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九天 > 第三十七章 修行奇才

第三十七章 修行奇才

    使過勁兒了?

    你把我嚇了一跳,然后說使過勁兒了?

    青灈道人看妖怪一樣看著方貴,神情多少有些震驚,還有些埋怨。

    他也是修行了數十年的人,見識了不少仙苗怪才,更是已經幫無數仙門弟子直接破階養息中境,但像方貴這樣,一次一次的摧著動靈息,每次都突破一個極限,到了最后忽然一個收不住,直接連養息中境也突破了的怪胎,卻當真是第一次見,以后再與人飲酒論道,倒不用擔心沒談資了……

    修行界里,靠著自己突破養息中境的其實不少。

    并不是所有人都需要靠丹藥來突破的!

    但養息中境之所以被人稱作門坎,便是因為他難以突破,以往那些修行界里的人,就算是靠自己突破的,也往往都是在這一門坎之上卡了很多年,才偶然得了一個契機,忽然間突破,又或是不知花了多少心血,將根基打的渾厚無比,再無破綻,然后一舉突破……

    但像這小兒一般,一下子使過勁兒了突破的,聽都沒聽說過啊!

    你若是能夠自己突破,還跑過來討要什么獎勵?

    故意嚇著我玩嗎?

    ……

    ……

    “你這……也太過驚人了!”

    青灈道人遲疑了半晌,才招手道:“你過來讓我看看!”

    方貴不解,乖巧的靠了過來。

    青灈道人以法力探查,臉色卻愈發的古怪又驚奇,他已發現,方貴如今確實是突破了,而且根基穩固,渾然天成,沒有半點問題,比那些服用碧朱丹突破的弟子還要穩當,想想自己當初剛突破養息中境時,都不見得比這個小兒更強,或者說……與他差得極遠!

    只是,這明明是一個模樣稚嫩的小孩子啊,怎么會有這么渾厚的根基?

    難道是天賦異稟?

    向方貴看了過去,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青灈道人固然一臉的不解,方貴同樣也是一臉無辜。

    自己啥也沒做啊,就是按著青灈道人的指點,將靈息摧動到極限而已,只是每摧動一次,都覺得還沒有達到極限,心里便憋著口氣,等這口氣使出來了,就一下子突破了……

    丹藥都還沒來得及吃呢……

    青灈道人自然不知,方貴這一口靈息,本來就不是太白宗心法修煉出來的,他修煉的乃是東土秦家的九元正典,九元正典的煉息之法,比太白宗心法不知高明了多少倍,雖然消耗的資源也多,但靈息的強大與純粹,卻遠不是太白宗心法可以比擬得了的……

    更重要的一點是,修煉九元正典煉息法,或許平時消耗的補氣丹與靈氣更多,但卻絕不需要什么破階之丹,因為九元正典煉息法,本就是為神祇打根基的,養出這一口靈息,為得是突破更高層次的無數天塹,若是連個小小的養息中境都突破不了,那還修煉個鬼?

    當然,作為外人,青灈道人能發現方貴的靈息強大,卻不解其意。

    就像可以看出一個人身材強壯,一身神力,但卻看不出這人吃什么長大的!

    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方貴修煉了九元正典,也只能歸結于他天賦異稟!

    “長老,下面該怎么辦?”

    方貴看著這青灈道人臉色一會變一個顏色,忍不住開口問道。

    “你都突破了還辦什么?”

    青灈道人沒好氣的訓了這個嚇自己一跳的小子一句,強行壓下了心間的驚愕來,尋思道:“無論如何,這也是一棵好苗子啊,得向仙門說上一聲才是!”

    心間有了計較,臉色這才好轉,向方貴道:“你底子不錯,修行也順利,倒是憑著自己便突破了養息中境,我這里已經幫不上你了,你且回去,等著搬入紅葉谷,然后去傳功殿求取適合自己的傳承便是……”

    “哦!”

    方貴老老實實的答應了下來,慢慢起身離開。

    走到了房門處,忽然又走了回來,道:“長老,我還有件事要說!”

    青灈道人也不敢大意,道:“你只管講來!”

    方貴一把抓起了托盤上的靈丹,臉上露出了討好的笑容,跟老道人商量道:“雖然我沒服靈丹就突破了,但這也是仙門賞給我的吧,不如我就先拿了這幾顆回去?”

    青灈道人一怔,喝道:“胡鬧!”

    方貴無奈,放下了一顆,道:“要不我拿兩顆,這一顆給你?”

    青灈道人頓時瞪起了眼。

    方貴擺擺手:“我只拿一顆總行了吧……”

    青灈道人:“滾出去!”

    “哎……”

    方貴十分無奈的離開了大殿,一路嘀咕著下山了,心里暗罵老道人太小氣!

    而在他一路怏怏不樂的回到了烏山谷小石橋時,這道德殿里的青灈道人,也已經將方貴身上發生的一幕稟報給了執掌仙門大權的柳真長老,那柳真長老,正是當初接引方貴入門之人,對這小兒倒也還有印象,聽得了青灈道人稟報,他也眉頭微皺,沉思了起來。

    “此子我還記得,他能夠短短半年之內,突破練氣三層,倒也不算出人意料,畢竟我當時就已查探得知,他體內有一股子蓬勃藥性,待那藥性化開,他必定修為突飛猛進,如今只是一口氣修煉到了練氣三層,已經是他修煉不得法,不知浪費了多少藥性了……”

    “不過,若是說他可以不借破階丹,直接突破養息中境的話……”

    沉吟了半晌,他搖了搖頭,道:“確實有些古怪!不過他氣血枯竭是實,就算練氣境界表現的再過驚艷,也過不得筑基關隘,我直到如今,都還不明白胡秀婆婆送他來我太白宗是做什么,給嶺南胡家去信,胡家也不知這小兒來歷如此,唉,罷了罷了……”

    最終,他也只能擺了擺手,道:“大半年前,野龍嶺、逍遙窟、血煞門等七個宗派被屠戮一空,惹得楚國大亂,他們留下的領地與靈脈,皆成了無主之路,五大仙門都在爭奪,宗主為了這些事,一直沒有回山,我也無法做主,只能由著他去吧……”

    說著沉吟了一番,道:“你去給傳功殿遞個話兒,這小兒去選擇傳承之時,不必強加于他,他想修煉哪一道傳承,便給他哪一道就是了!”

    青灈道人點頭答應,躬身領命去了。

    柳真長老低嘆了一聲,暗道:“只可惜過不得生死大關,否則倒真是棵好苗子……”

    ……

    ……

    方貴如今自然不曉得圍繞自己順利突破養息中境之事在仙門引發的議論,他只是有些心疼那些沒能吃到自己肚子里的碧朱丹,一路嘀咕著回到了烏山谷,在眾弟子們面前一亮相,堂堂正正的養息中境修為立時引發了一片喧嘩,不知有多少人都激動的圍了上來。

    當夜,自然又是好酒好肉,一場大宴。

    可是如今,他已突破了養息中境,卻即將真正的離開烏山谷,進入紅葉谷去修行了,因此,這一次,也算是眾人請他的離別之宴。

    夜里,自然是一番豪飲,眾同門都喝的醉熏熏的。

    方貴以前其實不會飲酒,離開牛頭村的那一次,是他第一次喝酒,但來到了仙門之后,自個做自個的主,手上又有錢,倒是漸漸真個學會了飲酒了,而且酒量還不算差。

    喝到了深夜,眾同門才各自散去,方貴也在阿苦的床上倒頭睡了。

    第二天醒過來時,阿苦師兄已經去將方貴小樓里的東西收拾好了,待到方貴洗去了一臉迷蒙睡意,換上了紅色的紅葉谷袍子,掛好了玉佩,戴了圓帽,蹬上小牛皮靴,利利爽爽的走了出來時,烏山谷內,與他私交甚好的眾同門都已在這里等著了。

    “恭送方貴小師兄進入紅葉谷,修行大道,前途無量!”

    眾同門齊齊行禮,向著方貴作揖。

    雖然烏山谷里的弟子們,向來人情冷漠,但對方貴這種明顯前途無量的弟子,卻也人人都樂得結交,不論真情還是假意,這一番齊聚過來送別的場景,讓方貴心情大好。

    “哈哈,諸位師兄弟們客氣了,我在紅葉谷等著你們相見!”

    他也學著故事里的豪俠模樣,向眾同門抱拳,然后哈哈大笑,轉身離開。

    阿苦在旁邊替著他背了行李,他背著手走在前面,很快消失不見。

    “誰能想到啊,小小年紀,卻有這等福緣……”

    “人與人當真是比不得的啊……”

    眾同門各自散開,口中還都在議論紛紛:“只不過半年功夫,修為便突飛猛進,小竹林旁拳打梁通,十里谷內御劍如影,勇奪前十,而今又突破養息中境,平步青云……”

    “這位方貴小師兄,不是凡人吶!”

    “對了,說到了梁通,這個兇人去哪里了?”

    “不曉得,已經很久沒見他,聽人說,好像自覺仙道無望,歸凡去了!”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192150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