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九天 > 第五十七章 大爺級的

第五十七章 大爺級的

    嬰啼被背后野豬王的氣息懾住,又驚又怒,忽然口中發出了尖銳的嬰兒啼哭之聲,周圍開始有隱隱的狂風襲卷,身側的兩只肉翅,也輕輕鳴顫,鋒利的像是刀刃一般。

    但在它身后,野豬王忽然“哼”了一聲,向前踏出了一步。

    豬蹄子下面,一塊堅硬的青巖,立刻被它踩的粉碎。

    嬰啼的叫聲嘎然而止,那鋒利的翅膀也不敢動了,像是木雕般僵在那里。

    野豬王還是冷冷的盯著它,一動不動。

    嬰啼僵了半晌,身子才軟了下來,忽然悄悄移動身軀,想向旁邊溜去。

    野豬王又“哼”了一聲,再次向前踏出一步。

    整片山谷,都隱隱晃動了一下。

    嬰啼立時又不敢動了。

    野豬王還是冷冷的盯著它,眼神幽冷,像極了大佬。

    到了這一步,方貴如何還能看不出來,這嬰啼實力強大,是個大哥極的,但那后山里每天帶了一群小野豬四下里晃蕩的野豬王,卻明顯是個大爺級的啊,他也不知道這野豬王忽然出現在了這里,是不是專門為了救自己來的,但很明顯,自己那個豬沒有白喂……

    “咦咦咦……”

    嬰啼口中又響起了嬰兒哭聲,但這一次卻不是示威,而是示弱了,它慢慢轉過了身,忽然喉嚨涌動,吐了兩具尸首出來,一個是張忡山,一個是岳川,然后無辜的看著野豬王。

    野豬王“哼”了一聲。

    嬰啼無奈了,似乎有些委曲,也有些糾結,轉頭看了方貴一眼。

    這一眼把方貴嚇了一跳,叫道:“你瞪我干啥,沒看見我大爺已經來了?”

    嬰啼的目光在野豬王和方貴身上掃來掃去,心里糾結萬分,但最終,看著野豬王那強大無比,鋒利如刀的眼神,還是怯了,發出了一聲輕輕的嬰鳴,巨大的蛇頭慢慢俯了下去,趴在了方貴的腳邊,眼睛眨巴眨巴看了看方貴,慢慢閉上了,一副死蛇模樣……

    “這是干嘛?”

    方貴大著膽子,上前抽了嬰啼一個嘴巴子:“你不狂了?”

    嬰啼不動也不睜眼,像是認命了。

    而那野豬王見狀,則是冷哼一聲,看了方貴一眼,轉身向著山林里走去。

    “喂……大哥……大爺,帶著我啊……”

    方貴急忙要跟上去,卻見野豬王毫不理會自己,龐大的身軀看著慢,但實際上速度極快,身邊妖風陣陣,只一眨眼前,便已經在山林之中,再一眨眼,已不見了影子了。

    “救人咋不救到底啊……”

    方貴心里暗暗叫苦,聽得背后又有“咝咝”聲傳了過來。

    他僵著身子回過了頭去,便見嬰啼正眼神討好的看著自己,背后蛇尾搖的極是歡快!

    “好像跟之前不一樣了……”

    方貴發現了嬰啼的變化,只是心里還有點怯意,試探著伸出了手去,摸了摸嬰啼的獨角,那嬰啼本來有些不愿意,但只是微一猶豫,便認了命,反而伏下了腦袋來讓方貴摸的更順手,方貴心下頓時大喜,連摸了兩把,從地上撿了根木棍往遠處一丟,喝道:“去!”

    嬰啼眼神幽怨的看著方貴,還是游了出去,把木棍給叼了回來……

    “野豬老大真厲害,這是把妖獸給嚇成狗了啊……”

    方貴心里一時喜不自勝,這才放下了心來。

    形勢的逆轉之快,連他也沒有想到,但當時阿苦師兄一聽自己有難,便讓自己去喂豬,這倒說明是有深意的,此地距離太白山足有千里之遙,這野豬王居然能夠趕過來搭救自己,而且只是哼了兩聲,便將這狂暴無比的嬰啼懾住了,可見的確是位大佬……

    “回山之后倒是得好好巴結巴結……”

    方貴心里想著,忽然又是一怔,想到了一個問題:“我還能回山么?”

    剛才形勢危急,一時沒來得及好好思量,如今細想一番,自己招惹的禍事當真不小,雖然當時張忡山想害自己在先,但也畢竟是自己把他打落妖穴,喂了眼前這嬰啼。

    他入了仙門之后,雖然門規背的不怎么勤快,卻也知道,同門之間爭斗打架,還算是小事,哪怕是打傷了,只要不出什么大事,仙門也往往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倘若出了人命,這便是大麻煩,依著門規里面的戒律,傷人命者,可是要雷刑臺上去挨一下子的。

    若是無人看見,倒也罷了,如今呂飛巖等人卻都已經逃了,這事定然瞞不住。

    “不行,人命官司纏身,我還是趕緊收拾細軟跑路……”

    方貴想到了這里,便下定了決心來,仙門是回不去了,好在自己有乾坤袋,平時值錢的東西都帶在了身上,倒是有些盤纏,當即又跑到了張忡山和岳川、朱子由等幾人的尸首旁邊,將他們身上的腰囊都摸了來,一并打作包袱,跳上了飛劍,向著仙門相反方向掠去。

    沒掠出多遠,便見到一顆巨大的蛇腦袋跟了上來,與自己平行,好奇的看著自己。

    “這貨老是跟著我干什么?”

    方貴心里有些急躁,順手從旁邊樹上摘了根樹杈,向后一丟:“去!”

    嬰啼:“……”

    方貴繼續向前飛,不多時嬰啼又叼著樹杈追上來了。

    方貴:“……”

    他算是發現了,這嬰啼居然真個認準了自己,也不知是不是野豬王老大太兇了,把這條小蛇嚇懵了膽,反正這會它是把自己當作了主人,走哪跟哪,甩都甩不脫……

    “這怪物的速度倒是比我快,騎了它逃命逃的更遠,不過惟一的問題就是,也不知道野豬王老大的威風能嚇唬它多久,萬一啥時候緩過神來了,又要吃我,可就麻煩了……”

    不過事到如今,方貴也來不及多想,干脆便收了飛劍,盤坐在了嬰啼腦袋之上,雙手抱著它的獨角,向前一指,叫道:“走吧!”

    這嬰啼見狀,倒是喜不自勝,背后蛇尾搖擺的“唰唰”作響,身側兩道肉翅一抖,周圍狂風刮起,游起在了半空之中,向著方貴指的方向掠去。

    一路之上,方貴倒是愈發覺得好玩了起來,這嬰啼兇的時候挺兇,但乖的時候又確實挺乖,自己坐在了它腦袋上,獨角向左邊一扳,它就往左邊飛,往右邊一扳,它就往右邊飛,向上一提,它就向上空游,向下一按,就往地面沉,往后一扳,速度就放慢了。

    比駕御飛劍還有意思!

    而且方貴騎著嬰啼逃了大半天,見它非常乖巧,沒有造反的心思,倒也放下了心來,一心顧著逃掉這人命官司的他,便讓嬰啼提起了最快的速度,直向西方逃去,中途又想著,沒準事后仙門會派人來捉自己,不能讓他們摸清楚,便又忽左忽右,調轉了幾個方向。

    逃得一日夜功夫之后,已經來到了一片深山之中,連方貴自己都不知道到了哪了,算算距離,距離仙門已非常遙遠,座下這只妖獸,也已經累的唁子都搭到了嘴巴外面了。

    到了這時候,方貴才落了下來,在湖里摸了只肥蛤蟆烤著吃。

    熊熊的火焰烘烤著被空中寒風吹涼了的前胸,方貴心里唉聲嘆氣,認真的想:“牛頭村的窮酸們,把我一丟,不知跑哪逍遙快活去了,好容易在仙門里找了個落腳的地,又惹了人命官司,這天大地大的,可往哪里去啊……”

    旁邊的嬰啼好奇的打量著他,也不知他一臉嚴肅的在想著什么。

    “吼……”

    正在方貴苦心琢磨之時,忽然遠處隱隱傳來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嘶吼之聲,極為可怖,方貴嚇了一跳,急忙站起了身來,旁邊的嬰啼也“唰”的一聲昂起上半身,警惕至極。

    一人一蛇對視了一眼,齊齊掠到了旁邊的山頭之上,向下看去,卻見山峰西側四五里外,乃是一座城鎮,如今夜幕將臨,城中卻是一片野火,不然多少房屋在燃燒之中,半空中似有淡淡的黑氣籠罩了過來,里面可見妖獸縱橫撲掠,而在黑氣之前,竟有數道劍光抵抵。

    “顏師姐,魔妖來的太快,我們抵擋不住了……”

    “我來擋住這些魔妖,你們快找機會離開……”

    “……”

    “……”

    遠遠的,有數聲厲叱被風聲吹了過來,只聽得方貴心里一驚。

    “怎么偏在這里遇到了她們?”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958111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