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九天 > 第四十三章 仙門行俠方老爺

第四十三章 仙門行俠方老爺

    好容易熬過了打基礎這一關,得傳一劍,剩下的自然便是練。

    太白九劍歌的第一劍,仗劍江湖臨風雨,雖只是一劍,但卻擁有無盡變化,比起普通的整套劍招還要繁雜,但方貴知道這一劍厲害,便舍得下功夫去學,他腦子不笨,再加上根基打的不錯,靈息也強,不過用了兩三天功夫,便已將這一劍的諸般變化都練熟了。

    到了這時候,他其實已經算是達到了這一劍的第一層境界,入身。

    這一境界其實很簡單,知道這一劍怎么使,可以依葫蘆畫瓢,便算是達到了。

    但從第二層境界開始,就十分難了。

    入心境界,便要將這一劍的每一分變化,都盡數掌握,銘刻在心,要一直修煉到,一遇兇險,便可以下意識的施展劍招來御敵,甚至是睡夢之中,也可以隨手施展,才算成功!

    到了那時候,才能以此劍御敵,否則只是花架子而已!

    不過想要修煉到這層境界,卻十分困難,方貴固然也可以一遍遍的磨煉,一直將這一劍的諸般變化都練到爛熟于心,信手可以施展出來,但這個速度卻實在太慢了。

    黑色石劍,本來便有些特殊,法力灌入的越多,此劍越是沉重,方貴用它來練劍,本來就比使鬼靈劍要困難,再加上自己練了起來,枯躁不堪,百無聊賴,進展更是緩慢。

    如此過了一段時間,他便忍不住心思浮動了起來。

    幕九歌說的話,其實還是很有道理的。

    閉門造車,最是無用!

    想要快速提升劍境修為,還是要斗,要多經歷兇險……

    只是,這可是在堂堂仙門之中,哪里有這么多經歷兇險的機會?

    幕九歌所指的斗,是指與人真刀真槍的斗,可不是像與阿苦喂招一般的玩鬧。

    不說每每性命相搏,但也得要經歷無數真正兇險壓力才行。

    最簡單的方法,當然就像阿苦師兄說的那位到處找人挑戰的師兄一樣了,只不過方貴也明白,如今自己一劍未成,還真是沒幾把刷子,冒然挑戰別人,沒準死的更慘……

    所以真說起來,這個問題還真不好解決。

    主要是大家修煉的環境不一樣,便如幕九歌所說,他當初參悟此劍時,乃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輩,甚至連修士都算不上,只是一介江湖兒郎,不知經歷了多少生死兇險,才憑著一腔少年心性,悟出了這一劍,如今的方貴沒有他那環境,又拿什么去領悟這劍中意境?

    “總得好好想想,解決這個法子啊……”

    方貴心里抱了這個念想,便背上了劍匣,四處溜噠了一圈。

    這段時間,紅葉谷的弟子都發現了詭異的一幕,那個自從入了谷,便沒有露面多少次的方姓小兒,出現在紅葉谷的時間多了一些,每遇著一個人,都會盯著對方看,眼里似乎有些詭異的神色,不過看來看去,最后卻又是一聲長嘆轉身走了,背影顯得有些失落……

    找不著人廝斗,便學不好劍……

    學不好劍,就得被張忡山收拾……

    但若是強行找茬,估計提前就被人收拾了……

    ……方貴心里苦啊!

    看著這兩天,意志日漸消沉,愁眉不展的方貴,幕九歌樂得耳根清靜,也不來教他,阿苦師兄也不敢跟方貴多說話,方貴想去紅葉谷找人麻煩的主意還是他給否決的,但自己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來,依著他的性子,還是老老實實多練幾遍最靠譜,不必急于一時,只不過方貴心急,勸又勸不得,也只能先好好伺候著這兩位爺,看他自己能不能想出主意來了。

    這一天傍晚,方貴與幕九歌、阿苦,一起吃罷了飯,飯食也簡單,就是白米飯再加上炸核桃,腌核桃,油核桃,煎核桃……菜倒是不少,吃完之后,幕九歌照例抱了酒壇子躺在藤椅上看著夕光發呆,阿苦收拾碗碟,方貴則背了劍匣,繼續想著怎么解決這個難題。

    他信步由韁,隨意走去,阿苦回頭一看,卻急忙拉住了他:“師弟,那里不能去……”

    “嗯?”

    方貴轉頭看他:“怎么啦?”

    在后山呆了大半年功夫,方貴也知道這后山有幾個禁地,西面是那群野豬的老窩,不能闖,不然會被追著咬,北面是仙門靈田,也不能擅闖,而東面也有一條小路,不知蜿蜒通向何處,方貴沒聽阿苦說起過,也不知道過去了會有什么麻煩……

    “那里是……”

    阿苦猶豫了一下,悄聲道:“反正不能去!”

    “好好好,不去了!”

    方貴隨口答應,便向后山南面小路走去,阿苦見狀,這才放心去收拾了。

    但方貴說著不去,卻是繞了一圈之后,又悄然向東面摸去,心里想著:“沒聽說東面有什么禁地啊,阿苦師兄這么神神秘秘的干什么,不去瞅上一眼,總是有些不放心啊……”

    他也不敢御劍,悄悄沿著東面小路走了半天,卻見到處荒山野徑,不見什么特別的景致,心里正犯著嘀咕,忽然發現前面有破空聲響,卻是幾個身穿黑袍的年青人從山崖之下躍了下來,他們對視一眼,使個眼色,便皆收斂了氣息,悄然向東摸去,鬼鬼崇崇作賊一般。

    “難道前面有什么寶貝,這些人是偷東西的?”

    方貴心里一驚,暗想道:“那我也得跟著去偷一點……”

    當即也收斂了氣息,悄然跟在了那群人身后,只見那幾位弟子越向前走,越是躡手躡腳,一點聲音也不敢發出,方貴心里愈發的確定了他們心懷不軌,不由得興奮了起來。

    走不多時,前方已經出現了一片矮矮的山坳,夜幕降臨,整片山坳都籠罩在了黑暗里,那幾位弟子明顯腳步輕快了起來,似乎有些激動,紛紛展動身形,撲進了山坳之中,各自伏在了黑暗里,借著山劫的黑影掩息,偷偷摸摸抬頭,向著山坳后面看去……

    “那寶藏就在山坳后面……”

    方貴心里有了數,生怕被那些人發現,故意繞了個遠,也摸到了山坳邊緣,抬頭看去。

    這一看之下,整個人頓時愣了。

    ……這特么什么鬼?

    山劫后面,不是什么寶藏,而是一座波光粼粼的碧湖。

    湖水清澈喜人,水面點綴著白蓮,環境倒是清雅,但也沒什么特殊,最關鍵的是,那湖水之中,正有嘻笑聲傳來,卻見幾個身上只披了白紗的女子,正在湖里沐浴嘻鬧,而剛才那幾個過來“盜寶”的人,如今則正一個個瞪大了眼睛看著,口水都流出了一大片……

    “這里是小碧湖……”

    方貴忽然反應了過來,他早就遠遠的看過這片湖水了。

    剛入山門的時候,阿苦師兄就跟他說過,這湖里經常有女弟子沐浴。

    合著那群鳥人是過來偷看人洗澡的啊……

    興沖沖而來的方貴也跟著看了一盞茶功夫,覺得頗為無聊,那些女弟子距離這個地方起碼有幾十丈,不修煉專門的瞳術都看不真切,而且一眼掃過去,便覺得干巴巴的沒啥看頭,比花寡婦可差遠了,這群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啊,就這也值得如此謹小慎微……

    “虧得阿苦師兄這般緊張我……”

    方貴覺得很沒意思,便想轉身離開,但忽然間看到了遠處正看的認真,眼珠子都快要掉了出來的幾個黑袍弟子,心里起了壞心,深吸了一口氣,猛然大叫起來:“抓色狼啊……”

    山坳里黑洞洞的,悄無聲息。

    方貴這一聲大喊,卻似平地起了一個霹靂……

    “我靠,是誰?”

    不等到方貴轉身逃走,忽然周圍響起了一片驚呼。

    不知多少黑影子從山坳邊緣爬了起來,數量比方貴想得多多了,他剛才摸過來的時候,都沒發現自己身邊丈余之外還有人,合著剛才這人也早就發現了他過來,只是當他是和自己同樣一個目的,因此沒有警醒,直到這時候才嚇的跳了起來,像是驚起一湖的蛤蟆。

    “哪個渾蛋在這里搗亂?”

    “打死他!”

    只聽得山坳里響起一片又又驚又怒的大喝,一時靈光縱橫,飛劍無數,中間還夾雜著暗器、石頭,像是下雨一般朝著方貴所在的區域打落,直接便將他整個人都淹沒了。

    “怎么這么多人……”

    方貴直嚇的汗毛直豎,想也不想,急將黑色石劍祭了起來。

    “啪啪啪啪……”

    仗劍江湖臨風雨這一招施展了出來,黑色石劍舞成了一團。

    黑色石劍灌入了靈息之后,沉重無比,平時方貴自己練劍,都很難將這一劍使得圓滿,但如今性命倏關之下,力量迸發,這一劍倒是施展虎虎生威,黑色劍光一下子便成了一個漩渦也似,那些遠遠飛了過來的飛劍也好,符篆也好,石頭也好,盡被這一劍掃飛了出去。

    而方貴逃得一命,則是身形如鬼,抱了腦袋就趕緊向著后山逃去……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948780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