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九天 > 第六十三章 是真是假

第六十三章 是真是假

    如今赵太合与方贵两个人在仙门之中声名雀起,受尽称赞,颜之清也因拼死护佑同门,颇得赞誉,但与他们相反的,则是这吕飞岩了。本来吕飞岩也在仙门之中也颇有名气,只是在这一次任务之中,人人皆知他因着发现要降伏的妖兽化作了高阶,立时气馁,苍皇逃窜,还将方贵独自一人扔在了那里,若是方贵死了,那么他的颜面,倒也勉强保得住。

    可最后的结果,却是方贵凭借一人之力,降伏了那高阶妖兽,后来甚至又借着这高阶妖兽之力,又去搭救了颜师姐等人,大露脸面,与之一衬,便让吕飞岩颜面扫地了。

    如今正是方贵大出风头之时,他怎么好意思出来?

    倒是方贵抱了双臂站在那里,一脸老神在在的模样。

    灰袍执事看了吕飞岩一眼,慢慢道:“你有何话说?”

    吕飞岩面无表情,大步走出了人群,目光在方贵脸上扫过,然后向那执事行了一礼,道:“方贵师弟出息了,连立两道大功,人人称赞,我也本有成人之美意,但却无法容忍挚交好友冤死,禀长老,诸位同门,我如今要状告方贵,在降伏婴啼妖兽之时,他突起歹意,将同门张忡山打入妖兽穴中,已犯下了谋害同门之罪,我与叶真师弟,皆可见证……”

    “什么?”

    周围众人尚是第一次听到这件事,人人都吃了一惊。

    太白宗内,向来竞争激烈,诸同门间,明争暗斗极多,但就算将人打伤都可,惟独人命金贵,一旦出了人命,便是大事,尤其是吕飞岩状告方贵谋害张忡山,更是罪过严重!

    一片纷乱议论之中,吕飞岩深吸了一口气,忽然又撩起了自己的白袍,只见身上缠了白布,正有鲜血渗出,他沉声喝道:“不仅如此,当时婴啼妖兽被惊动,扑出来食人,连伤岳川与朱子由两位师弟,我为保同门,不惜性命相搏,重创妖兽之余,也身受重伤……”

    “而那方贵小人,直到此时,还要暗算于我,无奈之下,我只好与同样身受重伤的叶真师弟离开,本想着方贵也命丧婴啼之口,又急着疗伤,所以一直没有说出此事,倒是没想到,他却捡了一个便宜,将已经被我们打伤的妖兽婴啼降伏了,冒领功劳……”

    周围众同门听着,已是一片鸦雀无声,难以置信。

    而方贵在这时候,也已目瞪口呆,心想:“乖乖,难怪这厮回到了仙门之后,一直没有声张,原来他是在编这个么弥天大谎,不但要告我一状,还想窃取我的功德啊……”

    之前他便一直在想吕飞岩会如今借着张忡山之死来为难自己,只是这厮耐得住性子,居然一直绝口不提,一昧忍受同门嘲笑,倒万万没想到,他是在布这么一个局……

    事实也着实如此,吕飞岩面上义愤难当,心里却在暗想:“当时以为这小子也已命丧婴啼之口,便不必再多生事端,只说他与张忡山一起被婴啼吞了,但却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有这等本事,独自一人降伏了婴啼妖兽,还搭救了颜之清一行人,连名带利都得了个十足十,我反而成了同门口中的笑柄,既然如此,那我便必须站出来了,不做都不行……”

    倘若他在这时候不站出来,那么他只会是那个一遇到危险便弃了同门逃走的胆小鬼,受尽人的耻笑,甚至仙门都会因为他这个污点,不再培养他,让他前途尽毁!

    反而是站了出来之后,还有机会扭转局势,让自己名利双收!

    为了这个目的,他连自己一身的伤都利用上了。

    早在他从婴啼妖穴逃了出来时,他便已想好了对策,倘若自己一身无伤的回山,仙门长老必定训斥自己遇着危险便逃,不顾同门性命,他虽然不敢与婴啼拼命,但对自己下手却倒舍得,与叶真两个人咬紧了牙关,都在身上添了不轻的伤,这才回了仙门。

    到了如今,这身伤势倒是用上了。

    ……

    ……

    “此事是真是假?”

    “着实太过离奇了,方贵师弟才多大,怎么可能有这等机心?”

    “对啊,就算他真这么做了,又怎么可能没事人一样回山,不怕被拆穿吗?”

    “不过,话说回来,方贵师弟小小年纪,便可以降伏婴啼妖兽,也确实透着蹊跷,难道真如吕飞岩师兄所言,他是趁着婴啼与吕师兄两败俱伤之际,捡了一个大便宜?”

    “……”

    “……”

    周围声声议论里,那位灰袍执事也紧皱了眉头,向吕飞岩喝道:“此事干系重大,你可有凭证?倘若你所言是假,仙门可不会饶你!”

    吕飞岩迎着周围无数的目光,朗声道:“我与叶师弟还活着,便是明证!”

    说着,转头向方贵看了过去,面上一片悲愤之色,喝道:“方贵师弟,你与张忡山师弟有旧怨,人人知晓,在我劝解之下,他也已经有了与你化解这恩怨的念头,我们会刻意的带上了你去降伏婴啼,便是示好之意,但谁能想到,你会与他再起争执,甚至一不做二不休,趁他不备,将他打入妖穴之中,命丧婴啼之口?”

    “诸位师长,同门……”

    他忽然转过了身来,伸手向天,喝道:“此事是我与叶真师弟亲眼所见,若有半句虚言,飞岩愿受天打五雷轰之苦,教我形神俱灭,不得好死……”

    这一番话说得,当真言辞俱厉,毫不心虚,周围众同门见了,已是信了大半。

    那位灰袍执事皱起了眉头,转头看了方贵一眼,只见方贵正呆呆出神,既不反驳,也不承认,反倒不知在想些什么,他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心想这些事都该交由仙门戒律堂去处理才是,但吕飞岩既然在自己面前说出来了,便也不得不问:“叶真而今在何处?”

    “我在这里……”

    忽然远远响起一个声音,只见远处半空里,飘来了一朵云气,在那云上,立着数人,一个正是叶真,在他旁边却还有数人,一个是位身材高大,黑面熊腰的男子,身后带了四位戒律堂弟子,腰间系着捆仙绳,有人识得那黑面男子,正是太白宗戒律堂熊长老。

    “吕师兄,我已将前后事情,源源本本的告诉了熊长老了,我们今必定要为张忡山师弟讨还一个公道……”叶真从云上跃下,看着吕飞岩说道,眉宇之间,颇有悲愤之意。

    周围众弟子,眼见得戒律堂熊长老直接来了,皆是微微一惊。

    惊动了一堂长老,可见此事之重。

    倒是方贵,见到了戒律堂熊长老过来,心里也没什么害怕的意思,只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心里暗想:“敢直接闹到戒律堂去,难道他们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倚仗?”

    “肃静!”

    熊长老到得功德殿前,虎目一扫,周围顿时鸦雀无声,他目光慢慢转到了方贵脸上,声音一沉,喝道:“红叶谷弟子方贵,今有吕飞岩、叶真前来禀报,说你在外出伏妖之时,因小怨而失大义,谋害同门张忡山,你可认罪?”

    周围顿时有不少目光,唰唰唰的向方贵看了过来。

    就连旁边的颜师姐与许月儿等人,也都有些担忧的看向了方贵。

    也是直到这时,方贵才慢慢的抬起了头来。

    对于吕飞岩会揭露张忡山是被自己杀死之事,他早有准备,所料不及的,只是吕飞岩居然不仅说出了这件事,还更进一步,想要夺走自己的功德罢了。

    之前一见吕飞岩这般说了,他心里便在急急的想:“这厮想要害我,那他会用什么招?”

    “要论害人,我也是行家呀……”

    “换作是我的话,一定会好好编排一下,让对方辩无可辩,一棍打死……”

    “他的话里有真有假,假的是他想要的,真的才是能拿捏我的,他想要抢我的功德,倒是要从我真正干过的事上着手,只有这样,才能借着真的,把假的一锤定音……”

    “所以他谎话编了无数,但只是围绕着我杀张忡山一事!”

    “无论如何,他都会证明张忡山是我杀了的,这一点属实,其他的就随便他说了!”

    “……”

    “……”

    而在这时,吕飞岩与叶真两人悄悄对视了一眼,也都抿紧了嘴巴。

    在今天将事情闹开之前,他们便已经准备了好几天,早就商议妥当,为张忡山报仇,他们是没什么兴趣的,拿到降伏婴啼妖兽的功德,扭转吕飞岩的声誉,才是重中之重,所以他们便提前想好了,以张忡山之死作个引子,编排出了这一系列的故事。

    只要这小鬼胆敢否认张忡山是他杀的,那么其他的,便都好办了。

    他们只需要拿出证据,证明了张忡山是方贵所杀,其他的话便由着自己编了。

    如今,眼见得熊长老亲自向方贵发问,他们心神也绷紧了起来。

    周围一片安静,不知多少目光看着方贵。

    也就在这时候,方贵慢慢的抬起了头,道:“没错,张忡山是我杀的!”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96178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