露出了端坐在轿子之中的一个面如白玉一般的温润少年。

    这少年年岁也不甚大,十七八岁模样,生得极为俊美,只有一双眼睛,哪怕是在脸上带着笑时,也隐隐藏着一股子疏狂之意,眼皮子底下看人,便像是谁都不会放在眼里。

    “原来是甲少爷到了,还请恕老身未曾远迎之罪……”

    黑衣老妪和青衣侍女对视一眼,皆规规整整,齐齐敛衽向那少年行礼。

    “我恰好便在左近,听闻了鲤儿妹妹在这里被人欺负,就接下了这个任务,来到了此州,先灭了那些胆大包天敢招惹我秦家的门派,然后便急着过来接鲤儿妹妹了,一次传音之后,你不曾回应,我担心鲤儿妹妹出事,这才让人打破了你布下的法阵,看样子你怪罪我?”

    身上穿着淡金色袍子的少年站起了身,踏着虚空一步步走了下来,似笑非笑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

    黑衣老妪心头微震,这才知道眼前这位甲公子还是给自己传过音的。

    只是刚才她正处于给青衣婢女疗伤的关键时候,却是不曾察觉。

    只不过转念想想,还是心下有些不满,既然周围法阵完好,便说明大阵里面的人不会出事,这位甲公子一次传音得不到答复,就不知道稍微等上一等么?

    尤其是看到了地面之上生死不知的方贵一眼,更是觉得心里微沉。

    这个乡野少年身上的银蜈蚣是她挂上去的,本是为了应付敌人,若是真有敌人上门,为了保护小姐送了他的命倒没什么,但却没想到,敌人没来,他倒是伤在了自己人手里,如今能够感觉到他一身血气微乎其微,也不知道损失了多少血气,还救不救得回来。

    心里虽然不满,但迎着那金袍少年的话,她自然不敢将心里话说出来,只是急忙行礼告罪道:“刚才老身在为青儿姑娘疗伤,一时疏乎了,还请甲少爷不要怪罪……”

    金袍少年并不搭理她,也懒得看周围的那位青儿姑娘一眼,目光只是看向了蹲在地上的小鲤儿,脸上堆出了一抹笑容,道:“鲤儿妹妹,刚才吓到了你,倒真是该死,不过你也不必再害怕了,野龙岭,逍遥窟,血煞门,上官山等七个胆大包天敢对你不利的道统,都已经被我顺手灭了,如今那七方门派宗主的脑袋便在这里,鲤儿妹妹看看可曾有落下的?”

    在他说着话时,背后的甲士已捧着七方木盒走上前来,里面赫然是七颗血淋淋的首级。

    “全都灭了?”

    黑衣老妪和那青衣婢女听了甲公子的话,心里齐齐一惊。

    作为东土秦家人,她们自然也瞧不上这几个安州小小门派,但这里毕竟不是东土,秦家的势力不在此地,这几个门派作为地头蛇,也是有几分自保之力的。

    最关键的是,如今距离她们传信才几天时间,这位甲公子便已轻描淡写的将这七个门派尽数灭了,下手之快,手段之狠,也着实有些骇人听闻,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留下活口,好审问他们背后的黑手……

    ……想到这位甲公子平时的手段,想来是不会留下的!

    甲公子向来说话算话,他说灭了,那就一定真的是连根草也没有留下。

    她们两个心间惊骇,但蹲在了地上的鲤儿小姐却一声不吭,头也不抬。

    那甲公子沉默了一会,脸上又堆起了笑脸,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紫金盒子,笑道:“这安州穷苦之地,倒是出了几个人才,有个名唤古通的老儿炼丹不错,这是我命他花了七天七夜功夫,用一身本事炼出来的养息丹,倒是丹品不错,恰好可以给鲤儿妹妹你打根基……”

    “你们……”

    直到这时候,那鲤儿小丫头才忽然抬起了头来。

    众人这才看到她脸上已挂满泪水了,眼睛红通通的,小手只是紧紧的攥着躺在地上脸色无比苍白的方贵,第一次有些失态一般的叫了起来:“你们……快来救救方贵哥哥啊……”

    “嗯?”

    听得这一声喊,黑衣老妪和青衣婢女总算想起了地上躺着的方贵,脸色微变。

    而那位甲公子则皱起了眉头来,一脸不悦的打量了一下地上那个粗布衣衫的野小子。

    “这又是哪里来的虫子?”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16837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