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九天 > 第一百章 太白怪胎

第一百章 太白怪胎

    不僅是方貴等人滿心詫異,四大仙門之主與其座下弟子也都詫異的看向了走進了場間的那個貌不起眼的年青人,只見他身材單薄,一臉苦相,身上的衣著也顯得十分寒酸,走到了場間來,也垂著個頭,似乎不敢正眼看人的模樣,隨便抬手一指,低聲道:“請指教!”

    他看起來隨手一指,卻指向了火云山傳人!

    楚國五宗,火云山進來的弟子最少,只有一人,但這一人,卻又是五宗弟子里面修為最高的一人,早就已經名震楚國,號稱半步筑基境界的火云山天驕,凌花甲!

    見到了阿苦的選擇,場間眾修,無不面色動容。

    凌花甲也沒有想到會有人主動指向自己,他慢慢抬頭,面無表情的臉上,也出現了些許古怪的神色,他認真的看了阿苦一眼,才慢吞吞的上前,道:“你叫什么名字?”

    阿苦道:“仙門里面,師兄弟們都叫我阿苦!”

    凌花甲歪著腦袋想了想,道:“太白青溪谷里的幾個杰出天才,我見過幾個,勝過幾個,便是沒有打過照面的,也大都有所耳聞,里面好像沒有叫阿苦的!”

    阿苦感覺有些丟人,過了一會才道:“我本來就不是青溪谷里的天才!”

    凌花甲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道:“那你認輸吧!”

    “嗯……”

    阿苦習慣性的答應,忽然反應了過來:“嗯?”

    凌花甲迎著阿苦詫異的眼神,耐心解釋道:“我不是瞧不起你,只是最近我已經開始沖擊筑基境界,體內靈息積蘊非常強大,若要出手的話,恐怕會收不住法術的力量,有可能會傷及到你的性命,不到萬不得已,我也不想傷人性命,所以我才讓你主動認輸!”

    阿苦聽了有些恍然,倒是有些感動,認真向他抱了抱拳,道:“多謝你!”

    凌花甲面上也現出一分笑意,道:“不用!”

    說著話時,便已轉身要走,但阿苦的話卻響了起來:“不過我們還是要戰一場!”

    凌花甲有些惱怒的轉過了頭來:“我說了我怕自己會收不住手……”

    阿苦忙陪著笑,解釋道:“沒事,我收得住!”

    凌花甲皺然間凝眉向他看了過來,身周靈息一盛,宛若淡淡的火云,這些火云在他身周凝而不散,像是一件巨大的披風籠罩在了他的身后,隨風飄蕩,翻卷來去,異常可怕。這一片巖林里面的溫度,在一霎那間便升高了無數,眾人感覺都像是直面著一座火山!

    迎著這等強橫靈息,趙太合與蕭龍雀等人,皆心間一凜,睜大了眼睛。

    他們都不是普通弟子,感受得到這靈息的強橫。

    凌花甲果然沒有說謊,他確實已經在準備沖擊筑基境界了。

    就連方貴,眼神都從玲瓏宗女弟子們身上收了回來,認真的看了看自家的宗主,見宗主仍是一片淡然的模樣,他也就放下了心來,又向著玲瓏宗女弟子看去,還扮了個鬼臉。

    “挺厲害的……”

    而直面著凌花甲的阿苦,在這時候也像是如臨大敵,他認真的看了凌花甲一眼,然后便低下了頭,暗暗握緊了拳頭,如今的他,看起來仍然像是一個氣息微弱,再普通不過的人,但隨著他拳頭握緊,周圍忽然有淡淡微風刮起,一層一層,絲絲縷縷纏在半空之中。

    與此同時,他的額頭之上,極為古怪的出現了九道橫紋,橫紋呈黑色,似乎是由一個個的符文構成,便像是皺紋一般浮現在他額頭之上,這一臉苦相,更為明顯了。

    然后阿苦沉吟半晌,忽然雙拳一振,額頭之上,最下面的橫紋,便忽然消失。

    也是在這一霎,阿苦身上的氣機,忽然強盛了數倍,周圍狂風呼嘯,將地上的散亂碎石都吹飛了起來,在那碎石亂飛之間,仿佛有無盡厲鬼哭嚎,要自陰間爬入陽間。

    凌花甲在這時候,臉色已是大變。

    “住手!”

    也就在這時候,紅云山老祖忽然厲喝出聲,他猛得抬頭看向了太白宗主,森然道:“一百年前,你們師兄弟二人從外界帶回了一個孩子,難道就是眼前這個人?”

    太白宗主只是低頭看著阿苦,仿佛想起了很多往事,但沒有回答。

    “沒想到你們真的救活了他……”

    紅云山老祖死死盯了阿苦一眼,忽然道:“花甲回來,這一戰不必斗了,我們認輸……”

    凌花甲大吃了一驚,難以置信的轉頭看著自家老祖。

    他明顯是有些不甘心,但紅云山老祖卻森然道:“我曉得你的心意,便是戰盡諸山天驕,也不會認輸,但乖孩子,你聽我的,咱們可以與天驕去爭,卻不要和怪物爭,你回來吧,不戰而認輸,也要看面對誰,我不會怪你,另外幾宗的師長也不會怪你的……”

    果然,聽到了他的話,玲瓏宗、缺月宗、寒山趙家等一宗之主,誰也沒有說話。

    他們最多也只是偶爾向著阿苦看了一眼,目露深思之色。

    “阿苦回來吧!”

    太白宗主也沒有多說,只是輕輕將阿苦喚了回來,倒是方貴一臉的好奇,上來捏了捏阿苦師兄的胳膊,駭然道:“阿苦師兄你很厲害啊,以前我怎么不知道你有這能耐?”

    阿苦有些不習慣,小聲道:“這其實也不算什么的……”

    方貴忽然想起了一聲,怒道:“當初我叫你去助拳打張忡山,你居然裝慫……”

    阿苦登時尷尬了起來,道:“仙門里不能隨便打人的……”

    “這個仇我記下了……”

    方貴憤憤的盯了阿苦一眼,看得阿苦低下了頭,不敢與他目光對視。

    方貴抱了雙臂,憤憤不平,忽然一轉頭,嚇了一跳,改換笑臉道:“宗主有何吩咐?”

    到了這時,他才發現,不僅是太白宗主在看著他,其他四大仙門的家主,也都在看著他,而那些跟隨了四大仙門家主過來,如今還沒有出過手的天驕弟子們,也都在看著他,這卻不禁讓他心里發毛了起來,收起了在阿苦面前的霸道,鵪鶉似的縮了縮脖子……

    “呵呵,老太白,如今你們可只剩了一人了……”

    缺月宗門主朗聲一笑,道:“咱們之前說好了,你們太白宗弟子一人挑戰一門,能贏兩場便算你們贏,可如今卻是一負一勝一平,無論如何都算不得兩場,卻不知你這最后一位弟子還準不準備出手?他若贏,你們便贏了,他若認輸,那便請你們讓出異寶吧……”

    這話聽得方貴心里一寒:“這就把重擔壓我頭上啦?”

    “你想出手嗎?”

    方貴耳邊,忽然響起了一個聲音,正是太白宗主的聲音。

    不過奇異的是,他卻沒有看到太白宗主開口。

    “你若出手,這幾大仙門的弟子,一定會想盡辦法將你斬殺!”

    太白宗主的聲音,再次從方貴耳邊響了起來,聲音很是平淡:“你和其他人不一樣,所以我一開始沒有打算讓你出手,但造化弄人,這最后的一戰,卻還是著落在了你的頭上,想必這也是那幾大仙門最樂意看到的局面,自從知道幕師弟有了傳人之后,他們便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你,今日你會主動送上門來,已是讓他們喜出望外的一件大事……”

    “對于他們來說,甚至在此取了你的性命,比得到這一片魔域更劃算!”

    “所以……”

    “……你若不愿出手,我不會怪你!”

    “……”

    “……”

    聽了這些話,方貴才知道自己心里那涼艘艘的感覺從何而來。

    難怪那四大仙門之主的目光,總是不經意的從自己身上掃過,竟是起了殺心……

    ……虧得自己還以為那玲瓏宗主是瞧上自己了呢!

    也是因此,他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

    入此亂石谷之前,他便已經拋過銅板,結果大兇,不宜進!

    因為得知阿苦師兄已經為了找自己進來了,所以他才會進來,只是進來之后,他便知道自己一定會面臨極大的兇險,莫非,這兇險便應在了為了仙門的這最后一戰上面?

    或許這一戰自己接下了,真的會死的……

    方貴猛得抬起了頭來,便要依著自己的本心來拒絕。

    但也就在這時候,他忽然看到了太白宗主的表情,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太白宗主,也是第一次正面看到他的臉色,憑著他最擅長的察顏觀色的本領,他感覺這宗主異常的疲憊。

    這種疲憊之色,在幕九歌身上也有。

    但又有些不同,幕九歌那疲憊,乃是心喪如死,萬事不想理會的疲憊。

    而這位宗主,卻是管了很多事,還要繼續管更多事的疲憊。

    于是,他鬼使神差的問了一句:“倘若我不應戰,會有什么結果?”

    太白宗主沉默了很長時間,才道:“三百年來,太白宗第一次低頭退讓!”

  http://www.geekhibrid.com/huimiezhongshengji/999672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