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九天 > 第六十八章 一柄朽剑

第六十八章 一柄朽剑

    “太不公平了……”

    太白宗后山,方贵躺在了最舒服的一棵歪脖子树下,旁边一张荷叶上面,摆着一堆酸枣还有一只肥鸡,他“噗”的一声将一颗酸枣核吐出了数丈远,然后向旁边割着猪草的阿苦师兄道:“你说仙门是不是对我太不公平了,明明这件事就是吕飞岩陷害我,结果还要扣我两千功德,罚我在后山面壁一年,这世上还有公道吗?还有天理吗?还有戒律吗?”

    阿苦师兄无奈的将一把草放进了筐里,道:“方贵师弟,这个结果已经很好啦,毕竟张忡山是死在你手里的,虽然叶真已经供认张忡山确实有谋害你的念头在先,但人命关天,仙门也得作个样子出来,只是扣你两千功德,已经是仙门手下留情的处罚手段啦!”

    方贵又扔了一颗酸枣进嘴里,道:“还有面壁一年呢!”

    阿苦师兄道:“谁都知道,意思意思罢了!”

    “仙门真无聊……”

    “别这么说,仙门也是要面子的啊!”

    “哼哼……”

    方贵琢磨了下,忽然道:“后来那吕飞岩和叶真惩罚结果如何?”

    阿苦师兄道:“叶真知情不报,挨了几鞭子,削去三千功德,而吕飞岩则是被他师尊青临真人保下了,罪过大都由叶真顶下,吕飞岩倒是无大事,只是这一次的功德,半分没有得着,据说如今已经被青临真人好好教训过,现如今正在思过崖面壁,好好接受教训,那思过崖面壁,可和你这个面壁不同,苦寒之地,又没有半分灵气,那当真是要受罪的!”

    “呵呵,分明就是他要害我,倒是只面壁几天就算了,仙门还真是公道!”

    方贵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阿苦师兄叹了一声,道:“吕飞岩毕竟也非常人,出身离城吕氏一族,又是青临真人爱徒,将来有希望进入青溪谷的,仙门当然也要给他师尊几分薄面,唉,方贵师弟,这次的事情其实已经很侥幸啦……”说着向茅屋瞥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道:“之前我一直在担心,倒没想到,熊长老居然真的没有来找幕先生确认一下那句话,倒让我松了口气……”

    “这说明幕老九的名声比想象中更大啊……”

    听到了这话,方贵也是眼睛一亮,显得有些兴奋。

    自从进了后山,他便发现了幕九歌与仙门寻常仙人不同,虽然看他平日里无所事事,终日发呆,但无论是他那以“太白”二字命名的剑道,还是他当初说起曾经在仙门设下护山大阵时可以调动灵脉的事情,都说明了他身份极高,地位极高,所以这次他背着人命官司回山之后,左思右想,才给阿苦师兄寄了封信,让他在关键时候用这个主意来救自己……

    不是没有担心,毕竟幕九歌在仙门里也是出了名的,虽然很少有人明面上说,但私底下称呼他为废人的可不少,但想来一点脸面还是该有的,却没想到,他这个废人的脸面比想象中还要大,光是看当时熊长老听到了他名字之后那脸色的变化,便可以明白了!

    这倒是条好大腿,可惜这腿有点懒!

    心间感慨之余,又忍不住叹道:“这先生还是靠不住,仙门的水又这么深,这么浑,这一次我也与吕飞岩结了死仇,甚至连那个熊长老都看我不太顺眼,以后可倚仗谁哟……”

    “在仙门里,能够倚仗的,只有自己的本事!”

    阿苦师兄在说出了这句话时,脸色却是少有的认真。

    方贵点了点头,正要再说,忽见远处哼哼了两声,然后就见野猪王领着一溜儿小野猪慢悠悠的过来了,方贵立刻跳了起来,拿着阿苦师兄筐里的嫩草,一脸谄媚的迎了上去,一边和蔼可亲的喂着那群小野猪,一边狗腿的给野猪王挠着肚皮,转头向阿苦师兄劝道:“我们其实多少还是有大腿可以抱的……”

    以前他在仙门里,只知道野猪王是仙门一霸,但在婴啼妖谷被野猪王搭救过之后,才明白这还真是位大爷级的,据阿苦师兄说,野猪王本事有多大,他也不清楚,只知道是跟着曾经在外游历的幕九歌回到了太白宗的,名义上,它只是一头放养在了山间的灵兽,实际上,在仙门记载的珍兽谱上,它的地位还要高于普通的长老呢……

    据说有一次,宗主来后山时,见到了野猪王,还拱手唤了一声“道友”!

    野猪王都没搭理他!

    ……

    ……

    “你这戒律堂长老还想不想干了?”

    而在方贵正殷勤的抱着野猪王的大腿时,幕九歌正躺在了远处茅屋前的藤椅上,怀里抱着一瓶酒,嘴角不知何时,倒是露出了一抹笑意,喃喃自语:“这句话说的未免太没有气势,倘若真是奉了我的命去,便该直接拿剑指着鼻子问问熊平:你还想不想活了?”

    这一缕念头倒是让他难得的起了点愉悦心思,仿佛想起了自己当初仗剑九宵,杀伐果断的日子,但一缕愉悦很快便归于平淡,他看着远天的霞光,整个人又陷入了沉默里。

    一颗心仿佛无止境的沉入黑暗,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幕九歌很平静,因为他已经习惯了!

    ……

    ……

    这一次符诏历练之事,总算尘埃落定,方贵在仙门之中,也算是一战成名,虽然因着张忡山之死,他被仙门削去了两千功德,但依然稳稳的坐在了仙门最强新人的位子上,而且他小小年纪,便反杀张忡山,独自降伏婴啼妖兽,也被人传得愈来愈神!

    而就连方贵自己都不知道的是,他引发的风波,还远不止此!

    “后山那位,当真已经将剑道真谛,传给了那姓方的小儿?”

    如今的太白宗某一座偏殿之内,便正有人神情凝重,低声商议:“当初我们派去了多少人,花了多少心血,又拼上了多少仙苗的前途,只想学得他的剑道,奈何那人宁愿让自己的剑道随着自己一同朽去,也不愿传下真法,为何反而会对这毛头小子另眼相看?”

    另有人道:“那小儿与张忡山一战的影玉我看过了,虽然他的确将太白九剑歌修炼的不错,但还未得真谛,只是凭着灵息强横,才生生拖垮了张忡山,倒是颜之清一行人遇难之时,这小儿一剑斩杀数十魔妖,甚至中阶魔妖都命丧他的剑下,可见他多半已得了真传……”

    “太白九剑重现于世,居然落在了这么一个没根脚的人手里……”

    “呵呵,你们只担心太白九剑传承旁落么,我担心的却是……”

    “……此剑重现,又会掀起多少腥风血雨啊!”

    “仙门将这小儿藏在后山,其实也是为了保护他吧……”

    “当初那柄剑,杀的人太多了……”

    “……”

    “……”

    囚在后山,面壁一年,对方贵来说倒不算什么。

    不让出去就不出去呗,正好留在了后山修行练剑,两不耽误。

    这一次外出历练,他借了太白九剑歌击败张忡山,又救下了颜师姐一行人,可谓一朝成名,不过想想自己平时练剑下的苦功夫,还有冒的生死危险,却又觉得理所当然,惟有在第一剑上的领悟到的入神之法,让他对这剑道的玄妙,生出了一些别样的滋味!

    他自己都能感觉到,在领悟入神之境前,与领悟入神之境后,自己的剑招法门、灵息法力,并无任何变化,偏偏以此施剑,却能够发挥出截然不同的威力来,十分玄妙!

    有了第一剑,他自然也就不惜苦功,要参研其他几剑。

    只可惜,就算那后面的两剑,他都已经修炼到了入心之境,但入神之境,却遥遥无期。

    对太白九剑来说,这入神之境,本就是要看机缘和悟性的!

    当然剑道跟上了,修为也不能落下,如今被仙门囚在后山,恰好专心修行。

    “方贵师弟,对你提升修为的事情,我做了几个安排……”

    阿苦师兄很认真的给方贵列了一大张单子,上面写着他总结出来的各种计划:“这次你功德赚得大了,正好可以利用这些功德换取仙门资源,好好提升一下修为,这是我给你列的三个计划,其一是换取一套上等聚灵阵,再买三十二颗高阶补气丹,计需功德三千,我估摸着,一年时间,这怎么也能让你将修为提升到练气五层了……”

    “第二个计划是上等聚灵阵,再加十六颗高阶补气丹,配合七十二颗小还丹服用,这样服用丹药的频率会更高些,但对修为的提升更佳,只是需要四千左右功德……”

    “第三是向仙门换取锁灵炼息阵,配合八阳还神丹,不过这个更贵……”

    “……”

    “……”

    如今幕九歌在屋里睡觉,方贵便坐在了他平时坐着的藤椅上,跷着二郎腿,手里捧着壶茶,听着阿苦师兄絮絮叨叨说了半晌,慢悠悠的道:“小苦啊,如今跟之前不一样了,我可是功德最高的最强新人,哪里还需要这么精打细算呢,别小家子气,咱要最好的!”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96704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