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九天 > 第五十章 兇惡蠻橫一家人

第五十章 兇惡蠻橫一家人

    “太沒有同情心了……”

    方貴倚在了核桃樹上,無奈的看著那一串野豬吃草。

    自己表現出來的應該是非常到位才對呀,本以為能從先生幕九歌身上撈點好處出來呢,也好借機看看這位先生是不是有點家底,沒想到他全不理會,就連平時最好說話的阿苦師兄,也沒有怎么出對自己的擔心,難道他們就真不怕自己一出山便被張忡山害了?

    方貴自己倒是不怕的,他相信銅錢做下的決定。

    只不過,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這一次出去之后,會面臨什么樣的兇險!

    “那就和之前一樣,該做的準備,還是得做,盡人事,聽天命吧!”

    心里暗暗做好了準備,倒要在出發之前,多準備一些事,以防有變。之前,他每一次用銅錢做出了選擇之后也都是這么做的,銅錢可以判斷兇吉,但卻不會把一切都給他準備好,做出了選擇之后,自己也要做好應對一切的準備,只是相信結果一定會是好的罷了。

    一邊無精打彩的薅兩把草扔給面前的野豬,方貴一邊心里算計著:“各種療傷的丹藥和補氣的丹藥,還有一些用起來最簡單的符篆,都已經買了不少,這段時間劍道修行也沒有偷懶,前三劍招,除了第一劍半步入神之外,另外兩劍也修煉的不錯了……”

    “只不過,總覺得心里還沒底,應該多做點準備才是……”

    正琢磨著,腳邊傳來了哼唧唧的聲音,卻是一頭小野豬鉆到了他腳邊拱呀拱的,方貴抬腳就踢得它滾了幾個蛋兒,訓道:“滾一邊去,沒看到方貴老爺我正想正事呢嗎?”

    “嗷……”

    小野豬生氣了,朝著方貴直叫喚。

    方貴正要再踢一腳,忽聽得大地轟隆隆作響,扭頭一看,登時嚇的毛骨悚然,遠遠的林子里,那頭山一樣大的野豬王正兇神惡煞的朝著方貴沖了過來。

    方貴嚇的“嗖”的一聲爬到了樹上,緊緊抱著不撒開,大叫道:“大哥,我錯啦……”

    野豬王兇橫無比,卯足了勁兒撞在了樹上,方貴險些被晃下去,只得緊緊夾著,大叫“救命”!

    遠處的茅屋前,幕九歌睜開看了看,又接著睡了。

    阿苦師兄從茅屋里探出頭來,瞧了一眼,向方貴揮了揮手,便又縮了回去。

    “我擦那兩個渾蛋見死不救啊……”

    方貴氣的要破口大罵,眼見那頭野豬王不停的撞著樹,一副非要把樹撞斷弄死自己不可的樣子,心里也暗暗叫苦,連道了幾聲歉,野豬王卻不搭理,只好從腰囊里取出了一顆補氣丹扔了下去,叫道:“豬大哥,豬大爺,我認錯還不行嘛……我請你吃補氣丹……”

    “啪啦”

    補氣丹掉到了地上,野豬王拱樹的動作停了下來,拿鼻子聞聞,將補氣丹吞進了嘴里,嘎嘣幾聲,連瓷子帶丹都嚼碎了,吃了下去,似乎挺滿意,又抬頭看著方貴。

    “沒啦……”

    方貴拍拍腰囊,表現的很無辜。

    野豬王二話不說,立刻又開始撞樹,人腰粗的大樹被它撞的搖晃不已。

    “還有……”

    方貴心里叫屈,又拿了一顆補氣丹扔下去。

    野豬王又嘎嘣嘎嘣嚼碎了,然后繼續抬頭看著方貴。

    不光是它,旁邊幾只小野豬也都湊了過來,一起哼哼唧唧抬頭看著方貴。

    “真沒啦……”

    方貴真是冤枉急了,無語的大叫。

    野豬王二話不說,開始和周圍一群小野豬一起撞樹。

    “給給給……”

    方貴著實沒招了,誰讓自己飛劍沒背在身上呢,想遁劍逃走都做不到,只好忍著心疼,一顆一顆的補氣丹扔了下去,野豬王和一群小野豬便一顆一顆的撿著吃,連瓶子帶丹藥,嚼的嘎嘣脆,十分歡實的場面。

    “我怎么就招惹了這么不講理的一家子……”

    方貴抱著樹不敢撒手,把丹藥都快掏空了,那群野豬還是不放過他。

    一大家子就在樹下圍著,抬頭看他,眼神兇狠至極。

    心里當真叫苦,平時這群野豬很少靠近茅屋,只是在附近山林里晃悠,而他則是忙著練劍,平時打交道不多,都是阿苦師兄在喂,看起來很和諧啊,怎么輪到自己喂了,就惹這么大麻煩,難道這群野豬還欺生?

    “老大,這回我真沒啦……”

    方貴又扔了兩顆丹藥,委曲的叫道。

    這回準備著出山做任務時用的丹藥,快扔光了……

    “哼哼……”

    野豬王不滿的哼哼了兩聲,目露兇光。

    方貴只好又扔了一顆丹藥扔了下去,叫道:“真沒有啦……”

    野豬王將最后一顆丹藥拱給了旁邊一頭小野吃了,哼哼了兩聲,似乎在問周圍的那群小野豬滿不滿意,一群小野豬搖頭晃腦,抬頭看著方貴,似乎覺得實在榨不出東西了,準備放過他,但也就在這時,剛才挨了方貴一腳的小野豬忽然叫了兩聲,看向了北邊……

    登時,一群野豬像是想起了什么,同時轉頭看向了北邊。

    “我去,那廝公報私仇……”

    方貴狠狠瞪了那挨過自己一腳的小野豬一眼,心想:“頭上有條白扛,我記住你了!”

    “哼哼……”

    野豬王在下面叫了兩聲,眼神向方貴示意。

    “我不下去!”

    方貴緊緊抱著樹,用力的搖頭。

    野豬王見他不聽話,冷哼一聲,獠牙挺起,用力向樹上一撞。

    “嘩啦”一聲,那人腰粗的大樹終于不堪重負,結結實實倒了下來,把個抱著樹不肯松手的方貴摔的七犖八素,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被一群野豬給包圍了。

    “嗷嗷……”

    一群小野豬圍著方貴亂叫,示意向他北邊走。

    方貴哭的心都有了,看向茅屋,只見幕九歌和阿苦師兄還是一副裝作看不見自己的樣子,心里著實委曲,只好被這一幫野豬包圍著,像是被綁架了一樣向著北邊走去,走的慢了,后面的小野豬就跳起來撞他的屁股,走不了一柱香功夫,方貴覺得自己屁股都腫了。

    “哼哼……”

    來到了山路的盡頭,這群小野豬都開心了起來,哼哼個不停。

    “這里是……”

    方貴傻了眼,只見前方一片山坳里,靈氣充裕,藥香襲人,一片一片,居然都是極其珍貴的靈藥,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已經被攆到了仙門藥田附近來了,急忙住了腳,轉心小心翼翼的向野豬王解釋道:“大……大哥,這里是仙門禁地,不能再走了,會挨罰的……”

    “哼哼……”

    野豬王哼了兩聲,不為所動。

    旁邊的小野豬則撒起了歡,好幾只同時跳起來撞方貴的屁股。

    “別撞了,都扎好幾個眼了……”

    方貴又急又怒,但又不敢發作,小心翼翼的看著野豬王:“你們是想讓我打開靈田禁制?”

    野豬王只是冷冷的看著他,旁邊小野豬登時撒起了歡來。

    “我哪有這本事啊……”

    方貴不由得叫苦,道:“我又沒學過陣法……”

    野豬王似乎有些不滿,慢慢向后退了一步,后腿微屈,像是在蓄力。

    “等等……”

    方貴冷汗都流出來了,心想這是一言不合就要把自己撞出去趟路啊,這片靈田是仙門的寶貝,雖然地域闊大,無法每一處都安排人看守,但卻在周圍邊緣都布下了禁制,一旦碰到了禁制,那直接就被彈飛了,周圍山間的靈獸都吃過這個虧,所以才不敢來禍害。

    這群野豬把自己攆了過來,是想讓自己趟雷的?

    他心里著實無奈了起來,求爺爺告奶奶,但那野豬王就像是吃定了自己。

    “這還真是仙門一霸啊,我沒事招惹它們干嘛……”

    眼見這野豬王要向自己動手,方貴心想死也死的痛快點,急忙止住了他,慢慢轉身向靈田走去,兩條腿都止不住打顫,那仙門布下的禁制,無形無色,只有修行到了一定境界之后,用神識才能感應到,但對他來說,根本就無法發現,這一步下去,是兇是吉著實難料。

    “嗯?”

    想到了這里,方貴倒是心里一動,有了個主意。

    他將銅錢扯了下來,拿在手中搖了半晌,然后閉著眼睛向前一丟。

    銅錢彎彎繞繞,跌跌撞撞向前滾去,歪歪斜斜,七拐八繞,一路滾進了靈田之中。

    方貴忙睜開眼,將銅錢滾過的路線記了下來,然后提心吊膽,一步一步,順著銅錢滾過的地方走去,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但十分幸運的,居然一路走到了銅錢之前,沒有碰到什么問題,方貴心間大喜,急忙將銅錢撿了起來,如獲至寶,摩挲個不停。

    在這之前,他也不知道這種方法能不能行得通,只是記得小時候跟村里的頑童兒打泥丸,自己一開始水平不是特別高,很難把大壯手里的肉包子贏過來,但后來有一次,他卻發現,將銅錢裹在了泥丸里,閉著眼睛扔了出去,泥丸便會一路滾入洞里。

    不過這種方法不能常用,非得是非常心誠心靜的情況下才能偶爾成功一次。

    他那時候想天天贏大壯的肉包子,成功的概率卻不高。

    如今被野豬逼得緊,也是無奈之下試上一試,似乎還挺有用……

    在他身后,那群野豬已經眼睛都在放光了,似乎沒想到方貴真能趟出條路來。

    眼見得方貴已經安全的走進了靈田之中,野豬王哼哼了一聲,便像是下了一條命令,那群小野豬興奮的嗷嗷直叫,連成一條線順著方貴走過的路沖進了靈田里面,連拱帶啃,立時便有一片靈藥遭了殃,就連野豬王都沖了進來,逮著一片靈藥大嚼,吃的滿嘴流汁……

    “這特么就是一群土匪啊……”

    方貴看著都著實無語了,心想這么多靈藥糟蹋了,得多少錢?

    心一橫,自己也沖了上去,不停的拔了藥往自己腰囊里塞。

    心想:“被野豬糟蹋,不如被我糟蹋……”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952680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