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九天 > 第八十九章 棋宫弟子

第八十九章 棋宫弟子

    魔山本就凶险重重,而今邪气泄露,魔妖猖獗,更是成了一方灾难之地,众仙门弟子,无不急着离开,躲避凶险,但方贵与赵太合,却是两个胆大的,一个不肯两手空空离开魔山,一个被赵太合口中的百万功德所吸引,居然就这么仗剑向着魔山深处赶了过来。

    他们两人,很早之前便已经被仙门弟子拿来比较,十里谷问道时,赵太合为魁首,方贵则是前十末席,还是混来的,当然是赵太合胜了一筹,但领了符诏出山之时,赵太合虽也建下了奇功,却硬生生被方贵压了一头,如今隐然便是第三次交锋,心里都起了较劲之意。

    两道剑光急遁向前,势如闪电,穿林遁谷,遇着了凶险,便是一剑斩去。

    “唰!”

    迎面撞来了一头凶恶的魔熊,搬起一块小山也似的巨石向着他们砸了过来,赵太合一眼瞥见,眼神微冷,直接仗刀冲了上去,速度之快,势若奔雷,魔熊还未将巨石砸出,他便已经到了,紫光一闪之间,已经将那巨石连带着魔熊都斩成了两半,爆起漫天血雾。

    “一般般啊……”

    望着他这威风,方贵摇了摇头,一脸失望。

    “嗡……”

    到得一片狭谷,却见里面升腾起了漫山遍野的毒蜂,密密麻麻,皆有拳头大小,比起当初十里谷试炼时遇到的毒蜂凶猛了何止百倍,方贵一见便冲了上去,身边一只巨大火鸟飞起,旋转在身周扫落毒蜂,自己背着手踏着剑就从狭谷里横穿了过去,感觉特别的潇洒。

    “哼,显摆!”

    狭谷上空的赵太合见了,撇了撇嘴,满面不屑。

    你一刀,我一剑,这凶险重重的魔山,倒成了两个人暗暗较劲的擂台。

    拼到了最后,方贵倒也发现,这赵太合着实不弱,刀法精湛,人又悍勇,而且一身道法也与他平时见过的其他红叶谷弟子不同,居然十分高明,比自己也差不到哪去。

    而且他看得出,赵太合似乎还留了手,有某些力量没有使出来。

    武法神通较量,难以压倒对方,便在其他方面起了心思。

    “小赵啊,你这速度太慢,找到邪气缺口时,魔山异宝早被人抢啦……”

    方贵摇头叹息着,飞剑速度越来越快。

    鬼灵剑本就长于速度,在他源源不绝的灵息之下,倒像是化成了一道红光,自周围弥漫的黑雾之中闪过,赵太合很快便被落在了后面,纵是他咬着一口牙追赶,但他脚下的飞剑,却只是平时用来赶路之用,却还当真不如方贵耍的这么溜,很快被落的没影了。

    “哈哈,这厮该服了吧?”

    方贵得意非常,继续向前飞去,忽然想到了什么,又苦着脸转了回来。

    “你速度倒快,可是刚才走错方向了……”

    赵太合正在被甩开的地方,手持一面沙盘,根据着空中的魔气流转方位推衍着什么,见到了方贵回来,便冷哼了一声,收起了沙盘,随手指了一个方向,率先御剑飞去。

    方贵十分的无语:偏忘了这茬,自己可推衍不出那缺口所在……

    如此走走停停,方贵渐渐觉得心里不痛快。

    赵太合时时根据周围的地势与魔气走向,调整着他们的方向,这倒也罢了,关键上这一路上,他渐渐显露了其他各种本领,何时该停,何时该走,何种灵药可取,何处适合休息,他都十分明白,到了这里,倒像是回了家一般,方贵只能像个跟班也似的顺着。

    方贵倒不是那种容易服输的人,可关键是赵太合懂得东西着实多了些,这一路上,已经分别见他显露出了丹、器、阵、符等各种本领,却都有着不浅的造诣,实在比不过他。

    “方贵师弟,这魔山愈是往里,愈是凶险,你可得跟紧了我,听话!”

    赵太合说出这话时表情很平静,但脸色明显比刚才好看多了。

    “呵,这厮尾巴翘上天了……”

    方贵心里想着,只是不愿服输,忽然间意识到了一事,心里顿时觉得古怪:“这赵太合和我一样,也是从乌山谷升到了红叶谷的,这才修行几年,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本领?而且红叶谷弟子,之前都没有进入过魔山,一应所见,都是从仙门典藉之中得来,就算他能背下整部典藉,也不该对魔山如此熟悉才对啊……尤其是他通过魔风辨别方向的本领……”

    方贵记得很清楚,仙门给他们的典藉之上,可没有记载这种方法。

    这应该是一种非常高明的本事,却出现在了赵太合这样和自己一样的仙门新人身上。

    “正常人怎么可能比得上我?”

    方贵心里渐渐凝重了起来,狐疑的看向了前方:“难道赵太合另有身份?”

    打小听着朱瞎子讲的故事长大,方贵对修行界的各种龌龊事也知道的不少,顺着这个思路想了下去,又联想到了赵太合之前的惊人表现,渐渐有了想法:“难道他是奸细?”

    有了这个心思,愈看愈像,这赵太合本身也有着太多蹊跷之处。

    方贵顿时起了侠义心肠:“他欺我年幼看不出来,我却得抓着他的破绽,为仙门除害!”

    一边想着,一边上前赶了几步,与赵太合并肩而行,琢磨了一会,开口道:“老赵啊,看不出来你懂得还挺多的,不比方老爷我差多少,当然了,除了十里谷问道那次之外,你每一次都输在了我手里,尤其是上一次,你明明识破妖人计谋,立下了泼天大功呢……”

    “呵……”

    赵太合以为他是比不过自己了,故意拿之前的话来落自己的脸面,心里有些不屑,冷笑了一声,道:“那次只不过撞巧识破了几个妖人的计谋,本来也不算是什么大功,我们仙门弟子立世,凭的是真本事,斩妖除魔,这才是真本事,凭运气撞上的,不算什么!”

    方贵当作听不见他话里的嘲讽之意,好奇道:“你撞破的是什么计谋?”

    赵太合淡淡瞥了他一眼,道:“小事而已,当时我率人追杀那些魔道妖人,本以为只是一批贩卖魔山神金的散修,结果发现,他们原来是棋宫的妖人,假借贩卖神金,实际上是潜入魔山,设计大阵引出魔山邪气,祸乱一方,于是便破了他们的阵,将他们杀了个精光!”

    “棋宫?”

    方贵倒是听得一怔,对这个名字十分陌生。

    赵太合沉默了一会,道:“你入仙门时间还短,却是不知,棋宫便是这世间最大的妖人,咱们仙道弟子,皆以封印魔山,护佑人间为责,偏偏棋宫逆天而行,每到一处,都试图解开魔山封印,释放妖魔祸乱人间,修行界里有个传言,三子乱天下,便是因为棋宫弟子,皆随身携带三颗棋子,每到一个地方,便以三子为棋,惹出无尽的麻烦事来……”

    方贵听得,赞叹不已:“这样的人你都拿得下,厉害啊……”

    赵太合听了这话,倒是微微沉默,像是起了警惕,过了一会,才道:“我拿下的其实也不是真正的棋宫弟子,只是一帮受棋宫支配的爪牙而已,真正的棋宫弟子有没有出现在楚国,谁也不知道,也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但如今的事,倒确实因他们而起……”

    “呵,我瞧你就像棋宫的弟子……”

    方贵心里暗暗想着,越看赵太合越觉得形迹可疑。

    他展露出来的本事,说出来的话,无一像是寻常仙门弟子所能懂得。

    “我倒要小心一些,他若在这魔山深处起了歹意,定然会暗算我……”

    方贵心里打着主意,倒也不怕,昂首抬头向前飞去。

    如今他们一路前行,中间又数度调整方向,也已渐渐深入了魔山,虽然距离那一道高耸入云的魔山主峰还有些距离,但也已经是普通仙门弟子想也不敢想的深处了,周围诸般凶险愈发的增多,也愈发的诡异,沿途所见的魔妖,基本上都是高阶,山鬼也多了不少。

    不过好在,他们还算幸运,没有碰到比高阶魔妖更强的存在。

    “噤声……”

    走在了前面的赵太合,忽然回身给方贵打了个手势,方贵立时领悟,也放轻了声音,知道已经快到那缺口处了,也不敢再踏飞剑,只是猫着腰,慢慢摸进了一片怪林之中,周围邪气愈发浓郁,黑雾弥漫的天地之间,却生满了各种颜色鲜艳的奇花异草,十分诡异。

    怪风自林间穿过,仿佛鬼哭神号。

    “嚓嚓……”

    怪林深处,忽然数道身影冲出,杀气腾腾,直向他们袭来。

    方贵与赵太合早有准备,互使一个眼神,分左右向着对方迎了上去,痛下杀手。

    “不对……”

    眼见得双方即将交锋时,忽然同时认出了对方的脸,同时大喝,急收攻袭!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98832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