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九天 > 第五十一章 出山伏妖

第五十一章 出山伏妖

    “一切都是命啊……”

    方貴心里苦,本打算在出山之前,多做做準備,很是花了一筆開銷去購買補氣丹和療傷解毒類的丹藥,卻沒想臨出發前一天被野豬給啃了,雖然最后到了靈田里,他一不作二不休,自己也撈了一堆靈藥塞進腰囊里,可這些靈藥既未經加工也沒煉過,甚至連這些靈藥屬于哪一類都不懂,根本就派不上用場啊,總不能自己像野豬一樣不管是啥都往嘴里塞吧?

    他倒有心再去買一批靈丹,但一來錢財已盡,時間也來不及了。

    第二天一大早,那位笑容和善客氣的葉真師兄便來到了后山,喚他一起啟程,方貴有些無奈的回頭看了一眼,只見阿苦師兄正在男里拔草,幕九歌正躺在藤椅上喝酒,一群野豬在山里樂么悠悠的拱開地皮吃草根,其樂融融,全沒人關心自己,只好長嘆著上路!

    二人御劍,徑自來到紅葉谷,符詔殿內作了報備,而后便往山外而來,到得山門之外,一大片空地之上,只見這里已座落著數艘法舟,有大有小,舟弦之上滿是符紋,十分精美華貴,周圍卻已聚攏了不少仙門弟子,在這里穿梭往來,似乎都在做出發的準備。

    葉真指著其中最大的一艘黑色法舟道:“方貴師弟看,那便是咱們呂師兄特地為了這次任務花重金雇來的法舟了,咱們呂師兄出身清河郡呂氏一族,那可是楚域境內出了名的修行世家,比嶺南胡家也不遑多讓,你第一次領符詔,便跟上了呂師兄,那是天大的福氣!”

    “是是是,對對對……”

    方貴連連點頭,心想:“真這么大本事,干嘛不直接進清溪谷?”

    來到法舟前,只見張忡山已抱了兩臂等在這里,見到方貴真的過來,他似乎松了口氣,皮笑肉不笑的跟方貴打了聲招呼,道:“呂師兄已經在舟上等著,你一來便出發了!”

    說罷了,率先登舟而去。

    方貴往地上啐了一口,便要跟著登舟。

    “小壞蛋……”

    也就在這時,忽聽得背后有人喚他,方貴轉頭看去,便見不遠處一艘白色的法舟之上,許月兒正遠遠的看著她,在她身邊,張驚、孟留魂等人都在,卻原來她們也是選在了這一日出發,許月兒看著方貴即將登上呂飛巖的法舟,臉色便有些復雜,欲言又止的模樣。

    “你好啊小酸棗,做完了任務再見,看誰的功德更多……”

    方貴興奮的向許月兒揮了揮手,樂顛顛的跑上了法舟。

    “咋又成酸棗了?”

    許月兒嘟起了嘴,一臉的不高興。

    旁邊的孟留魂勸道:“月兒師妹,人各有志,不必強留,十里谷試煉的事情,是他主動招惹了你,你本來便不欠他,后來顏師姐親去討他,這份因果便已替你還了,是他自己選擇了那幫人,那是福是禍,便是他自己背著,我們只管做好的自己的事情也就罷了!”

    “他怎么就那么笨呢……”

    許月兒也知道這是實話,怏怏的回到了舟艙之中。

    法舟轟隆,呂家雇來的法舟漸漸騰空,向著遠空駛去,兩艘法舟距離越來越遠,白色法舟里,顏師姐凝神靜氣,但最后還是通過窗戶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失望之色。

    “自己不爭氣,那誰也幫不了你了!”她淡淡說了一句。

    “……”

    “……”

    “呵呵,方貴師弟在后山一呆就是一年,可曾學了什么了不得的本事?”

    而在如今呂氏法舟里,方貴已經見到了這一次一起領符詔的所有同行之人,居中坐著的,便是身穿白袍,面無表情的呂飛巖,他修為最高,亦是這一隊的隊首。

    而在他旁邊,還有整天笑瞇瞇的葉真,一臉陰鷙一直盯著方貴的張忡山;一個身上披著鐵線藤甲,身材壯碩的絡腮胡子,聽人喚他作岳師兄;另外還有一個腰間掛著毛筆,神情頗為玩昧的年青人,名喚朱子由。

    他們五人,再加上方貴,便是這一次出去伏妖的所有人了。

    除了張忡山與方貴之外,其他幾人,都是紅葉谷的老人,最為熟悉的一伙。

    登上了法舟之后,因著方貴在,這些人似乎不便說些什么,氣氛稍顯壓抑,那葉真便笑意盈盈的向著方貴開了口,若不是方貴早見過他真面目,真會將他當作好心師兄的模樣。

    “哈哈,也沒學什么,幕先生也只是隨便教了我太白九劍歌里的三劍而已……”

    方貴笑嘻嘻的,似乎看不出這些人的心機,隨口回答。

    “才不到一年,他便傳了你三劍?”

    舟艙之中,其他人并不太了解太白九劍歌這個名字,倒是沒有什么特別的反應,但一直閉目養神的呂飛巖,卻忽然在這時候睜開了眼來,冷冷向著方貴問了一句。

    “對啊,我都不想學!”

    方貴坦然回答,擺了擺手:“他硬要教我!”

    “哼!”

    呂飛巖臉上閃過了一抹不愉之色,閉上了眼睛,便不再多言。

    舟艙里的氣氛,又覺得壓抑了下來。眾修都知道,呂飛巖師兄剛入紅葉谷時,也曾經想去后山學劍,但蹉跎兩年,卻一劍未成,最后只能選擇了其他的傳承,若不是有這兩年耽誤時間,說不定早就進入了清溪谷,從那之后,呂師兄便不怎么喜歡聽人提起后山。

    知他不悅,便也不再專門挑起這個話題,葉真取出了一道卷軸,在人前拉開,只是說些關于這一次要降伏的妖獸之事,方貴也不插嘴,只是在旁邊老老實實的聽著。

    過不多時,倒已了解,這妖獸名喚嬰啼,乃是山間異獸吞吐天地靈氣而生,被一位入深山采藥的散修無意中撞見,急忙傳信給了距離最近的太白宗,這等妖獸,天生地養,倒也不至于為禍四方,只是,它所誕生的地方,距離魔山太近,這卻十分不保險了。

    萬一它被魔山散溢的氣息所影響,便有可能化作魔獸,到了那時候,便不會再這么老老實實的呆在深山里,而是為禍四方,吞食生靈,所以太白宗才要急著將它降伏。

    聽葉真所講,這妖獸實力倒是不俗,應屬中階,不過他們倒也不必擔心,仙門平日里除了修行煉丹,便是捕捉那些深山里誕生的精靈,對這些事早就做得熟了,再加上呂飛巖等人都是本領不淺,他們既然敢六個人便出來捕捉這妖獸,想必也早就有了一應計劃。

    “將這一頭妖獸帶回了山,便有三千功德。”

    葉真給眾人講過了這妖獸的特點,便笑著拍了拍手,道:“呂師兄是咱們的隊首,所以他獨占一半功德,剩下的一千五百功德,便由咱們五人均分了,張忡山師弟,方貴師弟,咱們話說在頭里,你們兩個是新人,本來沒有資格分得三百功德,只是你們初入紅葉谷,有三百功德為限,所以我們作師兄的,才讓了你們一步,但你們二人占了便宜,也不能視作理所當然,待到降伏妖獸之時,須得多多出力才行,萬不可臨陣退縮,壞了大事!”

    方貴與張忡山聞言,都作出一副感激的樣子,連連點頭。

    張忡山心里想:“待除掉了方貴這小兒,他那三百功德,自然是要給葉師兄的……不過我也想要,不知能不能跟他打個商量,把這三百功德里分作三份,他二我一?”

    方貴心里則是在琢磨:“又有好事臨頭,這說明他們沒存好心啊……”

    法舟橫空而過,御風而行,千里之地,卻也不過大半天功夫便到了,很快法舟便已經在一片深山之前停了下來,再往里去,林深路淺,冒然進去,便會驚動了里面的妖獸,卻是需要他們步行,于是他們幾人便將法舟留在了山外,各自駕起了劍光,直往深山掠去。

    “這小鬼人稱鬼影子,御劍之法果然不差……”

    趕了一途,諸人里面,倒是都對方貴稍稍看重了些。

    他們在趕路之時,可沒有故意放緩腳步,只見方貴小小年紀,腳踏紅色鬼靈劍,全然沒有被他們甩下,而且輕輕松松綴在了他們身后,猶有余力的模樣,心里倒是暗自點頭。

    “嘩啦啦……”

    隨著他們漸入了深山,周圍雀鳴獸啼,氣氛幽暗。

    也就在他們飛臨一片老林之時,忽然林間有鳥雀被驚動,登時一群黑色的烏鴉沖了出來,那一群烏鴉,居然每一只都比普通烏鴉大了三倍,倒像是一只只黑色的羊羔,身上的羽毛漆黑發亮,鋒利的像是刀片,就連那眼珠子,也都變得褐里透紅,像是點點血腥。

    “這深山里妖氣很盛,連普通鳥雀也受到了影響,諸位師兄弟小心了!”

    葉真眼見那烏鴉一轟而上,向著他們沖了過來,便立時沉聲提醒。

    周圍諸人齊聲答應,除了呂飛巖仍是雙手負在身后,不慌不忙之外,絡腮胡子岳川已從腰后解下了雙刀,持在手中,淵渟岳峙;腰間系著毛筆的朱子由則是右手輕輕一晃,身邊便有數十道閃爍著經光的符篆飛了起來,繞著他飛個不停;葉真則是手捏法印,頭頂之上,便出現了一道玉簡,護住全身。

    就連張忡山,在這時候也手捏法印,一道劍光出現在了他身前,全神戒備。

    “弄死這群賊鳥……”

    而方貴則是虎吼一句,十分兇狠,然后不動聲色躲在了呂飛巖身后。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952846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