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九天 > 第二十章 十里谷問道

第二十章 十里谷問道

    梁通知沒知錯,誰也不知道,但這一頓打挨的著實厲害卻是真的。

    在一眾群情激憤上前痛打落水狗的烏山谷弟子們散去之后,他已是吐了幾大口鮮血,光鮮的衣袍之上,也不知有多少腳印泥土,好幾次想要翻身爬起,卻又失敗,最后只能一臉灰敗的躺在了那里,雙眼無神的呆呆的看著天空。

    見向來囂張拔扈的梁通變成了這等慘狀,眾烏山谷同門看方貴的眼神都有了點誨莫如深的味道,雖然最后是眾人一轟而上將梁通痛打了一頓,但關鍵還是在方貴那一拳……

    看起來方貴瘦瘦小小,但能夠一拳放倒梁通,也起碼說明他修為不低于練氣三層了吧?

    這位方貴小師弟,不簡單啊……

    ……

    ……

    瞧著周圍人的眼神,方貴便知道自己這一次立威成功了。

    事實也果然如此,此后幾天里,梁通受傷,再也沒有從這靈漩附近出現過。

    而這靈漩,居然也一直空在這里,沒有人敢進入其中修煉。

    因為所有人都明白,這靈漩是方貴的!

    之前梁通憑著蠻橫武力,將這靈漩占了下來,無人敢染指,而方貴則是一拳將梁通打翻的人,那誰又會有那么大的膽子,非要去招惹這個比梁通還要可怕的方貴大爺?

    非但這靈漩被眾烏山谷弟子默認成了方貴的,這幾天方貴的訪客也多了起來。

    之前方貴人緣就好,訪客很多,不過登門的多半都是來借錢的,而今可倒好,方貴老爺一句話也沒發,這些人便主動的登門來還錢了,還說了不少又親切又好聽的話……

    走在了路上,也能感覺到周圍同門對自己的態度不同,以前他走在這小石橋周圍,身邊多是打招呼,互相調侃的,而今打招呼的人更多了,但卻少了一些調侃,多了一些敬畏,與他說話之時,也少了許多之前那種將他當作小孩一樣的感覺,而是發自內心的重視!

    對于這種感覺,方貴感應的真切,也十分滿意。

    不過一開始,方貴也擔心過,自己將梁通打成了這樣,仙門會不會有人過來查問,但卻沒想到,全然沒人搭理這事,就算是烏山谷弟子也都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這才意識到,平靜詳和的仙門表象下,實則十分殘酷,只要不打死人,這等程度的爭執都是小事。

    就算是梁通,之前能夠如此蠻橫霸道,也與這種環境縱容有關系。

    倒是阿苦師兄回來后,聽聞方貴打了梁通,大吃了一驚,不顧方貴的阻攔,自己帶了些療傷之藥去看了梁通一回,回來之后連連嘆氣:“方貴師弟,干嘛要在這時候惹事呢?”

    方貴道:“他先找上了我,我不先下手,難道等他給我挖坑?”

    阿苦師兄在仙門里廝混的久了,也知道這是實話,只是無奈搖頭,道:“總有別的辦法的嘛,何必一定要動手?不過你能打傷梁通,倒真是有些意外,雖然你丹藥比別人多些,能修煉的這么快,也說明你資質確實不錯了,當然,修行之人爭斗,可不僅僅是比修為的,就算你修為高,能夠打倒梁通也是僥幸,他若是對你早有防備,你們誰躺著還不一定……”

    “也是梁通倒楣,此人其實看起來兇橫,做事卻是很有分寸的,不該招惹的一直不去招惹,沒想到最后栽到了你手上,可惜了,這一次提前進入紅葉谷的機會,他沒希望了,往大了說,有可能三年之后,他都沒有闖過三年之限,進入紅葉谷繼續修行的機會了……”

    方貴皺了皺眉頭:“他傷的哪有這么重?”

    阿苦師兄搖了搖頭,道:“不光是傷的問題,我去看了他,性命自是無礙,身體也養得回來,但非躺個十天半個月的不可,到了那時候,就完全不夠時間去準備應對這一次的考核了,如此一來,便只能寄希望于三年之限到來時,修為達到養息中境,可是這梁通不算是什么天縱奇才,又沒有多少家底,能夠在兩年之內修煉到練氣三層,便已經很難得了!”

    “練氣三層與練氣四層之間,便是修行之人所遇到的第一個大瓶頸,卡在這里兩三年都有可能,梁通想在一年之內突破這個大瓶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話說回來,他如今不惜坑蒙拐騙,也要去參加這一次的十里谷問道,原因就是他將這次考核,當作了最后的機會!”

    “練氣四層這么難搞?”

    方貴畢竟對修行常識差些,還是第一次聽說這話,有些瞠目結舌。

    阿苦師兄愁眉苦臉的道:“何止難搞,你以為仙門為何會定下烏山谷三年之限?就是因為這練氣三層與四層之間,本就是一道分水嶺,過得去的,才有機會繼續問道,過不去,也只是個尋常練氣士而已!”

    見方貴不懂,便細細解釋道:“練氣初境,只是養出一道靈息,方法有很多,堅持吐納也好,吞服丹藥也好,無非是個時間快慢的問題,總歸是可以修煉到練氣三層巔峰的……”

    “但想突破這練氣三層巔峰,卻是難了,這一道門坎,相比起資源,更看資質,甚至是看命運,咱們門中有人說過,突破這一道關卡的難度,甚至比從凡人之身修煉到練氣三層都難,這梁通用了兩年時間才勉強修煉到了練氣三層,又能有多少把握一年時間里再度突破?”

    “原來還有這么一講……”

    方貴聽了,心里也忽然想到了許多自己的問題。

    自己這練氣一層到練氣三層的修行之路,可謂是順風順水,幾乎沒碰到什么坎坷,但他也有自知知明,知道這是憑了靈丹以及自己體內的“神秘寶藏”才有了這么快的速度。

    而如今,補氣丹對他已經用處不大,自己體內的“神秘寶藏”,也似乎已經消耗干凈了。

    這段時間以來,他已經明顯感覺到自己的修煉速度在大幅度下降,誰知道自己修煉到練氣三層巔峰還需要多長時間?

    到時候突破這么一個小關口,又需要多長時間?

    一年時間,萬一不夠用怎么辦?

    心里越想,越覺得沒底,忽然問道:“阿苦師兄,你說的那十里谷問道又是個啥?”

    “十里問道?”

    阿苦聽了方貴的話,便看出了他的用意,苦笑道:“你不成的!”

    方貴翻個白眼:“說!”

    阿苦點頭,道:“十里問道,便是咱們烏山谷弟子的一個機會,一般都會在烏山谷弟子入門兩年之后舉辦,那里是仙門的一方禁地,里面有罡風、鬼霧、妖影、魔藤,十分兇險,烏山谷弟子里面,也有一些佼佼者,和道心堅定之人,那些佼佼者,兩年時間里,便已經打好了基礎,再于烏山谷里多呆一年沒有意義,他們便會選擇去闖十里谷,一旦闖過了,就可以提前一年進入紅葉谷,如此,也是為了讓這些奇才弟子珍惜時間,不必多蹉跎一年的意思!”

    “有人覺得三年時間不夠用,另有人卻覺得在烏山谷呆三年是浪費時間?”

    方貴晃了晃腦袋,心想人與人之間,還真不公平。

    阿苦接著說了下去,道:“除了那些佼佼者之外,這也是許多道心堅定弟子的一次機會,其實仙門里面,有很多像梁通一樣的弟子,他們在三年之內,礙于資源和資質,突破養息中境十分困難,但卻一心向道,心性堅韌,因此他們也會去闖十里谷,只要能夠成功,便一樣可以提前進入紅葉谷,而入了紅葉谷之后,仙門賞賜與資源,都會多了許多,到了那時候,再突破練氣四層,便更有把握了!”

    “當然了,十里谷不是這么好闖的,前后十里的幽谷,兇險重重,普通人進去了,眨眼間就會死,所以敢選擇闖十里谷的,除了修為起碼達到練氣三層,也往往都擅長武道、法寶,甚至有一些家傳功法在身,總而言之,沒兩把刷子是不行的,便如梁通,就是想仗著一身拳腳功夫去搏一搏,這樣的人,也都是仙門篩選的人才,所以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

    前后聽了阿苦師兄細細一解釋,方貴才明白了過來。

    仔細想了想自己的修為進境,他也著實有些犯愁……

    雖然自己還有一年時間,但這一年里,能不能找到什么方法,讓自己保持此前的修行速度,突破練氣四層中階,他也沒什么把握,但要去闖十里谷的話,似乎自己除了這練氣三層的修為之外,又啥也不會……

    到底該繼續在這烏山谷里當一年大爺,慢慢找機會,還是去十里谷闖一闖?

    方貴托著下巴,慢慢琢磨了一下。

    “你且等我一等……”

    猶豫難決,方貴忽然下定了決心,小跑著出了門。

    在門外,他將自己掛在胸前的“乾元通寶”銅錢摘了下來,凝神念叨了幾句,然后屈指一彈,手背迎上前去,便將這銅板扣住,然后小心看了一眼。

    朝上的,正是乾元通寶四個字!

    “老天注定,干了!”

    方貴心間大定,做下了決定來,暗想:“不說別的,我可是仙人后代,怎么能比那些人差了,能夠早一年進入紅葉谷,說不定便可以提早一年找到我的仙人老爺爺,再說了,梁通那樣的廢物都敢去搏一搏,我可是一拳便將他給摞倒了,沒道理反而比他更慫啊……”

    計較已定,他回屋看向了阿苦師兄,道:“我決定了阿苦師兄,我也要去十里谷!”

    阿苦師兄聞言呆了一呆,道:“方貴師弟,你學過法術?”

    方貴道:“沒有!”

    阿苦師兄道:“那你學過武道?”

    方貴道:“沒有!”

    阿苦瞠目結舌道:“那你會啥?”

    方貴驕傲道:“吵架,逃跑,摸寡婦門……”

    阿苦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方貴師弟,活著有什么不好……”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168380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