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九天 > 第九十九章 定海神針

第九十九章 定海神針

    “第一戰既是平手,卻不知這第二戰太白宗由誰來出手呢?”

    第一戰由太白宗主之子戰平了缺月門項鬼王,這個結果倒是讓人覺得有些意外,一時出現了片刻的沉默,過得半晌之后,還是那位形容妖艷的玲瓏宗主笑吟吟的開口,打破了場間沉寂,她的目光慢慢的從方貴、蕭龍雀、阿苦三個人臉上掃了過去,最后目光卻在方貴臉上留了一會,眼波盈盈,面露淺笑,倒像是會說話兒一般,看得方貴心里有點發癢。

    于是方貴也抬起了頭,沖著她笑了笑,極為憨厚樸實。

    心里想著:“這娘們都快趕得上花寡婦了……”

    那玲瓏宗主則是心里暗想:“這小子老實,長的還挺乖的……”

    “你是紅葉谷弟子?”

    而在這時候,聽得了玲瓏宗主的催促,太白宗主的目光也已經在方貴等人身上掃了一遍,見方貴正在沖著玲瓏宗主傻笑,心里頓時覺得有些無奈,便將目光落在了蕭龍雀的身上,得到了蕭龍雀回答之后,他微一沉吟,道:“那你去選一個對手吧,最好穩重些!”

    蕭龍雀得了宗主之命,如何敢違抗,急忙站了出來。

    目光一掃,便已落在了那位玲瓏宗女子的身上,道:“你出來吧!”

    方貴一看,心里有些著急:“這娘們搶了我的對手……”

    那玲瓏宗的真傳,看模樣只是一個嬌滴滴的小女孩,至多不過十五六歲,穿著紅袍,嬌媚可愛,在四位玲瓏宗弟子里面,年齡最小,修為也最低,但在玲瓏宗擇人出戰之時,卻沒有任何人搶她的風頭,她被蕭龍雀點了名,便一蹦一跳的來到了場間,面上并不懼色,笑嘻嘻的向蕭龍雀施了一禮,道:“這位小哥哥,我年齡小,修為低,你可不要……”

    蕭龍雀啐了一口,粗聲粗氣的道:“誰是你小哥哥?”

    那小女孩云女霄呆了一呆:“你是女的?”

    蕭龍雀大怒,喝道:“吃我一槍!”

    手里鐵槍宛若毒龍出洞,呼得一聲橫過了虛空,狠狠向著云女霄當胸擊落。

    “呸,媚眼拋給了瞎子看!”

    云女霄恨聲罵了一句,忽然小嘴微張,口吐一道粉紅色霧氣。

    那霧氣出口,立時彌漫在了周圍,使得周圍景色,都似乎變得有些失真了起來,像是隔了一層水面去看,似真似假,蕭龍雀那一槍已是勢大力沉,但在刺到了云女霄身前時,卻頓時擊了一個空,分明沒有看到云女霄動彈,但她的真身,卻不知已經去了哪里……

    “嗯?”

    蕭龍雀也是吃了一驚,回槍護在了身前。

    也就在此時,她腦后忽然響起了“嘻”的一笑,蕭龍雀急轉過身來時,卻見身后空空如也,但腦后卻有銳風來襲,居然是那玲瓏宗的真傳不知何時從她腦后襲了過來。

    蕭龍雀反應也算極快,猛得向前踏出了一步,回槍便掃。

    但這一槍攪去,卻又是空空如也,毫無一物。

    這一幕落在了方貴等人眼中,也都感覺詭異至極,那玲瓏宗的真傳,修煉的卻是極為邪門的術法,整個人在粉紅霧氣里面,居然神出鬼沒,而蕭龍雀則是習慣了走大開大闔的路子,她更擅長像趙太合與項鬼王那樣的對手碰硬碰,而不是在霧氣里和對手捉迷藏……

    前后斗得半晌,蕭龍雀奮力出槍數次,將周圍山石擊得四下里紛飛,但居然連對手的影子都沒摸著一根,反而好幾次被那小女孩神出鬼沒的摸到身邊,將她逼得極是狼狽。

    如是幾回,她已怒火中燒,更擔心自己糾纏太久,被對方抓住了破綻,卻是心一橫,猛然之間將平日里下苦功修煉過的金光御神法施展了開來,頭頂之上,一道金光猛得升騰了起來,像是一顆小太陽,金光穿透了粉紅色霧氣,將四下里的一切,照得亮如白晝。

    而借著這金光照耀,她果然看到了就在自己左側不遠處,那玲瓏宗真傳正臉色煞白,急急的躲避,面上卻是露出了一抹狠意,嘩啦一聲長槍纏滿金光,直直向對方擊去。

    這正是千載難逢的一個機會,蕭龍雀又哪里敢有半分留手,一身修為皆鼓蕩了起來,幾乎是傾刻之間,便已將那紅色的身影刺了個對穿,然后急急回身,收回了鐵槍。

    而今生死之斗,她卻是取了對方的性命也在所不惜了。

    但沒想到,這一槍收回,她眼神卻不由得一驚。

    被她一槍刺穿的,赫然只是一件紅色的袍子,上面散發著絲絲金光。

    “真狠呢,想要人命……”

    與此同時,她腦后響起了一個笑嘻嘻的聲音,身體頓時僵住,一動也不敢動了。

    方貴等人都看得明白,就在蕭龍雀施展金光御神法破了對方的法術,捕捉對方真身的一霎,那玲瓏宗真傳卻是解下了衣袍,引得蕭龍雀一槍擊去,自己真身卻詭異萬分的來到了蕭龍雀的身后,直接沖到了她的身上,手里一枝尖銳的發簪,已指在了蕭龍雀后腦之上。

    蕭龍雀整個人都呆滯了,臉色脹得通紅。

    而在對面,四大仙門里的眾人,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這一戰,蕭龍雀自是輸了,輸的沒有話說。

    太白宗本是要勝上兩場,才能算贏,如今一平一負,形勢已是極為嚴俊。

    看著失魂落魄走了回來的蕭龍雀,趙太合都忍不住睜開了眼睛,低聲道:“在你以金光破了她的邪法之時,又何必著急出手,只消一槍掃過周身,她必然會中招……”

    蕭龍雀在這一刻懊惱至極,連話也不想多說。

    但也就在這時候,太白宗主忽然間低頭看向了趙太合,這還是他第一次在趙太合受傷之后看向了自己的兒子,口吻卻是顯得極淡,道:“如今形勢大危,問題全在你的身上!”

    趙太合聞言臉色大變,雖沒有出口反駁,但明顯滿面都是不服氣之意。

    剛才那一戰,他仗刀法挑戰修為高于他的缺月宗真傳,平局收場,并不丟人。

    太白宗主似乎不愿多解釋,但這畢竟是自己的兒子,所以他還是輕聲說了一句:“剛才無論你選哪哪一個對手,只要你那一場能夠贏下,那么我們就已經勝了……”

    太白宗主的話使得趙太合微微一驚,之前他沒有想過這些問題,只是性子使然,既要挑戰,便想挑戰一個強的,當時太白宗主讓他去挑選一個最弱的,他打從心眼里不同意,倒是想著,自己若是挑了最弱的,豈不是把一些更強的讓給了其他人,顯得自己也弱了?

    自己要做太白宗的定海神針,自然不能弱了氣勢。

    直到太白宗主這番話說了出來,他才忽然意識到,父親眼里的定海神針不是自己。

    “難道是……”

    他心里有些不甘愿,轉頭看向了正伸著腦袋,打量那玲瓏宗女弟子的方貴。

    太白宗主的眼神顯得更無奈了,道:“不是他!”

    然后他也不再理會趙太合,只是輕輕抬頭,道:“阿苦,你先去贏下一陣來!”

    這一句話說的蕭龍雀與趙太合兩個人都懵了,就連方貴也猛得回過了神,有些難以置信的回頭看向了躲在宗主身后,老老實實的阿苦師兄,滿面都是極為詫異的神色。

    太白宗主的話他們聽得很清楚,是讓阿苦去贏下一陣來!

    這倒不像是命令,而像是在做一件簡單的交待。

    最為吃驚的便是趙太合,他已忽然明白了自己父親的意思。

    原來他眼中的定海神針,是阿苦!

    是阿苦!

    倘若自己能贏下一場,那么阿苦再贏下一場,蕭龍雀與方貴便不用再出手。

    所以他才讓自己挑一個最弱的,因為阿苦無論迎上都必然會贏。

    自己挑了一個強的,雖然戰成了平手,但局勢也因此而變得更為混亂了,再加上蕭龍雀輸了一陣,如今的局勢便是一平一負,哪怕是阿苦贏了,他們也沒有穩勝的把握!

    “是,宗主!”

    在他們一臉茫然想著這個問題時,阿苦師兄已點了點頭,老老實實走到了場間。

    看著他多少顯得有些單薄的背影,方貴等三人都顯得有些茫然。

    方貴自不必說,與阿苦師兄廝混的是最熟的,而蕭龍雀對阿苦也不陌生,曾經阿苦在紅葉谷里呆過,她自然知道這個人,而且從來都沒有把這個人放在眼里過……

    宗主對這個老實頭的自信,從何而來?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998304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