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替天行盜 > 第三百九十九章【大長老】(下)

第三百九十九章【大長老】(下)

    陳昊東雖然不乏被他直視的經歷,可是當鄭萬仁的目光盯在他身上的時候仍然讓他感到有些不寒而栗,他也不知道為什么,從心底對鄭萬仁存在著一種莫名的敬畏。

    鄭萬仁道:“你辜負了我的期望啊。“

    陳昊東垂頭道:“鄭叔,教訓的是。“

    鄭萬仁將手中的雪茄摁滅在煙灰缸內,然后站起身來,他的身材矮小,也就是一米六左右的樣子,可是站在身材高大的陳昊東面前仍然顯露出強大的氣場,倒背著雙手緩緩走到了窗前,鄭萬仁望著窗外道:“福伯的事情你都聽說了。“

    陳昊東道:“我不明白他為何要收羅獵為徒,他明明知道羅獵和我有仇。“

    鄭萬仁道:“如果他讓你舒坦,他就不是福伯了。“

    陳昊東道:“我沒得罪過他,而且我爹生前對他不薄,他為什么要處處跟我作對?“

    鄭萬仁道:“我早就推舉你為門主,可是一直都未能如愿,知不知道什么原因?“

    陳昊東咬了咬嘴唇,他當然知道,就是因為福伯從中作梗。

    鄭萬仁道:“這老東西是茅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他從未看好過你,自然也不會答應支持你,只是連我也沒有想到他會公開跟咱們作對。“

    陳昊東道:“鄭叔,我看他只不過是收了個徒弟,就算羅獵憑著他的關系加入了盜門又能如何?又能掀起什么風浪?“

    鄭萬仁道:“這種時候收徒弟,你又怎么知道他掀不起風浪?有怎能肯定他不想掀起風浪?羅獵成為他的關門弟子,就有跟你爭奪門主之位的資格。“

    陳昊東有些錯愕第望著鄭萬仁,覺得他有些危言聳聽了。

    鄭萬仁道:“你不要覺得我言過其詞,你要知道那老東西在門中的地位,如果他一意孤行,如果羅獵先找到了鐵手令,獲得門中認同也未必沒有可能。“

    陳昊東道:“可他根本就算不上盜門中人。“

    鄭萬仁道:“你說了不算,就算羅獵找不到鐵手令,那老東西也有辦法讓整個滿洲的盜門勢力支持他。“

    陳昊東此時方才意識到此事對他乃至對整個盜門的影響,如果當真被鄭萬仁說中,那么自己的未來會被蒙上一層陰云,自己的門主之位也變得不確定起來。

    陳昊東恭敬道:“鄭叔,您教我怎么做?“

    鄭萬仁又拿起了剛才沒有吸完的半支雪茄,陳昊東趕緊掏出火機為他將雪茄點燃,鄭萬仁抽了口雪茄道:“當斷不斷必受其亂,如果你還想繼承你爹的位子,這前方的障礙就必須盡早掃清。“

    陳昊東明白了他的意思,不過心中仍然有些顧慮:“鄭叔,那滿洲可是福伯的地盤。“

    鄭萬仁笑道:“什么人的地盤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找到合適的人去做合適的事情,聽說駱紅燕死了?“

    陳昊東在他的提醒下頓時明白了,他低聲道:“駱紅燕是被羅獵殺死的,不過索命門跟咱們盜門素來不合。“

    鄭萬仁道:“駱長興最疼這個侄女,如果索命門的人找羅獵報仇也是理所應當。“

    陳昊東此時方才完全明白了,未必要動用索命門的人,只要能夠派人干掉羅獵,再將這件事推到索命門那邊,整件事就會變得理所當然天衣無縫,他暗自佩服鄭萬仁的老奸巨猾:“鄭叔,那羅獵也不簡單,我這里并沒有合適的人選。“

    鄭萬仁道:“你啊,當然不能用咱們自己的人,葉青虹和黑虎嶺狼牙寨有仇,當年狼牙寨寨主肖天行就是死在了她的手里。“

    陳昊東道:“鄭叔放心,這件事我一定會讓您滿意。“

    鄭萬仁搖了搖頭道:“我滿不滿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將來,你爹把你托付給我,我也答應了他,無論有多少人反對,我都要幫你登上門主之位。“

    陳昊東充滿感激道:“鄭叔,您對我的這份厚愛我永遠銘刻在心,昊東心中早已將鄭叔當成父親一樣看待。“

    鄭萬仁點了點頭道:“能有你這句話,我也算沒白白疼你。“停頓了一下又道:“滿洲的事情還是我親自去走一趟,你不用擔心,只需將黃浦這邊的事情做好。“

    雖然是羅獵拜福伯為師,可葉青虹也跟著學到了不少的東西,最重要得就是易容術,女人對化妝普遍有著超乎尋常的興趣,易容術這種江湖秘術在中華也已經傳承數千年,早已形成了完整的理論體系,但是因為被多數人視為雕蟲小技,又加上本身用途并非正當,所以一直得不到發揚光大,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真正的易容術只有少數人掌握。

    麻雀的易容術就是得自福伯的真傳,但是因為她并非福伯的正式弟子,福伯在授業上還是有所保留,但是這次他將一整本《千變萬幻集》都給了羅獵夫婦,而且特許他們兩人一起學習。

    在易容方面,葉青虹的領悟性要比羅獵更強,這也讓她終于找到一個可以勝過羅獵的地方。當然這也和葉青虹在這方面下了足夠的苦工有關,她在得到《千變萬幻集》之初就意識到這本書將會最大限度地保護他們的安全,就算大敵當前,仍然可以依靠易容之術而安全脫困。

    整個滿洲的盜門勢力都在福伯的掌控之下,滿洲境內的風吹草動基本上瞞不過他的眼睛。

    不知不覺,羅獵一家已經在瀛口呆了十多天,眼看已經臨近元旦,按照此前的約定,羅獵應該于元旦前往奉天和張長弓會面。羅獵正在房間內研究開鎖,他現在可以在十秒鐘之內打開可以找到的任何鎖具,可羅獵并不滿意,又在此基礎上進行延展,甚至開始考慮將來指紋鎖的打開方法,一樣精百樣通,羅獵雖然找不到現實中的鎖具,可是仍然通過自己繪制的圖形找到了解鎖的方法。

    正在沉浸于這全新技能的時候,福伯來了,羅獵慌忙將桌上的圖紙收起,出門去見他,有些東西還是要守在心里。

    福伯在院子里陪小彩虹玩耍,看到羅獵出來,葉青虹笑道:“女兒,媽媽帶你逛街去。“她知道福伯找羅獵有事,所以選擇回避,給他們師徒二人留下一個單獨談話的空間。

    羅獵將福伯請到茶室,用鐵壺煮了老白茶,福伯接過他遞來的茶盞,嗅了嗅茶香,然后抿了口茶,陶醉地閉上了眼睛,輕聲道:“我已經將收你為徒的消息廣為散播了出去。“

    羅獵喝了口茶,他知道這可能帶來的后果,低聲道:“有些人要不開心了。“

    福伯道:“可能會給你帶來不少的麻煩,陳昊東為了登上門主之位會不惜一切代價來對付你。“

    羅獵道:“師父,就算他不來找我,我早晚都會去找他。“

    福伯道:“他就算再恨你,還是不敢公開對付你,所以注定只能選擇宵小的手段。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你還是小心為妙。“

    羅獵點了點頭道:“師父放心吧,我有辦法。“

    福伯道:“你去奉天,不如青虹和小彩虹就留在這里。“

    羅獵明白他的意識,現在都知道自己是福伯新收的徒弟,所以自己成了盜門一些人的眼中釘,以陳昊東為首的那些人肯定會不擇手段來除掉自己,所以妻女跟在自己的身邊反倒會有危險,福伯讓她們暫時留在瀛口也是為了她們的安全著想。

    羅獵道:“此事我和青虹商量過了,她也答應暫時留在這里,我去奉天辦完事就回來。“

    福伯微笑點頭道:“你只管放心去辦事,這里不會有任何的問題,還有,我給你派了一個幫手。“

    福伯給羅獵派的幫手叫常柴,常柴人如其名,生得骨瘦如柴,羅獵見到他第一眼就覺得似曾相識,一問之下方才知道常柴是常發的弟弟,常發是羅獵在第一次前來瀛口的時候遇到的車夫,兩人曾經交過手,后來常發和他們一起組隊前往蒼白山,可剛剛進入蒼白山不久,常發就遇襲身亡。常柴的本命是個財字,可后來他非但沒有發財,反而越長越像棵柴火棒子,于是別人都將他叫成了常柴,反正發音都一樣,常柴也懶得去爭辯,可一來二去,連他自己都習慣了這個名字。

    和被當成悶葫蘆的常發不同,常柴開朗且健談,滿洲的風土人情他如數家珍,再加上他滿嘴的俏皮話兒,引得羅獵也是不停發笑。此番他們坐車前往奉天,一路之上,遇到了不少日本乘客,羅獵意識到日本的勢力在滿洲不斷擴展,而現在的政府仍然對危機缺乏必要的警惕,一幫軍閥忙著爭權奪利,或許他們不是缺乏警惕,而是更熱衷于擴張自身的勢力,卻罔顧民族大義。

    路程不長,他們早晨上車,中午就已經順利抵達了奉天,從離開瀛口就開始下雪,大雪伴隨著他們行了一路,等來到奉天,雪下得越發大了,常柴穿著老棉襖,帶著狗皮帽子,整個人包裹得異常臃腫,似乎只有這樣才能抵御住外面的寒氣。

    羅獵穿得不多,里面是一套西裝,外面穿著黑色毛呢大衣,圍著葉青虹為他手織的白色羊毛圍巾,倒不是因為羅獵只要風度不要溫度,而是他的確感覺不到寒冷。

    

  http://www.geekhibrid.com/titianxingdao/995608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eekhibrid.com。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免费小说