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九天 > 第十一章 荐入仙门

第十一章 荐入仙门

    “岭南胡家荐过来人在何处?”

    太白宗两位守门的当值弟子判断的不错,这一辆马车里面坐着的,果然不是普通人。

    在那一封用名贵木盒装着的荐书送进了门中执事手里之后,仙门的大人物们很快便有了反应,三道身影大袖飘飘,自山上飞掠了下来,他们看得清楚,心里也是微惊。

    来的居然是两位执事以及传功阁的大长老柳真,此人乃是门内除宗主之外的第一人,修为精深,举足轻重,尤其是在宗主闭关的情况,他代宗主总管门内一应事务,权势大到惊人,这位小公子居然由他亲自下山来迎接,可见这马车内的公子身份比他们想象中的更重要。

    “在这里在这里!”

    马车里面响起了一迭声的答应,轿帘掀开,从里面跳出了一位小公子。

    两位守门弟子,这才见到了这位公子哥的真面目。

    只见他年龄尚幼,十一二岁模样,圆头圆脸,身上穿了一件崭新的袍子——山下小镇里最好的三个裁缝花了两个时辰改出来的——脚下蹬了一双云纹牛皮靴——镇上富户朱家公子订做的,被方贵花了三倍银两抢了过来——头发梳的整齐,乌木簪子束住——三位烟柳巷头牌的功劳——身上杂七杂八带了诸多玉饰珠宝——都是杂货铺里按打折价买的。

    乍一看去,倒有几分暴发户的模样,看得这太白门里的人都皱眉头,但那位从山上赶了下来的传功阁大长老却是看到了这少年腰间挂着的一块红鸾玉佩,立时收起了小觑心思。

    那块玉佩巴掌大小,上有鸾纹,分明不是凡物,怕是安州都十分罕见。

    打扮的再爆发户,有这一块玉佩缀着,那也绝非等闲之辈。

    他当然不会想到,这玉佩本来是挂在了东土秦家正经大小姐身上的,被方贵老爷用几只兔子换了过来……而且还只是搭头,所以在方贵眼里价格最多等同于一只兔子尾巴!

    “自己来的么?”

    那位传功阁大长老打量了方贵一眼,见他独身一人,并无大人陪同,心下略觉诧异。

    但也没有多言,客客气气的招呼方贵上山,方贵一见他这模样,便知道黑衣老婆婆的荐信是有用处的,放下了心来,摆摆手让马车下山,自己则喜滋滋的跟在了长老身上向山上走。

    临行前,还回头看了那两个守门弟子一眼,模样有些得意。

    倒是这一眼,让那两个守门弟子心间狐疑,总觉得这小公子从哪里见过来着?

    ……

    ……

    “蔽宗宗主有事外出,如今不在山中,不过岭南胡家与我太白宗颇有渊源,尤其是胡秀前辈,更是曾经在东土帮过吾宗宗主,小友由她亲自写了荐信送来,吾宗自不会怠慢,只是这信上只说小友乃是她一位故友之后,并未多言,却不知这位小友来自何方何族呀?”

    那传功长老带了方贵,一路上山,来到了山腰里的一方古色古香的道殿之前,入了殿内,便让方贵坐在了对面的蒲团之上,当着方贵的面又将荐信看了一遍,这才微笑着开口。

    方贵听见他问,便连连点头,道:“对,胡秀婆婆让我来的,我叫方贵,牛头村人!”

    那传功长老闻言,却是轻轻笑了一声。

    对于这位太白宗的传功长老而言,岭南胡家不过一方豪门世家,还不算什么,但岭南胡家出的那位胡秀婆婆,却是不可小觑,不说她在东土秦家伺候的那些贵人,就算是她自己的修为也是不容小觑的,由她亲自写荐书送过来的人,太白门自然要收下……

    不过依着仙门的规矩,收徒之时,当然也要细细问一番来历。

    尤其是这少年姓方,那便明显不是岭南胡家的人了,何值得她亲自写书荐来?

    不过问过几句之后,却见这少年似乎不理解自己的意思,只说了自己名字,又说来自什么牛头村,让他有些意外,见其脸上表情坦荡,便知道这少年要么是隐去了自己的身份不说,要么真就是来历坦荡,只是因着某些因果,才被胡秀婆婆送到了自己这太白门来的了。

    这对太白门来说,倒不算什么大事,一来胡秀婆婆身份超然,又与宗主有旧,不致于送些不干不净的人过来,二来一些世家子隐姓埋名到仙门里修行,也是常有的事。

    传功长老又随口问了方贵几句,便如可曾读书,是否打过修行根基等等,方贵能够回答的便老老实实答了出来,遇到些他都不懂的,便也坦然说不知道,好在这传功长老也未多问,他亲自来接方贵,一是为了给胡秀婆婆面子,二也是想看看方贵是否是有大来头的。

    而今多问了几句,倒是看出了方贵不像是大家族出身,心里倒是有了计较。

    “呵呵,我太白宗由宗主始,建派三百年,不算古老道统,但也有自己的规矩,小友欲拜入我太白门下,虽有胡秀前辈的荐信,但也是要谨守戒律的,不知小友能否忍受?”

    听了他的话,方贵连连点头:“能忍能忍!”

    以前可是听朱瞎子说过,行走江湖,到了什么山,就拜什么庙,自己真的可以因为胡秀婆婆一封信便拜入了仙门,就已经是意外的喜事一件了,当然不能再节外生枝。虽然对自己来说,守规矩似乎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但无论如何,好歹先答应了下来再说嘛……

    传功长老笑了笑,道:“另外,太白宗三年收徒一次,而今距离上一次收徒已过去了一载有余,诸弟子早已进入各门各谷,开始修行炼气,不知小友想要进入哪一谷去修行啊?”

    方贵听了这话,却是又有点懵,连那传功长老说的是啥都听不明白。

    那传功长老见了他这模样,倒也是有些诧异,这少年能被胡秀婆婆亲自写荐信送来,身上还挂了一块价值无量的鸾纹玉佩,尤其是见了自己的面之后,虽然表现的老老实实,但以他的老辣,却分明看得出这少年似乎并没有寻常凡俗小儿见到了修行之人的那种敬畏?

    无论如何看,都像是身份不俗,但为何偏偏对修行之事,全然一头雾水?

    “太白门下弟子,初入山门,都需要进入三谷修行,按修行进境决定日后走哪一脉,小友既是胡秀前辈荐来,想必资质不凡,进入青溪谷去修为想必没什么问题的……”

    方贵听了,只是连连点头,其实啥也不明白。

    那传功长老倒也不再多言,只是笑着伸出手来,随手在方贵的肩膀上一按。

    方贵只觉一道柔和暖气自肩头流进了体内,飞快的一转,还未反应过来,便已离身。

    “咦……”

    传功长老试探了一下方贵的底子,表情却是微微一愕,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方贵也不知他看出了什么,愣愣的坐着,那长老似乎有些难言之隐,但过了半晌,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向着守在了殿门口的执事道:“方贵执荐信而来,身家清白,该入我太白门下修行,你这便唤阿苦过来,让他带了方贵去造册入门吧!”

    门口的执事长老有些不解,但也并未多问,挥袖打出了一道飞剑。

    过不多时,只见得殿外山脚之下,一道歪歪斜斜的剑光飞上了山来。

    剑光本就飞的不稳,还没有停下,却忽从旁边林里冲出来了一只受惊的乌鸦,直吓的他险些一头撞在殿门上,手忙脚乱的停在了殿前,从飞剑之上滚落下来了一个中等身材,生了一对倒八眉的男子,让人瞧着便是一脸苦相,他险些丢了大丑,一脸羞愧的收了飞剑。

    快步进了大殿来,向着传功长老和两位执事行礼,头也不敢抬起来。

    传功长老与两位执事皱了皱眉,似乎是见得惯了,倒也没有叱责他失礼,便指着方贵,简单说了两句,就让这名唤阿苦的弟子带了他去造册入门,领取仙门衣袍与修行典藉,还说让阿苦给方贵讲解入门规矩,安排住宿等等,方贵自是一一答应,然后跟着那弟子去了。

    等他们二人离了道殿,门口执事才好奇开口:“既是岭南胡家推荐过来的,想是资质不差,便是看她面子,也该将这小儿安排在青溪谷修行才是,长老为何要将他放在乌山谷?”

    传功长老也是皱起了眉头,道:“我本意也是将他放在青溪谷,不过查看过了这小儿血脉之后,才改变了主意。真是稀奇,我初见这小儿,还以为他天生内息强盛,资质极佳,再加上身份来历不俗,想必是棵好苗子,却没想一经试探,便发现他那强盛内息,只不过是一股还没有完全化开的药力,自身的血脉,更是枯竭的厉害,倒像是个年迈老人也似……”

    那执事微微一怔:“为何会这样?”

    传功长老摇了摇头,道:“这便不知了,胡秀前辈的书信里,也只说让我们收下这小儿,引他走上修行之路,并未说特别关照,便只当他是普通弟子好了,看他这身怀隐疾模样,便是再如何修行,能像凡人一样活个数十载就不错了,这辈子是注定筑基无望的,将他放在青溪谷,虽然资源多,造化多,但风险也大,以他这底子,是断不可能撑得过去的!”

    执事这才明白了传功长老的用意,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只是心下却觉得有些稀奇,修行界里,一些故友旧知发现了一些好苗子,推荐到仙门里面来修行,倒是常有的事,只是这位胡秀前辈,为何巴巴的将一个没前程的送到太白门下来?

    养老么?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16837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