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九天 > 第三十五章 張師兄很大方

第三十五章 張師兄很大方

    “啪!”

    房子里惟一還完好的瓷盞,被張忡山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這時候他滿目怒火,看著自己狼藉一片的房間,目光簡直要吃人。

    本來就因為前十之席被奪走,他憋了一肚子郁火,把罪魁禍首梁通打了一頓,又敲詐了他一百塊靈石,才稍稍解了自己心頭之恨,結果一回到房間,就發現自己收藏的字畫古玩還有法術秘訣都被撕的粉碎,藏在了床底下的身家寶貝,也被搜刮一空。

    甚至就連自己的床上,都濕漉漉的坐都坐不下……

    “究竟是誰……”

    二指之間,夾著那張字跡潦草的紙條,張忡山沉聲怒吼。

    他憤怒無比,又不敢將此事聲張出去!

    無論如何也沒想到,自己與梁通之間的這個小交易,居然被人知道了。

    與人串通,收人重禮,趁著試煉之時傷害同門,這事若是鬧到了明面上,大小也是個罪過,尤其是名聲上不好聽,就算仙門對這樣的事情向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尤其是在查無實據的情況下,不會因此逐自己離開,但同門里鬧開了,也會讓人小瞧了自己……

    所以哪怕心里再憤怒,他也只是在想,究竟是誰,知曉了這件事情后,拿來威脅自己?

    難道又是梁通那廝走漏了風聲?

    看樣子自己要他一百塊靈石,還是便宜了他!

    “對方既然留下了字條,便說明還想繼續拿這件事威脅我……”張忡山心里暗自想著,冷冷瞥了字條一眼,心里暗想:“這字寫的跟狗爬一樣,對方定然是怕我認出了他的筆跡,用左手寫的,想必是我的熟人,只是究竟是誰這么大膽……”

    握著靈劍的手慢慢的攥緊了,只要自己查到了那個人,一定要讓他生不如死!

    ……

    ……

    在張忡山憤怒的像只獅子一樣在房間里亂轉的時候,方貴正在長吁短嘆。

    他這時候倒是毫不擔心盜藥事發,篤定張忡山看了那紙條上的留言之后,一定不敢聲張自己房間被盜的事情,只會暗中查訪究竟是誰在拿這件事要脅自己,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再捅出去就晚了。

    當然了,這還只是撒口氣而已,至于報仇的事情……

    “唉,這群鳥世家子,還真有幾分本事啊……”

    方貴手托了下巴,愁眉不展,一想到張忡山那一劍之威,心里便悶的慌!

    這仙門和牛頭村果然是不一樣的,在牛頭村他連最兇狠的李屠戶都敢招惹,但李屠戶再厲害,也最多就是殺個豬宰個羊啥的啊,哪會像張忡山一樣,一劍斬碎巖石?

    憑著自己的本事,何年何月才能找他報仇?

    阿苦師兄十分理解方貴的心情,拍著他的肩膀勸道:“你也別氣餒,人與人是不一樣的,張忡山之流,雖然天資不足以驚艷到直接進入青溪谷修行,但也都是那些修行世家培養出來的仙苗,打從一生下來開始,便為修行做準備,如果算起來,你才不過修行了半年,人家可是已經修行了二十年了,這可怎么比,無論是法術還是陣器符篆,你要學的還很多!”

    方貴翻個白眼,道:“那我何時才能收拾他?”

    阿苦師兄無奈,道:“想要收拾他,你起碼得修為比他高吧?而且就算不說把他從小學會的那些法術之類全部學會,練好,最起碼你也得有幾手威力強橫的法術神通在手才是!”

    “法術神通?”

    方貴抬起了頭:“哪里能學?”

    “方貴師弟,你馬上就是紅葉谷弟子啦!”

    阿苦師兄道:“修為突破了養息中境,仙門就會傳你功法傳承,這些傳承都是仙門秘傳,可比那些小世家的功法厲害多了,而且秘典閣也會向你開放,各種法術都可以借閱研習,等你在這些功法傳承之上都有所成就了,應該就不必害怕張忡山了……”

    方貴眨了眨眼:“啥叫應該?”

    阿苦師兄無奈道:“你能學,人家也能學,學的不如人家,被收拾的還是你!”

    方貴:“……這日子沒法過了!”

    “哈哈,方貴師弟也不必太過悲觀!”

    阿苦師兄見了方貴這模樣,難得的笑了兩聲,拍了拍方貴的肩膀,道:“你才入門半年,便可以通過十里谷問道,還入了前十之席,已經十分難得啦,仙門會特別關照于你,賜下靈丹,幫你突破養息中境的門坎,這已經是常人不敢想象的造化啦,而且,如今鬼影子方貴在咱們烏山谷那也算是個名人了,張忡山不敢明目障膽對你怎么樣的……”

    “鬼影子方貴?”

    方貴咂了咂嘴,道:“聽著像是故事里面被好人打的壞蛋……”

    “……”

    阿苦師兄嘆道:“所以你現在應該做的,就是集中一切精力,將修為提升到練氣三層巔峰,再借仙門靈丹突破門坎,正式進入紅葉谷,選擇適合自己的功法傳承才是,路子走的順了,到時候就是你收拾張忡山,若是走的不順,那你就只有等著被張忡山收拾了!”

    “方大爺我這輩子只有收拾人,還能被人收拾了?”

    方貴一聽這話便來了氣,腰囊往案上一拍,道:“不就是修行嘛,簡單!”

    阿苦師兄苦笑道:“知道你有錢,但將修為提升到練氣三層巔峰,可不是這么簡單的事情,修為越高,對靈氣的需求越大,你想憑著普通的補氣丹提升修為,可沒有這么……”

    話還沒說完,方貴把腰囊里的上品靈石倒出來了一半,道:“那就買不普通的!”

    “這……”

    看著桌子上那紫意盈盈的幾塊上品靈石,阿苦不由得咽了口口水。

    之前他就知道方貴身家頗厚,但也沒想到居然厚到了這個程度。

    頓了一頓才道:“你若想買些上好的丹藥來修煉,這自然也是夠的,不過養息初階本就是為了打根基,根基愈牢愈好,所以一昧急著提升修為也不是辦法,還是需要采購一些上佳的靈藥,托人煉幾爐適合自己的丹藥才最好……”

    方貴聽著,卻是心里微動,從腰囊里一陣翻騰,拿出了幾個盒子。

    “這些靈藥,好使么?”

    阿苦直接看的眼睛都直了,然后一個盒子一個盒子的打開來看,每打開一個盒子,眼神便更直了一分,到了最后時,已經呆若木雞,看怪物一樣的看著方貴:“這……這可都是最適合穩固根基的靈藥啊,別說破階之前,破階之后都用得上,你從哪里搞來的?”

    方貴:“嘿嘿……”

    阿苦師兄瞧著他這模樣,頓時聯想到了什么,神色愈發古怪了起來。

    這些靈藥,準備的十分齊備,倒像是有人早就為了走過這一段修行之路,苦苦搜尋了來,然后交到了方貴手里的一般,就算是一些世家子,通過自己的家族各方去搜尋,也需要花一陣子功夫和心血,方貴卻像是倒糖豆一般的從腰囊里拿了出來,著實教人詫異的緊。

    但他也沒有問,只是搖了搖頭,將這些木匣摞在了一起,道:“有了這些,倒是不必擔心了,小碧峰丹香谷煉丹的師姐師妹們,我也認得幾個,便代你向她們求上一爐丹藥,可好?”

    “只管去!”

    方貴滿不在乎的揮了揮手,想了想又道:“低調些,別聲張!”

    阿苦一臉的心領神會:“我曉得!”

    修行之事便這么定了下來,方貴也就暫時不再多想。

    第二天時,他與阿苦一起前往清靜閣,更名入冊,換了名牌,領了袍服與仙門的獎勵,到了這時,名義上便已經算是太白宗紅葉谷的弟子了。

    只不過,如今他修為還未達到養息中境,也沒法直接接受紅葉谷的傳承,所以依著慣例,他們還需要繼續在烏山谷呆一段時間,憑著仙門的獎勵提升修為,達到了養息中境之后,再正式進入紅葉谷修行,并且選擇合適自己的功法。

    那些仙門的獎勵,都是一些不菲之物,比如八塊玉符煉制的聚靈陣,可比靈漩要強得多了,還有三十靈幣一顆的高階補氣丹,足足發了三顆,極是讓人眼熱!

    不過方貴倒是沒怎么將那些仙門發放的獎勵放在眼里,因為在五天之后,人好路子廣的阿苦師兄,已經鬼鬼崇崇的給方貴抱來了一匣子靈丹,滿面欣喜的道:“我請了丹香谷丹法最好的聶師姐幫你煉了這一爐釀靈丹,同樣也是高階補氣丹,可比仙門發放的丹藥還好一些,丹成二十一顆,聶師姐依例要收三成,便讓她留了七顆,余下十四顆皆在此處了……”

    方貴聽了,也喜不自勝,打開了匣子一看,只見一顆一顆龍眼大小的丹藥放在了紫絨內襯的匣子之中,丹光喜人,一打開匣子,便嗅到了一股子濃郁的靈氣。

    “仙門發放的高階補氣丹,才三十靈幣一顆,這釀靈丹,可是要五十靈幣呢……”

    方貴心下大喜,有了聚靈陣和釀靈丹,自己的修為何愁不能再突飛猛進?

    不由得贊嘆:“張忡山師兄其實是好人啊,比仙門大方,雖然我還是得揍他……”

    人生際遇,總是無常。

    也就在方貴抱了聚靈陣陣簡與釀靈丹喜不自勝之時,小石橋周圍,某個孤寂清冷的小樓里,烏山弟子梁通坐在塌上,臉上的青腫還未消去,雙眼無神,呆呆的看著墻壁。

    不經意的一個選擇,便會引出截然不同的結果。

    自己本是小石橋一帶最有希望進入紅葉谷的人,但就因為打起了那個小兒的主意,便引發了這么多的事端,如今可好,那小兒風光霽月,提前一年成為了紅葉谷弟子,可自己呢,不僅沒能報得了仇,那一株靈參也是不必再想了,更可怕的是,張忡山那廝明明是自己沒用,如今卻又因此遷怒自己,居然獅子大開口,找自己討要一百塊靈石,又哪里找去?

    家里為了供養自己修行,已經掏空了,一百塊靈石,更是一個天文數字……

    梁通絕望的發現,自己的修行之路,已經斷了!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192149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